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闲闲唠嗑是元曲  

2013-05-07 19:59:59|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在世,忙碌之余,唠唠嗑,聊聊天,该也是一种享受,一个乐子罢;聊天唠嗑,无人不喜。甭管是木讷者还是健谈者;缺的只是自己知音和对脾气的人。待到回家来,一盏青灯下,再把这些闲言碎语,整理成长长短短的句子,这就是元曲。

      邯郸道,不再游,豪气傲王侯。琴三弄,酒数瓯。醉时休,缄口抽头袖手。〔元 卢挚  商调·梧叶儿〕

      单言“邯郸道”,稍显生僻,换个说法就明白了:邯郸道上,一枕黄粱。哎,这就对了嘛,就是唐人沈既济小说《枕中记》里那个落魄穷愁的小子卢生,在邯郸的小旅社里做了一场春秋大梦,梦中历尽富贵荣华。饿醒一看,锅里那种最简陋的饭食黄粱尚未煮熟呢。得,又跌回到现实里了。

     甭问,卢挚也是打官场上过来之人,红尘看穿,仕途落魄,故而有此伤心语:哎呀做官为宦那道儿是不能奔了,听上去倒是蛮受用,实际是个险恶地儿,是非场,倘然非脸厚心黑之人,便会有受不尽的窝囊气。哪里如我现在,说话不要看人脸色,举止不用理他人看法,偃仰啸歌由我,冥然兀坐也由我。焦桐三尺,幽怀一曲,梅花三弄,淡酒数瓯,醉时方休,恍如仙家,好不自在。逢事情缄口,遇是非缩头,他人争执且由他,我自袖手而旁观。

       呵呵,活脱脱一个老江湖嘛,即便啦呱,也是一股老油条味。

       笔者十多岁时,正值文革,农人家家不论大小忙忙碌碌学大寨。不过也有例外,记得有一老者,在外工作多年退休后在家养老,有几个现成的退休金,自然与庄户人家不同,手头到底宽裕多了,往常爱抿点小酒,又不用下地劳动。这一家人也是全村人最为羡慕的对象。老者极喜与人聊天唠嗑,见识也多,也有些学问,众人也极乐意听他唠外面的稀罕事儿。可问题是,大家日日得出工,哪里有与他聊天听古的闲暇呢。老者憋不住,有时就溜达到村外的田野,遇谁跟谁聊。秋日的连阴天和冬日的夜晚,那是最好不过,啥事也干不了,那就尽兴聊天。

      致仕(官员退休)之后卢挚大概也一样罢。“雨过分畦种瓜,旱时引水浇麻。共几个田舍翁,说几句庄家话。瓦盆边浊酒生涯,醉里乾坤大,任他高柳清风睡熬。(卢挚  双调·沉醉东风  《闲居》)
  倒是也“分畦种瓜”,也“引水浇麻”,不过看得出来,这“老卢”终究还是与一般的农家有所区别,后者是养家糊口,而前者,纯然是为了寻一份乐趣,为了一个唠嗑的机会。夜晚贪杯痛饮,次日睡它个日上三竿,如此好活,能有几人?

       另外一位陈草庵亦善聊者:
  伏低伏弱,装呆装落,是非犹自来着莫。任从他,待如何?天公尚有妨农过。蚕怕雨寒苗怕火。阴,也是错;晴,也是错。(陈草庵《中吕 山坡羊》)

       以口语译出便是:小伙子呐,暂且消消气行不?火气未免太大了嘛。任他由它,不妨则个。再说人家也是一时考虑不周,天下事哪有那么时时随心,处处如意?你看那老天爷尚且总犯错呢,该雨未雨,欲晴却阴,乍暖还寒,尚且没个准信呢。退一步海阔天空,谁又敢说你是个孬种?

       呵呵,跟元人聊天唠嗑,有点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