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蝉蜕尘埃外,蝶梦水云乡  

2012-07-07 01:17:07|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纠正一个小小误解,屈原的《楚辞   渔父》里的句子“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大部分人承接想当然地“濯缨”从而将“濯足”理解为洗脚。现在蔚然兴起的足浴,居然也有人煞有介事将其升格为文化,宣传时总不忘挟裹古人的这一诗句,以蛊惑视听,引人上钩。而实际上,屈原诗中引用的“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以及后来的绝大部分的“濯足”都是涉水过河之意,与洗脚根本两码事。按修辞学讲的话,“濯足”属于借喻,涉水过河才是本体。

       下面引一首词,看看“濯足”到底是不是洗脚:

 

                                             水调歌头·泛湘江                       (南宋)           张孝祥                    

    

       濯足夜滩急,晞发北风凉。
  吴山楚泽行徧,只欠到潇湘。
  买得扁舟归去,此事天公付我,六月下沧浪。
  蝉蜕尘埃外,蝶梦水云乡。 
  制荷衣,纫兰佩,把琼芳。
  湘妃起舞一笑,抚瑟奏清商。
  唤起九歌忠愤,拂拭三闾文字,还与日争光。
  莫遣儿辈觉,此乐未渠央。

 

        张孝祥(1132-1170),字安国,别号于湖居士,汉族,历阳乌江(今安徽省和县)人,生于明州鄞县(今浙江宁波),南宋著名词人。1164年十月,作为主战派的张孝祥被罢免知建康府,1166年复官静江府。至此,张孝祥尽管只有三十四岁,但已经几起几落。此番面对来自朝廷的征召,自然不能拒绝,但在心里,早已有了退隐江湖的打算。途中经过湘江时,心绪翻腾,想起伟大诗人屈原自沉于汩罗江的历史事迹,情不自禁地抒写了这首隐括《楚辞》语意的词作。

       词的大意是:星夜兼程,前往赴任,沿途不敢稍有耽搁,傍晚涉过湘江,被晨露打湿的头发在风中渐渐被吹干。吴楚一带,我基本都涉足过,一路的风景都不陌生,但过湘江是第一次。也许是老天爷的分外关爱吧,让我在这个炎热的六月里,濯足湘江,回味一下古人于沧浪之水的神往。蝉与蝶是古人心目中高洁脱俗高尚品格的两个象征,蝉的身体上沾着尘世的泥垢,但它可以通过蜕变的方式是自己逃离这个污浊的世界;蝶是一只弱小的生灵,但它有梦,有庄子的灵性和梦想。唉,扰扰风尘,渺渺云水,哪一个都令人割舍。

       爱国诗人屈原,既是我的精神偶像,也是前车之鉴。当初赋《离骚》,这位大诗人想必也像今日的我一样吧。“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扈江离与僻芷兮,纫秋兰以为佩(《离骚》),“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九歌》),这些诗句仿佛还回荡在耳边。当然,还有伴随着诗人高歌而翩翩起舞的湘水之神湘夫人,其出入潇湘之浦的绰约风姿也令人浮想联翩,想必是一曲哀婉忧伤的音乐吧,不然的话,屈原的诗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悲愤。哎,曾经的三闾大夫,至今已越千年,但他的精神与情怀,依然足以与日月同光,与天地共存。此刻的精骛八极,心游万仞仿佛天亮前的美梦,此中快乐,哪里是儿辈们能够体验和领略到的呢?
       看看,如果将“濯足”理解为洗脚,那多荒唐。怪只怪现代人汲汲于繁华奢侈,营营于功名利禄,以致渐渐失去古人的幽情与趣味。

      

  评论这张
 
阅读(1021)|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