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正瓜田李下,当嫁不当嫁?  

2013-12-04 01:31:39|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代官府断案的判词多数墨守成规,刻板冗杂,但亦有不少妙言断案、妙趣横生的判词,读来令人冁然而笑,同时也折射出了中国古代法律文化“惩恶扬善,出礼入法”的价值观念。

  唐代诗人元稹为官期间,所作的判词文字优美,见之如沐春风、令人忘俗。一次,乙姑在自家田界种树,相邻田地的主人责其妨害谷物生长,乙姑不服告至元稹处,元稹判词为:“百草丽地,在物虽佳,五稼用天,于人尤急。乙姑勤树市,颇害农收。列植有昧于环庐,播穑虽妨于终亩。虽椅桐梓漆,或备梓人之材;而黍稷稻粱,宜先后稷之穑。苟亏冒陇,焉用成蹊?纵有念于息阴,岂可侔于望岁?植之场圃,合奉周官;置在田畴,殊乖汉制。既难偿责,无或顺非。”元稹判词的大致意思是,“种类繁多的草木生长在肥沃的土地上,对于世间万物来说总是好事,但庄稼的成长却完全依附于农时,对于人而言更是着急的事情,民以食为天吗?你虽然在田间勤奋地种树,但对农作物的收成却是有害的呀。在田地中种树这种做法本来就违背了在茅庐周围种树的道理,田地中的树木虽然是柔韧之材,或许可以成为木匠的有用之物,但谷物的成长收成却是我们最先考虑的事情。如果庄稼长势不好,人连肚子都填不饱,纵使种上成排成排的树又有何用?树木即使长得再茂密葳蕤、蓊蓊郁郁,又怎么能同盼望谷物丰收的心情同日而语呢?将树木种在场圃符合常理,而要将树木种在田地,却是有违礼制的。既然你难以承担赔偿之责,那就不要做这些不对的事情了。”呵呵,简直就是一篇文采斐然的古代策论,只是不知农人出身的原被告是否能领略其中韵味。
         宋代崇阳县县令张咏发现管理钱库的小吏每日都将一枚小钱放在帽子里带走,便以盗窃国库罪把他打入死牢。小吏认为判得太重,遂高喊冤枉。张咏提笔写下判词:“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字字句句,掷地有声,丝毫不容辩驳;小吏无话可说,只能低头认罪。

  明代天启年间,有位御史口才颇佳,一名太监心怀嫉妒,设法取笑御史,便缚一老鼠前去告状:“此鼠咬毁衣物,特擒来请御史判罪。”御史沉思片刻后判曰:“此鼠若判笞杖放逐则太轻,若判绞刑凌迟则太重,本官决定判它宫刑(阉割)。”太监自取其辱,朝内上下太监日炽之势为之一震。

  明代宗室朱宸濠府上养有一鹤,为皇帝所赐。一日,仆役带鹤上街游逛,被民家一狗咬伤。仆役到府衙告状,状词写道:“鹤带金牌,系出御赐。”知府接状,挥笔判曰:“鹤系金牌,犬不识字,禽兽相伤,不关人事。”判词精妙在理,仆役不得不服判。

  还有一些婚嫁判词也很有意思。清乾隆年间,一寡妇想改嫁,但遭到家人与邻居的阻挠,她就向官府呈上状子:“豆蔻年华,失偶孀寡。翁尚壮,叔已大,正瓜田李下,当嫁不当嫁?”知县接状,挥笔判了一个字:“嫁!”

       清代名吏陆稼书审理兄弟争产一案,判词首句即渲染兄弟手足之情,“夫同气同声,莫如兄弟,而乃竟以身外之财产,伤骨肉之至情,其愚真不可及也。”最终判决“所有产业,统归长兄管理,弟则助其不及,扶其不足。”兄弟二人只好打消分家析产的念头,继续在一口锅里搅稠稀。

  清代郑板桥任山东潍县县令时,曾判过一桩“僧尼私恋案”。一天,乡绅将一个和尚和一个尼姑抓到县衙,吵吵嚷嚷地说他们私通,伤风败俗。原来二人未出家时是同一村人,青梅竹马私定了终身,但女方父母却把女儿许配给邻村一个老财主做妾。女儿誓死不从,离家奔桃花庵削发为尼,男子也愤而出家。谁知在来年三月三的潍县风筝会上,这对苦命鸳鸯竟又碰了面,于是趁夜色幽会,不料被人当场抓住。郑板桥听后,动了恻隐之心,遂判他们可以还俗结婚,提笔写下判词曰:“一半葫芦一半瓢,合来一处好成桃。从今入定风归寂,此后敲门月影遥。鸟性悦时空即色,莲花落处静偏娇。是谁勾却风流案?记取当堂郑板桥。”

         清朝康熙年间的名吏陆稼书在任时,曾有一表兄汤寅因羡慕表妹慧芬美丽聪慧,欲以求婚,却遭拒绝,便四处散布谣言,谓其表妹如何不贞、如何失节,表妹投缳未果,遂哭诉至陆公处,陆公大怒,判汤寅杖一百,徙十年。陆公判词义愤填膺,开门见山首先说道:“审得朱慧芬控表兄汤寅毁人名节一案,本县直为眦裂。女子以贞操为人生第一事,贞操保持,则乡里钦佩,族党景仰,否则即不齿于人类。朱惠芬端庄稳重,言笑不苟,正一四德兼全之女子。”随后又抨击汤寅“且正利用其备尝痛苦,以快一时之泄愤。而受之者辩即不可,忍又不能,大有求死不得、求生不得之恨。谁无女儿?谁无妻妹?易地以处,将之如何?天道果有知,汤寅其不得免乎?应从重治罪。”最后又劝朱慧芬道:“惠芬二八之年华,待字闺中,才貌如此,而又加以贞白自爱,正不患有郎似玉。曾参杀人,不疑盗嫂,天下固多此冤抑者。然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清浊之分,不在外而在内。鼓钟于宵,声闻于外。惠芬亦曾绝读诗书者,当必不以次而介介也。”一代名吏的手笔就是不一样,一则谆谆教导,苦口婆心,文笔娴熟,直抒胸臆。一则有大张鞑伐,毫不留情。读之不禁拍案叫绝。        

         这些古代案例,仅仅凭借其精妙而人性化的判词,集结起来,予以付梓,大抵销售是不会错的。而类似的现代案例,同样结集出版,会有人买吗?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