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乡村记事 (之十二)  

2012-09-10 02:3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个外来者,老田在生产队的人缘还是蛮不错的,这还要归功于那套手艺,庄户人家家里杂七杂八的家什特别多,这些东西除了铁的就是木头的,坏了烂了脱卯了散架了也是经常的事,免不了要请老田过去修理一下。其实这些小毛病许多人也凑合对付得了,只是手头不是没锯子就是少刨子,而木匠的那套家伙儿一般又不外借,为啥呀?你想那些家伙儿除了带韧儿就是带齿儿的,任拿出一件都锋利无比,万一有人拿去做那些行凶破坏的勾当,那就不得了了;再说外行使用内行的家伙,一用准定给糟蹋了,因了这两条,木匠家具一般不外借的,一代一代的师傅就是这么吩咐的。因此,隔三差五就有人请老田前往帮忙而不是借家具使用;而如果不怎么费事的话,老田就权当作点公益事业。其实在村里不独老田如此,各行各业的手艺人也基本都如此,你想都是乡里乡亲,怎好开口说钱呢,一扯钱就生分了。

      队长家也短不了请老田上门,一来二去就惯了。

      集体化时期,小件农具由社员个人自备,大件的呢由集体提供。小件农具使多要坏,大件的呢自然也少不了维护以及日常的修修补补,于是干脆开辟一间木匠房,在木匠房里出工的自然就是老天了,同样每天十分工。不晒日头不冒风雨,轻轻松松,没人监管就拿满分工,在别人看来十分的惬意,可其实老田并不愿意呆在里面,赚钱少呀,几上十分工,年底分红也不过就是两毛钱,而揽活去做,每日出来白白吃喝,工钱是五块,一“公”一私,差牛鼻子了,脑子再笨也算得过这账。

       不过这由不得老田,因为你是社员;即便是糊他人的嘴巴,你也得每月里干上十天半月,否则队长也不好向全体社员交代。

 

       翠云知道,这几天老田在木匠房里做活计,新近队里一个歪把式赶上大车去拉屯井用的水泥管,那东西本身挺重,装上两三个重心就很高了,歪把式经验不足,过一段崎岖的路时车就翻了,结果是管子也破,牲口也伤,车辕杆也弄折了。这事村革委会知道后,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阶级斗争新动向,一查祖宗三代,那厮的爷爷辈是个老财,邻近解放时才把家产抽大烟给抽光了。那好,那就你了,“坏分子”又兼“历史反革命”,外加破坏集体农业生产的罪名,现成的帽子嘛,套上就是。也算是给造反派出身的头头脑脑解了燃眉之急,假如天天没事,老找不见那“一小撮”,他们还向公社革委会交代不了呢。呵呵,真是个倒霉蛋儿

       老田这几天的任务就是尽快修理那辆坏掉的大车。

       加了一会儿班,回家时比往常完了些,进了家门,翠云和孩子们晚饭已经吃过。翠云说:“饭在锅里温着呢,你自己端来吃。”看样子,翠云挨揍的气儿还没完全消。

        揭开锅,居然有一盘韭菜炒鸡蛋,三个二面馒头,米汤。老田暗自笑笑,心里有底儿了:这女人,是以这盘往常不易吃到的炒鸡蛋向自己讨饶呢。

        翠云在炕上坐着纳鞋底,老田把碗盘端在炕上的八仙桌上,向翠云“嘿嘿”一笑。

        翠云打地里回来后,顾不上歇就赶忙张罗晚饭。有娃的家庭主妇都知道,娃儿饿得快,到饭点吃不上饭就饿得叫唤。

       为了缓和夫妻间的僵冷气氛,翠云特地把饭食左做得精致了些。往常家里是养了几只鸡,但吃鸡蛋的时候仍不太多,是这样,街坊邻居,亲戚朋友,往常时谁有个病病灾灾什么的,就得携上几斤鸡蛋去看;如果平常不积攒点,到时就得花钱买了。

       翠云撇过来一眼:“嘿嘿什么,打人还占理啦?”

       “要不行,你也打我几下。”老田的腮帮子被嘴里的食物塞得满满的,说话也嘟嘟囔囔。

       “慢点吃,像饿煞道里投胎来的。”翠云的气儿早就烟消云散了,但得装着,不能让老田看破老底儿。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