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等着我吧  

2014-12-01 08:29:54|  分类: 域外来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等待》,三个等待出征丈夫归来的妻子)

 

    

                         虞姬焦急地等待霸王从战场安全归来

 

          城楼依然,关堞无语

 

             寒霜冷月,默默等待夫婿胜利归来

 

 

       许多年前,第一次读到苏联诗人西蒙诺夫的《等着我吧...》时,便深深被感染了,仿佛一根在冰雪中凝絶已久的琴弦突然被拨动了。原诗是怎样的,当然无从得知,但译过来的中文版本读上去朗朗上口,诗意流畅;虽为一首外来的现代诗,但字里行间却弥漫着一种中国古典诗歌的韵味,一咏三叹,回环往复,极具节奏之美,很明显这要归功于译者深厚的中文功底。只可惜的是,这位译者的名字为谁,至今一直无从得知。

       之所以特别强调这一点,是因为著名翻译家戈宝权也译过此诗,然而戈氏版本比起上述的无名氏版本来却要逊色得多。换句话说,此诗在中国的广为流传,功劳须记在无名氏名下。如果只有该版本的话,恐怕包括笔者在内的大部分读者是无缘见到此诗的。两首译作附于下,以供读者鉴别。
  

                     等着我吧      —— 献给B.C.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只是你要苦苦地等待,
  等到那愁煞人的阴雨
  勾起你的忧伤满怀,
  等到那大雪纷飞,
  等到那酷暑难挨,
  等到别人不再把亲人盼望,
  往昔的一切,一古脑儿抛开。
  等到那遥远的他乡
  不再有家书传来,
  等到一起等待的人
  心灰意懒--都已倦怠。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不要祝福那些人平安:
  他们口口声声地说--
  算了吧,等下去也是枉然!
  纵然爱子和慈母认为--
  我已不在人间,
  纵然朋友们等得厌倦,
  在炉火旁围坐,
  啜饮苦酒,把亡魂追荐......
  你可要等下去啊!千万
  不要同他们一起,
  忙着举起酒盏。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死神一次次被我挫败!
  就让那不曾等待我的人
  说我侥幸--感到意外!
  那没有等下去的人不会理解--
  亏了你的苦苦等待,
  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
  从死神手中,是你把我拯救出来。
  我是怎样死里逃生的,
  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明白--
  只因为你同别人不一样,
  你善于苦苦地等待。

 

              等待着我吧       戈宝权译
  等待着我吧,我要回来的。
  但你要认真地等待着。
  等待着吧,当那凄凉的秋雨
  勾起你心上的忧愁的时候,
  等待着吧,当那雪花飘舞的时分,
  等待着吧,当那炎热来临的日子,
  等待着吧,当大家在昨天就已经忘记,
  不再等待别人的时候。
  等待着吧,当从遥遥的远方,
  再没有书信回来,
  等待着吧,当那些一齐等待的人
  都已经厌倦了的时候。
  等待着我吧,我要回来的,
  不要向那些背诵熟了
  这该是忘掉的时候的人们,
  表示什么祝好。
  让儿子和母亲也相信
  我早已不在人间,
  让朋友们疲于再等待,
  大家坐在炉火的旁边
  共干一杯苦味的酒
  来悼念我的灵魂......
  等待着吧。但你千万不要急忙地
  就同他们共干一杯。
  等待着我吧,我要回来的,
  我要冲破一切死亡。
  那没有等待的人,
  让他说一声:“这是侥幸”。
  还有那些没有等待的人,
  他们不会了解在炮火当中,
  是你拿自己的等待
  才救活了我的命。
  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只有我和你两个人才会知道,--
  这只是因为你啊,
  比任何人都更会等待我。

 

       此诗得到广泛认同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即令人耳目一新的题材内容以及由此传达出来对死亡的新颖诠释。而在中国传统的思维定式之下,适才涉及的死亡不叫死亡,叫牺牲,生命被毁灭的意义一下子拔升了许多。“不成功便成仁”便是这种观念最直截了当的表述。此类万死不辞,义无反顾的诗歌在中国古代俯拾皆是,拈之即来,如荆轲的《易水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唐人人王翰《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唐人王昌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王昌龄《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等等。

       对荆轲的行为,自古以来评价不一。有人说荆轲是舍生取义的壮士,有人说他是微不足道的亡命徒,还有人干脆称此人就是中国古代的恐怖分子。而三首唐诗一方面暗讽统治者的穷兵黩武,同时也歌颂了前方将士冒死于不顾,血战到底,视死如归的英勇气概。在国人延续了数千年的英雄观念里,做俘虏对一个军人是一件最差耻不过的事情,战士上了战场就应该抱着马革裹尸而还的决心。中国如此,其他东方民族对同一命题的解读也大致如出一辙,譬如日韩这两个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比起中国来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其历史的典籍里各自记载了许多类似的忠烈事迹,日本的“武士道”和韩国的“花郎道”便是这样的精神特产。朝鲜战争结束后,那些被俘的美军士兵回国,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美国人认为他们为了国家受了比那些没有被俘的士气更多的苦难和屈辱,故而被俘的经历一点儿也不影响其立功授勋的认可待遇。相反,那些被交换回来的志愿军战俘回国后却是另一番待遇,欢迎是绝然不可能的,连官方谅解的态度至今都没有一星半点。二战中以铁血著称的巴顿将军对他的副官说,如果一个士兵负伤达到三次,就让他回家,因为他已经为他的祖国尽到了他应尽的义务。而在斯大林的意识里,一旦走向战场,便只有两种结果:烈士与叛国者,于是二战中被德军俘虏了的几十万苏军在受尽德军虐待回国后,他们以及他们的超过一百万的家人又受到了来自祖国的肉体与精神的双重的折磨。很明显,如果说”不成功便成仁“是儒家文化里淡化个体生命的价值的思维结果,那苏军战俘及家属的尊严被蹂躏则来自高层的的制度专制和精神专制。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为了一种正义的事业或崇高的理想而奉献生命确属壮烈,但同时也是一种最无奈的选择。毕竟,生活着才是美好的,有心爱着的人的惦记牵挂,有亲人的温情呵护,有温馨家园的驻守,才是我们追求的终极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