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屋顶的那只乌鸦  

2012-08-19 00:39:28|  分类: 世事纷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所有能看到的鸟类之中,人们最不待见的大概就数乌鸦了。

       但是,有足够多的文字可佐证,在先民那里,乌鸦不仅不招人反感,甚至是受欢迎的一种鸟。在中国神话系统中,曾经有过一个“十日并出”的酷热时代,当时“焦禾稼,杀草木”(《山海经·海外西经》),人类生存受到严重威胁,于是“羿仰射十日,中其九日,日中九乌皆死,堕其羽翼,故留其一日也。“人们因此确立了日载于乌、日中有乌的认识,黑不溜秋的乌鸦也成了给人类带来温暖与光明的“金乌”。《尚书大传·大战》:“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后来演绎为成语“爱屋及乌”。甚至连谷种也赖乌鸦所赐,汉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同类相动》中引《尚书传》:“周将兴时,有大赤乌衔谷之种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诸大夫皆喜。”曹操在其《短歌行》里以“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的诗句表达了自己号召天下,网络英才的迫切心情。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是儒家以自然界的的动物形象来教化人们“孝”和“礼”的一贯说法,因此乌鸦的“孝鸟”形象是几千年来一脉相传的。《本草纲目·禽·慈鸟》中称:“此乌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可谓慈孝矣。”三国时何晏因事系狱中,有二乌停在何府之上。何晏之女说:“乌有喜声,父必免。”不久何晏果然得释(《乐府诗集·琴曲歌辞》引李勉《琴说》)。唐段成式《酉阳杂俎》:“乌鸣地上无好音。人临行,乌鸣而前行,多喜。此旧占所不载。”。看看,乌鸦不仅不招人嫌,反倒给人以吉兆,报之以喜信。

       此外,乌鸦还是东北土著先民“满族”的民族预报神喜神和保护神,也为”萨满教”和大多数通古斯语系民族认可.有“乌鸦救祖”(清太祖)的传说,另有清代文献也记载:布库裏雍顺数世后,“其子孙暴虐,部署遂叛,于六月间将鄂多理攻破,尽杀其阖族子孙,内有一幼儿名樊察,脱身走至旷野,后兵追之,会有一神鹊栖儿头上,追兵谓人首无鹊栖之理,疑为枯木遂回,于是樊察得出,遂隐其身以终焉。满洲后世子孙,俱以鹊为神,故不加害。”:东北山民们进山打猎也有“扬肉洒酒,以祭乌鸦”传统。
  至清太宗专门在沈阳故宫清甯宫前设立“索伦杆”祭祀乌鸦,并在沈阳城西专辟一地喂饲乌鸦,不许伤害。见《东三省古迹逸闻》中载:“必于盛京宫殿之西偏隙地上撒粮以饲鸦,是时乌鸦群集,翔者,栖者,啄食者,梳羽者,振翼肃肃,飞鸣哑哑,数千百万,宫殿之屋顶楼头,几为之满。”清顺治帝入关后,亦在北京故宫内设立“索伦杆”保持了人类对乌鸦的最高规格的崇拜。

       当然,满族和汉族的乌鸦 还是有区别的。此处的区别是指民族之间文化意义的上的不尽相同,而不是指鸟类学里的区别。据相关资料载,乌鸦共36种,中国有7种。36种也罢,7种也罢,那是动物学家们的事情。大多数国人关注乌鸦,在于其一身的皂黑在于其聒耳的鸣叫,在于山南海北多少老者在行将就木之前的再三叮咛:记住,孩子,山西洪洞那株老槐,那窝老鸹(乌鸦)。

      自唐代以后,乌鸦的影子便多少沾上了些晦气。辛弃疾《永遇乐》中“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尽管还是“神鸦”,但已经沦为“反面人物”。马致远《秋思》有“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乌鸦则是成了凄凉伤感的罪魁祸首。 秦观 《满庭芳》:“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更是不实之词,乌鸦其实与大部分鸟类一样,晓出而夜栖,总不能因一身的黑羽,就与“日暮斜阳”连在一起吧。

      细忖由“金乌”而渐次“堕落”的过程,实在也是一个“爱屋及乌”的翻版,满身的乌黑,令人丧气。而在春秋至汉,黑色称之为玄色,是一种高贵,正统且严肃的颜色,重要的祭祀祷祝登基等大典场面,君臣皆着玄色衣饰。后来,随着印染技术的发展,黑色逐渐被替代,仅在丧祭时留用。乌鸦于是被“恨屋及屋”了,成了被打入冷宫的后。乌鸦的叫声当然称不上好听,但远不是最难听的,最起码比天鹅的叫声还略具韵味,但在普通人的心目中,在文人的笔下,乌鸦的啼鸣成了简直成了天底下最粗劣嘶哑的声音。

      有点仿佛男人的一见钟情,情志所钟,那对方的一举一动,一略发一蹙眉,皆如西施捧心,美似天仙;而一旦第一印象不佳,则左右横竖皆不顺眼,动辄得咎,活脱脱一只一无是处,满身晦气的黑老鸦。真应了时下里的那句话------长的丑不是你的错,但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胡适对此也有感慨:

        我大清早起,
  站在人家屋角上哑哑的啼
  人家讨嫌我,说我不吉利;──
  我不能呢呢喃喃讨人家的欢喜!
  天寒风紧,无枝可栖。
  我整日里飞去飞回,整日里又寒又饥。──
  我不能带着鞘儿,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飞
  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头,赚一把小米!                                -------《老鸦》

  评论这张
 
阅读(522)| 评论(2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