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老子卖葱儿卖蒜  

2014-01-17 09:39:18|  分类: 世事纷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老子卖葱儿卖蒜,在敝乡,还真有这么一对父子。

        老子叫铁头,听上去似乎会点什么功夫,像条汉子,实际相反,专做些下作事,糟害乡人。早些年大家都穷,旱年头旱作,穷日子穷过呗,穷也得有点穷骨气;可铁头不干,不干也罢,你有挣钱的正经法子也算,可你道那铁头是咋折腾的呢?说来也不嫌丢人,就一个字:偷。庄稼人秋里活计忒多,好在倒不像夏收那么急得火烧火燎,但干上一天,也累个半死,晚上睡下就酣沉了。生产队专门侍弄菜园子的李老汉大早起来一看,快要收获的大葱一大半都被拔走。少说也有三五百斤的分量呢,咋只天亮前一阵工夫就没踪影了呢?此贼必一青壮年汉子没跑。可案子一直也没破,不过并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人反映,在三十里外的大镇子上,当天一大早,有一个卖葱的莽汉子,描述其相貌,极像铁头。当时做贩卖生意的还很少,忽然有个卖葱的,大家伙儿觉得好新鲜,故而从长相到说话,从穿戴到举止,众人都记得很清楚。可问题是,从本村到上述的大镇子上,三十里开外,铁头是怎样把那么几大捆沉甸甸的大葱运过去的呢?自行车驮不了那么多,平车又不可能那么快,此外就再没什么运输工具了,隔山卖牛,可真是个迷。

         铁头遭到一致怀疑,还因为这家伙有不少类似的劣迹前科,顺手牵羊,临时起意之事就不说了,有预谋有计划的也有一大串。当然也不可能次次得手,有一回半夜偷油,伸手不见五指,正背着油篓的铁头就被戴了个正着,人赃俱获。当时铁头戴了顶毡帽,帽檐压得低低的,但众人知道是铁头没跑,气不打一处来,围上去就是一阵猛揍。油坊是承包的,油在当时人们生活资料里“含金量”最高,油坊主正为偷油“耗子”的不断得手而气得够呛,一再误以为是自己雇的人手暗做手脚呢。可怜的铁头在雨点般的拳脚棍棒之下终于招架不住,直喊:“我是铁头,我不敢了。”众人这才住手,“哎呀,弄半天原来是你铁头,你咋不早吭声呢?”

         油腥没沾着,倒被打了个半死。人一放走,这边厢还有点担忧呢,那家伙被放走时一瘸一拐,别是哪里给打坏了吧。没想到也就十来八天不见影儿而已,半月未过,看上去全全活活的铁头又露面了。大家好生奇怪:人家爹妈当初取名时,就防了一手呢,铁头嘛,人如其名,生来就有铁头功,经打经揍,经砸经踹。俗话说,贼皮狗骨头,果然皮实。

         村里联产承包制以后,狗日的铁头还是劣行不改。大概是在葱上玩出心得来了,这厮爱在葱上做文章。年年种一片葱,天天跟着周边的集市卖葱。可大家伙儿一寻思,不对呀,天天卖葱,可地头的葱老也不见少。贩的?不可能,铁头不做那既耗力气又摊本的事。甭问,后半夜从别人家地头起的,本村里葱没丢,不等于外村也没丢。

        日子过得贼快,转眼铁头的儿子也大了。此儿名疙瘩,听上去比铁头还结实。顶着一个贼儿子的名声,在村里自然不好混,早早地就到县城的蔬菜批发市场给人卸货去了。

         疙瘩身子不算勤快,但好歹没长出第三只手来,脑子也还算活络灵光。干着干着,就看出了些门道,捎带联系东家西家,东市进西市出。练过几次手以后,就成了经纪人。

        人要出息发迹,自个儿的能耐自然很重要,但运气也不可小觑。“算(蒜)你狠”那年,疙瘩手里正好囤了一批货。也不是有什么先见之明,也就是鸟儿屎落头顶,芝麻粒儿掉针眼里,碰巧。疙瘩一下子发了,人称“蒜头将军”,整个市场的蒜价就由疙瘩说了算。村人见了铁头道喜:还是你会掐算,儿子叫“疙瘩”,果然就在(蒜)疙瘩上发了;别人也发,但发的是脸上的“火疙瘩”。铁头“嘿嘿”一笑,满脸的褶子依旧聚拢成一个“贼”字。

       自后,疙瘩就专门倒蒜,铁头教儿子:俗话说,砂锅捣蒜,一锤子买卖。砸锅不在蒜上,也不在杵上,在砂锅,底子不好,你可要把自己炼成个石臼,经砸经捣,事情就好办了。疙瘩说:爹,你快消停些吧,人家别人说我底子不好,你倒不打自招,也不嫌寒碜自个儿?

       疙瘩有钱了,从坐骑上也能看出旗号的变化来,由最初的农用三轮换成五菱面包,由从五菱面包换成桑塔纳。车里副驾驶位置上的女人也不断在变:三轮斗里坐的是媳妇,面包车里做的是客户,轿车里坐的呢,是相好。

       铁头知道自家儿子成了有钱人,但有多少钱就估摸不出来了。铁头叮嘱儿子:财不外露,不怕贼头,就怕贼惦记,你可千万小心为上,别给贼人给惦记上了。儿子撇过一眼:你烦不烦呀。

       铁头还真是个乌鸦嘴,那番叮嘱后不久,儿子在县城的居所就失盗了,家中的小保险柜被人扛走了,里面有数万元和一些金银细软。

       案子到底也没破了。疙瘩很不解:五六百斤重的保险柜怎么就能一声不响搬走呢?铁头说:贼人贼法子,你想不到的道道多着呐。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