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樯燕呢喃,梁燕呢喃  

2014-11-26 00:12:31|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有时候喜欢什么是没有道理的,准确说是连自己也搞不清为什么喜欢。对物件的喜好如此,甚至异性间爱慕的萌动也是如此,也道不出其中的所以然,但就是渴望,羡慕,愿意与之相处,越接近越好。有时候似乎有那么一点契机,有一个触发机关的小小细节,比如对方习惯穿着的服饰恰巧是自己一贯喜欢的样式,或有一对小酒窝,或回眸一笑时的妩媚,或一掠发时的勾魂。总之,按道理吧,爱情是一一道神圣而重要,一点不可怠慢与亵玩的命题,这没问题,可人们与之接触,却通常是由微乎其微的细节开始,更要命的是,这些看上去纯属枝梢末节的环节在大多数情况下决定了爱情的选择和审美的走向。

       忽然想起由“此处不可小便”演化而来的那句警言:“小处不可随便”。还真是,人的大处之大,“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很是了得,可另一方面,这些雄心壮志的实现与否却由“小处”决定着。说得粗俗点,一个人的道德境界有多高,个人魅力有多强,将来的发展空间有多大等等这些天大的问题,统统都由在哪撒尿这个微小细节所决定。

       有点啰嗦了,打住。

       一直很喜欢“一剪梅”这个词牌名,似乎也有点“二月春风似剪刀”的精巧别致。据清陈廷敬、王奕清编纂《钦定词谱》,该词牌来自周邦彦的“一剪梅花万样娇”,原名“腊梅香”。二者一比较,还真高下立分,难怪到后来,“腊梅香”香销无迹,几乎没人知道了;也难怪眼下的演艺界明星,初一出道,第一件事便是取一个很拉风的艺名。所谓“一剪”也就是一枝,但词牌名如果换成“一枝梅”,那原本的韵味立刻消失大半。古人寒冬赏梅,随手带把小剪刀,拣红白繁花的梅枝,剪取下来,带回,插入梅瓶,这样便尽兴品赏而不受室外的冷冻了。

       还有就是《一剪梅》的格式体例,其中别体之一是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六句,四平韵、两叠韵。这样吧,还是以实例来说明。以下是宋代无名氏的一首《一剪梅》:

 

           漠漠春阴酒半酣。风透春衫,雨透春衫。人家蚕事欲眠三。桑满筐篮,柘满筐篮。

           先自离怀百不堪。樯燕呢喃,梁燕呢喃。篝灯强把锦书看。人在江南,心在江南。

 

       所谓的“两叠韵”,具体到本词的前段就是“风透春衫,雨透春衫”和“桑满筐篮,柘满筐篮”两句,后段则是“樯燕呢喃,梁燕呢喃”和“人在江南,心在江南”。这种叠韵句易读易记,朗朗上口,富于一种反复回旋的美,好似歌曲的男女二重唱,显得余音绕梁,缕缕不绝;又仿佛风中的塔铃,荒山野岭中给人以心灵的慰藉,引领我们跨越一道道艰难险阻。

       柘(zhe)者,柘树也,落叶灌木或乔木,树皮有长刺,叶卵形,可以喂蚕,谓之“柘蚕”,“柘丝”;皮可以染黄色,谓之“柘黄”。

       顺便说明一下,“一剪梅”词牌的正体和其他别体并不要求有叠韵句,如大家所熟知的李清照的《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姚黄魏紫,各擅千秋,春兰秋菊,各胜一时。叠韵体的一剪梅固娇俏动人,而其他体的一剪梅也有其独特风韵,二者并不冲突。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