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元曲里的雪  

2014-01-09 02:47:38|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曲里的雪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卢梅坡《雪梅》),至此,雪的罗曼蒂克被推到了极致。到了元代,元曲的作者一反传统,伸手一掬,又把雪从飘渺的精神世界里捧回到现实生活里来了。风花雪月之类,那是雅兴;风霜雨雪,才是实质。雪这东西,自古雅俗共赏,不招人烦。扫雪烹茶,红泥火炉,别有一番滋味;而老妪村妇也深知,若是以收集来的雪水浇灌家中所莳养花卉,红花绿叶则格外精神;若是采回一枝梅,插在盛了雪水的梅瓶里,梅香的驻留会更久一些。

        元曲大家关汉卿以《一半儿》为题,写来几十首曲子,其中一组“风花雪月”,那是这样的一片雪景:

 

                                    琼花绽放满垄原,银絮飞飘漫壑川,桂露降临弥麦田,
                                    地和天,一半儿白来一半儿蓝。

 

        与夏日的暴风雨相比,冬闲时的一场大雪,那是普天之下最好的景致。在中国的大部分地区,在以农耕为主的古代,大雪甚至暴雪一般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古代没有高速路,高压输电线路和温室大棚。雪的渐然融化在丝丝渗入地下,滋润冬麦和植物的宿根,给来年的庄稼带来的只是无穷好处和丰收的希望。故而,雪是美丽的“琼花”,是与碎银一样的“银絮”,是来自仙界的“桂露”。

        关汉卿还有一组《大德歌  春夏秋冬》,其中《冬》是另外一副孤寒瘦的样子:


                                      雪纷纷,掩重门,不由人不断魂。
                                      瘦损江梅韵,那里是清江江上村。
                                      香闺里冷落谁瞅问?好一个憔悴的凭阑人!

 

        当然,这不是关汉卿本人,而是一个困守于香闺里的少妇(也可能是一个大龄剩女,但此可能性不大)。若是未雪,即便瘦损江梅,无人瞅问,尚可有些对付的法子,比如假装接人,亲到码头,说不定也会撞上一场艳遇(“(奴)立在门前、要等郎船到,只见东风吹水绿差差”(《元曲  桂枝儿   东方吹水》)。“流水桥边正是百花村,姐去攀花撞子介个郎有情,你贪我爱,霎时便成,云收雨散,各自躲身,(姐道、郎呀)偷伴来时依旧偷伴去,怕有渔来问津”(《元曲   桂枝儿   怕有渔来》)。倘若其他季节的话,也可以以采莲,采桑或踏青赏花的名誉出门,或者唤来丫鬟寄个书信,只可以这种种招法眼下一个也使不得,雪掩门户,迈不了脚呀(“捎书人出得门儿骤,叫丫鬟唤转来,(我)少分付了话头,你见他时,切莫说(我)因他瘦,现今他不好,说与他又添忧,若问起我身体也,(只说)灾病从没有”(《元曲   桂枝儿   寄书》)。大雪一连数日,音讯一点皆无,这香闺里的妙人儿,也只合做一个憔悴不堪,几欲断魂的凭栏人了。

        另一曲家乔吉有一首《水仙子   雪》:

                      冷无香柳絮扑将来,冻成片梨花拂不开。大灰泥漫了三千界,银棱了东大海。

                      探梅的心噤难挨,面瓮儿里袁安舍,盐堆儿里党尉宅,粉缸儿里舞榭歌台。

         好一个“扑将来”,再接一个“拂不开”,真个好无奈。村街陋巷,无数脚步踏雪而过,于是就成了一片乌乌泱泱的“大灰泥”,茫茫大海也给镶了一道银边。其中的“袁安”,乃汉时人,时大雪,袁僵卧在家,几欲冻饿而死,坚不乞讨,后来终得发迹,为官清廉。党尉即党进,北宋时人,官居太尉,他一到下雪,就在家里饮酒作乐。你说着雪有多大,反正任谁人都窝在家里出不来。

        关汉卿的另一作品《山神庙裴度还带》里,主角裴度有一大段关于雪的借景抒情:
 
        恰便似梅花遍地开,柳絮因风起。有山皆瘦岭,无处不花飞。凛冽风吹,风缠雪银鹅戏,雪缠风玉马垂。采樵人荷担空回,更和那钓鱼叟披蓑倦起。看路径行人绝迹,我可便听园林冻鸟时啼。这其间袁安高卧将门闭。这其间寻梅的意懒,访戴的心灰,烹茶的得趣,映雪的伤悲。冰雪堂冻苏秦懒谒张仪,蓝关下孝韩湘喜遇昌黎。我、我、我,飘的这眼眩耀,认不的个来往回归;是、是、是,我可便心恍惚,辨不的个东西南北;呀、呀、呀,屯的这路弥漫,分不的个远近高低。琼姬素衣,纷纷巧剪鹅毛细;战八百万玉龙退败,鳞甲纵横上下飞。可端的羡杀冯夷!
这雪越下的大了也。这其间正乱飘僧舍茶烟湿,密洒歌楼酒力微,青山也白头老了尘世。都不到一时半刻,可又早周围四壁,添我在冰壶画图里。
        

        真可谓一篇雪的大集合,雪的美学经典。纷纷扬扬,飘飘洒洒, 由古至今,自虚到实。最后一句“添我在冰壶画图里”最是令人玩味,画图固美,但也只是“天地一大壶”的虚幻外表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