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梦  

2014-11-11 12:58:33|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做了个梦。

       准确起见的话,梦的数量词限定应该分为一个,一场和一则。一个是指梦境的前后头绪还相对完整,所依据的事理逻辑还基本正常。一场的话,则特别强调其美好而遗憾,或荒谬但魅惑,或盼望而隐秘,甚至知罪而故犯,不过,风花雪月也罢,牛鬼蛇神也罢,都是虚拟都是空幻。而一则的话,强调其散片化状态里某一个片段,就像林林总总神话传说里的某一段影影绰绰的故事。

       昨晚属于一则。

       大致的桥段是:跟一帮同龄人去一个叫武屏的村里不知要干什么,似乎是看露天电影,又好像是作为球迷跟随所支持的球队赴客场去加油助威,后来就与对方的一帮人给打了起来。但地点并不是球场,而是一处荒野的悬崖之下。临到要返回时,一同来的小伙伴们不知何故居然一个也不见了,但自己并不惊诧。于是向一个路人问回返的路径:延着眼前这条路可否?答:可以,只路不好走,有牛屎挡道。梦中的自己答:我本就是农村娃出身,还怕它个牛屎不成。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神龛,但其中并非神佛,而是一狗一猫和一只类似小松鼠一类的小动物。咦,这不是自己当初带来的嘛,到给忘了。那这三只动物是怎么塞进这逼仄旮旯的呢?简单,用类似定鸡法的法子定住它们呀。于是唤活,携行。后来呢——醒了。

       梦这东西好像古体诗词,其中用了许多典故,如果不加注释,别人很难咂摸其中的隐情。

       梦中的情形跟自己某次回乡的经历相关。因离开所熟悉的村子很多年了,即便回去,也很少去村外田野,故而对那片非常熟稔的土地不免有些生疏起来。某日,独自踱至村外老远处的一作高岭上,四围荒寂无人,便有一种到了大荒国的感觉,很是享受。顷之,瞥见远处有人劳作,便过去。乃一年轻农妇,心想对方大概有点惴惴吧,因为在田地旷野,几乎不可能遇着一个来闲逛的家伙的。走近,与之攀谈。忽见不远处有也孤零零坟包——此类不入祖坟的墓主人,弄不好就是个横死的倒霉蛋,因有坏祖茔风水之嫌,故暂且寄埋他处——问:此坟何家之有?答:黑儿家那娃的,就是被武屏村人打死的那娃儿,知道不?答:哦,知道。答:可怜那娃儿,才结婚没几天。

       就像眼下所谓的演艺界明星,如果不脱不露的话,其根本没有上镜的理由,借此博点知名度。村庄里年轻人,那些读不完初中便辍学的半大小子们也如此,总得弄出点动静呀,否则默默无闻,那多寒碜。而对于这些打一开始就混迹社会的家伙们来说,除了偷盗和打架,其他便再无办法证明自己的存在了。而黑儿家那娃就这么死的。

       而与猫狗习惯细节的来历是:幼时极想养一只狗,但父亲坚不同意:人尚且吃不饱,哪里还顾得上畜生。前些年也代他人照料过一只小狗。狗非人类,但天生有与人亲近的一面,“狗眼看人低”,那是外人,如果面对主人的话,那眼神是很令人怜惜甚至感动的,有点类似婴儿的清澈,纯净和可爱。但狗终究是狗,你无法告诉它排泄必须到卫生间某个易于清除的地方,那只狗固执地在刚进门的脚垫子上拉屎撒尿。从那以后,彻底放弃了养狗的念头。

       这么说,这不是一场梦,而是在睡觉的时候对身边林林总总的事情和一些人的牵挂。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