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多应念得脱空经,是那个先生教底?  

2013-05-18 00:16:03|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宋周密《齐东野语》卷十一“蜀娼词”条载:“蜀娼类能文,盖薛涛之遗风也。放翁客自蜀挟一妓归,蓄之别室,率数日一往。偶以病少疏,妓颇疑之。客作词自解,妓即韵答之云:‘说盟说誓, 说情说意,动便春愁满纸。

                                                                                        多应念得脱空经,是那个先生教底?

                                                                                        不茶不饭,不言不语,一味供他憔悴。

                                                                                        相思已是不曾闲,又那得功夫咒你。’

或谤翁尝携蜀尼以归,即此妓也。又传一蜀妓送行词云:‘欲寄意、浑无所有。
                                                                                             折尽市桥官柳。
                                                                                             看君著上征衫,又相将放船楚江口。
                                                                                             后会不知何日又。
                                                                                             是男儿,休要镇长相守。
                                                                                             苟富贵、无相忘,若相忘,有如此酒!’亦可喜也。

译为白话:蜀地文风甚盛,连风尘女子亦可缀文填词,大概与唐时才女薛涛的影响不无关系。当年陆游自蜀地归,其门客带回一妓家女子为妾,特意安置一别所以供居住。后来此门客动辄一去数日而不归,再加之身体不适,于是前往关照妾的次数渐渐越来越少。妾于是想男主人怕是有点厌倦自己了吧。面对疑惑,男主人遂填一词辩白,妾看到后步其韵和了下述这首《鹊桥仙》(见上)。此前业内曾经传言陆游自蜀地带回一尼姑,实际就是上述这位能填词的妓家女。还有一首相传为蜀地妓者所作的送行词也蛮可一读(见上),也算件颇令人惊喜的事情吧。

甭问,陆游的那位门客也是位词坛高手,否则的话,南宋词坛领袖陆游是不会收其于门下吧。即便是才学平平,但长期的耳闻目染之下,怕也比一般人高出一筹来。只可惜不惟该首词没有流传下来,即便尊姓大名也泯然无所知,实在有点遗憾。原词是看不到了,幸而还有个影子在,这就是和词里的“说盟说誓,说情说意,动便春愁满纸”,换句话说,就是妾看了后非常感动:原来只是自己的多疑和误会。不过现在疑团虽已得释,但怨气犹在,“多应念得脱空经,是那个先生教底?”瞧你说起来简直比唱的还好听,可是你总是置妾独守空闺终归不是事儿吧?老是食言,回回脱空,你说说,你这套忽悠人的把戏从哪学的?莫非是从赵本山那里学来吗?嗔怪,俏皮,佯恼实喜,读者甚至能够想象出说话人其时的神态与声气。

隔阂消除了,事情也就简单了,女主人也顺势加以表白。哎呀,你细细体谅过我吗?千里迢迢跟你回来,早就打算一辈子跟定你啦呀。万一你真有二心,不是便被你闪了不成?女人嘛,总是缺乏安全感,所以你也不要怪我多心,搁哪个女人身上都会如此的。你看我呀,因你老不回,弄得我茶饭不思,整天价闷闷不乐,“为伊消得人憔悴”,瘦得都不成人样了。好了好了,别再解释了,我哪里怨恨过你呀,这些日子里,相思和思念都来不及呢,哪有时间闲嚼舌根子。呵呵,活脱脱“打是亲,骂是爱”的小两口。北宋文学家张耒在《贺方回乐府序》中说:“文章之于人,有满心而发,肆口而成,不待思虑而工,不待雕琢而丽者,皆天理之自然,性情之至道也。”蜀妓词之至妙,恰是如此。

后一首无调词,其胜人者至少有两处,即便文人之笔亦少此境界:一是“是男儿,休要镇长相守”。一般送别词,大抵依依呀呀,总是依依惜别,恋恋不舍,天涯远呀柳梢扯呀什么的。而这位蜀中妓倒显示出高人一筹的见识:好男儿志在四海,胸怀天下,岂能以家为念,以红颜为重?若是好汉子,真性情,那就打出一片天地来再为家娶妻不迟。三国赵云慨然而语:大丈夫惟患事业不立,岂患无妻?果断而去,决绝而离,即便生死别离亦在所不惜------这位妓家女子虽地位卑微,但在此词里到给天下男人上了一课。

另一处是“苟富贵、无相忘,若相忘,有如此酒”。端的有慷慨之气。酒这东西,催生了两种人,就像当代诗人郭小川《祝酒歌》里的描述:酗酒作乐的是浪荡鬼;醉酒哭天的是窝囊废;而唯有英雄豪情,美酒,自古长相随。那美酒之后呢自然就是,红粉佳人任君青眼了不是?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