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脑袋打成红杜鹃  

2013-04-05 00:15:05|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宋高翥《清明日对酒》诗曾收入《千家诗》,流传甚广: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据传,明代有人因争坟地大打出手,致死人命,有位秀才将高翥的诗改换数字,便成一首绝妙的劝谏诗,今录如下:
                                 南北山头争墓田,清明殴斗各忿然。衣衫撕作白蝴蝶,脑袋打成红杜鹃。
                                 日落死尸眠冢上,夜归儿女哭灯前。人生有事须当让,寸土何曾到九泉。

       高翥(1170~1241)初名公弼,后改名翥,字九万,号菊磵(古同“涧”),浙江余姚人。一生游荡江湖,布衣终身。只不知道这位改诗人究竟姓甚名谁,何方神圣,终属遗憾。从改动的字词上看,不大像深有造诣者,或许是那种从政之余,喜欢舞文弄墨的半吊子,不过只藉以劝世的话,自然无需太过苛责。抑或来自好事的现代人之手也说不定,“翻唱”,“翻作”,“翻版”等等花样翻新本就是时人的拿手好戏嘛。

       只其中的“争墓田”不知怎么个争法,兴许南方人烟稠密,口多田少,跟北方不大一样,以至于茔盘坟界亦有一争,或者南方人更讲究风水之类的迷信。在北方,此类纠纷似乎寥寥。

       在传统的北方农村,比较容易引起纷争的事情是:兄弟分家,邻居隔壁间因墙基以及落檐的界限而引起的争端。所谓落檐是指伸出墙壁的屋檐垂直至地面与墙基间数尺宽的地界。其次就是田界,也是个是非之地,倘然恰巧双方都是那种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的家伙,那十有八九要操家伙才能解决。

       至于坟事引起的像上述诗里的斗殴情形倒是也有,但极少。一般情况是这样的,譬如某甲因夫中途亡故,乃撇下儿女改嫁给一直未曾娶妻的第二任丈夫,再嫁后又有儿女。如此以来,某甲百年之后的尸骸归属就成了问题,该随前夫合葬还是与后夫同穴:依了前者,后者就成了孤魂;而随了后者,前者无疑铁定就成了阴间的光棍儿;两方的子女谁都不愿自己老爸在天堂或地府里落单。你说咋办?那就得看那边的儿子多,性子野了。呵呵,还是鲁迅《祝福》里深深困扰祥林嫂的那个难题:“将来到阴司去,那两个死鬼的男人还要争,你给了谁好呢?阎罗大王只好把你锯开来,分给他们。”

       倘然是另外一种情况的话,一般说来不存在后遗症:作为男性的乙某送别了亡故的前妻后再娶黄花闺女或没有子女的寡妇。此三人完全可以同穴而葬在夫家的祖茔里,即便再有第三任妻子也无妨,一男多女,都可以同处一“室”。
       那如何避免那种争执结果的出现呢?那就是,寡妇改嫁前先与族人,公婆和子女将后事妥当安排,凡事预则立嘛。男贵女贱,男尊女卑,这都要归罪于中国的男权文化的至今仍旧阴魂不散,牢牢地影响着今人的思维。哎,可真令人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1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