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甜斋”与“酸斋”  

2013-10-01 00:08:12|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甜斋与酸斋?嘛意思?莫非是施舍给僧尼,或者红尘众人前往旅游时寺庙提供给香客们的那种无肉少油的饭食?抑或调料店的招牌名称?非也非也,此斋者,乃文人书斋;一甜一酸者,乃元代两位散曲家的书斋名。

        徐再思(1320年前后在世),元代散曲家。字德可,一生曾做过的最高官职为嘉兴路吏,大约相当于如今的一个交通协管员或交委会办事员之类------觉得这官职也太卑微了不是?的确是基层了一些,不过在元代散曲家里这已经算是较高的职位了,更多的曲家一辈子就是个白丁呢。其人因喜食甘饴,故号甜斋。浙江嘉兴人。生卒年不详,与另一位曲家贯云石为同时代人,今存所作散曲小令约100首。作品与当时自号酸斋的贯云石齐名,称为“酸甜乐府”。今人任讷又将二人散曲合为一编,世称《酸甜乐府》,收有他的小令103首。
       贯云石(1286~1324) 元代散曲作家。字浮岑,号成斋,疏仙,酸斋。出身高昌回鹘畏吾人贵胄,原名小云石海涯,因父名贯只哥,即以贯为姓。自号酸斋。仁宗时拜翰林侍读学士、中奉大夫,知制诰同修国史。不久称疾辞官,隐于杭州一带,改名“易服”,在钱塘卖药为生,自号“芦花道人”。

       咦,从在世时间段看,这二位无疑属同龄人;从生前主要活动区域看,一嘉兴,一钱塘,又近在咫尺。论影响力,二人虽皆不在元曲四大家行列,但知名度也不算小,彼此知悉一点应该是大概率事件。更巧合的一点当然就是蒙牛酸酸乳的“酸酸甜甜”组合了。徐再思的“甜斋”来自于主人的嗜甜,那贯兄云石的“酸斋”呢,不会是云游到山西后对老陈醋情有独钟吧?可据记载,这位回鹘族老兄的踪迹似乎也与雁云幽并一带不咋沾边。那剩下就是一个解释了,因“甜”而“酸”,即后者给前者捧个场,喝个彩,竖个大拇指。

       但一个致命的问题是,二人的作品里都没有留下相互仰慕,唱和的,哪怕应酬性质的只言片语,像李白与杜甫,元稹与白居易,韩愈与柳宗元,苏轼与王安石等等。这样一来,最大的可能是,二人生前彼此有一定了解,可惜阴差阳错,始终没能当面会晤过。

       接下来的问题是,嗜甜而自号“甜斋”,当然也顺理成章;但古来至今,名号之事,非关小可,尤其是自取字号,往往凝聚着主人的理想与志向,胸藏与心结等等,如果单一个口味饮食方面的嗜好的话,恐怕不足以当此大任,毕竟不是个美食家嘛。换句话说,“甜斋”之“甜”系作者给自家作品粘贴上去的,自我品评之后的一个认定符号。

       倘若“甜斋”真如此,那那边厢遥相呼应,声气相通的“酸斋”,那就更是同出一辄了。

       那不妨看看,“甜斋”里出品的是不是真是蜜饯,而“酸斋”的产出是不是也够心酸。

        以下徐再思:

       

〔双调〕水仙子·夜雨

一声梧叶一声秋,

一点芭蕉一点愁,

三更归梦三更后。
落灯花棋未收,

叹新丰孤馆人留。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

都到心头。

 

[双调] 殿前欢· 观音山眠松

老苍龙,避乖高卧此山中。

岁寒心不肯为梁栋,

翠蜿蜒俯仰相从。

秦皇旧日封,靖节何年种,丁固当时梦?

半溪明月,一枕清风。

 

朝天子

里湖,外湖,无处是无春处。
真山真水真画图,
一片玲珑玉。
宜酒宜诗,宜晴宜雨,
销金锅锦绣窟。
老苏,老逋,
杨柳堤梅花墓。

 

阳春曲·皋亭晚泊

水深水浅东西涧。
云去云来远近山。
秋风征棹钓鱼滩。
烟树晚。
茅舍两三间。

梧叶儿

芳草思南浦,
行云梦楚阳,
流水恨潇湘。
花底春莺燕,
钗头金凤凰,
被面绣鸳鸯:
是几等儿眠思梦想!

 

凭栏人

髻拥春云松玉钗,
眉淡秋山羞镜台。
海棠开未开?
粉郎来未来?

 

清江引

相思有如少债的,
每日相催逼。
常挑着一担愁,
准不了三分利。
这本钱见他时才算得。

 

      或叹秋思,念父母,或歌自然,写爱情,点点滴滴,丝丝缕缕,缠缠绵绵,淅淅沥沥,果然是苦中有甜,老少咸宜。

      再看贯云石:

     

正宫·塞鸿秋

战西风几点宾鸿至,

感起我南朝千古伤心事。

展花笺欲写几句知心事,

空教我停霜毫半晌无才思。

往常得兴时,一扫无瑕疵,

今日个病厌厌刚写下两个“相思”字。

 

中吕·红绣鞋

挨着靠着云窗同坐,

偎着抱着月枕双歌,

听着数着愁着怕着早四更过。

四更过情未足,

情未足夜如梭。

天哪,更闰一更儿妨甚么。

 

双调·清江引

若还与他相见时,

道个真传示。

不是不修书,

不是无才思,

绕清江买不得天样纸。

 

正宫·小梁州

芙蓉映水菊花黄,满目秋光。

枯荷叶底鹭鸶藏。

金风荡,飘动桂枝香。

雷峰塔畔登高望,

见钱塘一派长江。

湖水清,江潮漾。

天边斜月,新雁两三行。

 

越调   凭阑人     题情
花债萦牵酒病魔,

谁唱相思肠断歌?

旧愁没奈何,更添新恨多。

昨日欢娱今日别,

满腹离愁何处说?

一声长叹嗟,凭阑人去也。

 

      风月几心酸,山水一酸怀。笑傲不羁,飘逸洒脱里又有名缰利锁的牵绊而无力挣脱,读之令人眸子酸涩,腹中酸怆,口中酸苦,舌底酸辛,久久不褪,回味还来。真是一酸而镇五味,再酸而了三生。“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断非假语村言也。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