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杀猪匠的今生和来生  

2014-12-16 12:10:40|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凡农村出身的男孩子,大约都见过杀猪的场景,那简直就是一处血淋淋的刑场,被宰者那疯狂的最后的嚎叫,仿佛就是通俗小说里被官府处决前,当鬼头刀即将向脖间砍来时,那些绿林好汉的啸叫:尔等记住了,二十年又是条好汉前来报仇雪恨,一刀还一刀,一头还一头。当然,见多了之后第一次的惊骇便渐渐淡去,取而代之以瓜棚豆庵的闲意:猪嘛,生来就是人的菜;既然是菜,那杀猪就不是杀生殒命之事而是砍瓜切菜,是菜农收获大白菜:镰刀一挥,整棵刨起,“噌噌”几下剥掉外层,再削去根部,一棵作为食材的白菜便告拾掇完毕,或煮或腌,或溜或爆,那就尽随尊意了。

       《阅微草堂笔记》同一则笔记中记载了三个屠夫因杀业过重,去世后转胎为猪遭受屠杀的故事;又记载某屠夫正在杀猪时,妻子怀孕生下一女,女儿刚落地即作猪叫声,连叫三四日后才去世,意思是此女即是猪转胎而来。纪晓岚认为只要是动物无不贪生怕死,如果屠者违背动物的意愿杀了它,动物势必会怨恨屠者。死亡之后,它的鬼魂就会伺机报复。如果能力足够,就自己报复;如果自己能力不足,就附着在其他动物身上进行报复。其在《滦阳消夏录四》中说:“岂非宰割惨酷,虽畜兽亦含怨毒,厉气所凭,借其同类以报哉?”在《槐西杂志三》中也说:“凡属含生,无不畏死,不以其畏而悯恻,反以其畏而恚愤,……厉气所凭,报不旋踵,宜哉。” 但纪又提出,有时候是可以杀生的,比如在招待宾客时;而在儒家所非常重视的祭祀时,更断然不可少了肉食。这时候的他似乎又不反对杀生。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呢?纪在《滦阳消夏录四》中自圆其说道:“儒者遵圣贤之教,固万万无断肉理。然自宾祭以外,时杀亦万万不宜。”也即:不绝对禁止杀生,但不可过度杀生;某些人可以杀生,绝大部分人不可杀生。
  既然并不是绝对禁止杀生,那么杀生的活计又叫谁去干呢?纪晓岚和孟子持相同观点,《孟子·粱惠王章句上》说:“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纪昀也认为只有屠夫才能从事此项工作。他在《滦阳消夏录五》中说:“六畜充庖,常理也,然杀之过当,则为恶业。非所应杀之人而杀之,亦能报冤。”而屠夫也只能宰猪,却不能宰杀其他家畜。纪在《滦阳消夏录四》中记载某屠夫宰驴终得报应,他的儿子接受劝戒,改学屠豕。

       纪晓岚这种很矛盾的心思至今也是现代人的纠结:公布出一系列受保护动物的名录,但也不彻底禁止:如果是经人工繁殖而来,则可杀而食用。换个说法就是:如果是造物主创造的生命,则禁止杀灭;倘然是人类采用一些机巧的办法生产出来的呢,那就可以坦然以对,挥刀相向了。

        “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很明显还是有伪善在其中的:闻、见会产生同情,同情会影响自己的食欲,所以只要不闻不见就可以放心大胆地食用。由此,”肉食者”便为自己找到了一种有效的解脱方法。陶宗仪《说郛》卷七就记载了苏轼所说的一段话:“某昨日买十鸠,中有四活即放,余者幸作一杯羹。今日吾家常膳,买鱼数斤以养之,活者放而救渠命,殪者烹而悦我口。虽腥膻之欲,未能尽断,且一时从权尔。” 苏轼采用自欺欺人的方法,他将买来的鸟和鱼,活的放生,死的充腹。因为死的鸟和鱼并不是自己所杀,就可放心大胆地食用。这和儒家“远庖厨”的传统一脉相承。殊不知,这种方式将导致一种道德冷酷,即对于自己视野之外的生命(包括同类)漠不关心、任其灭亡,甚至主动参与到杀死这些生命的行为当中。

        扯得有点远了,在回到杀猪的场景上来。这活儿似乎是男人的专属,抡刀子的是男人,拽腿摁胯的也是男人,连好奇看热闹的也是男孩子,印象中这种场合里从来没有过女性的身影。女人比起男人来,在品质上当然也有许多缺点,比如自私,嫉恨,算计等等,但如论如何,社会上那些残忍的恶性犯罪者几乎都是男人,大约与眼见杀生甚至亲手操刀的经历多有点关系的罢。当然不是说杀猪与杀人之间有什么联系,但历数一下村子里那些熟悉的杀猪匠,其性格上比起一般男性还是多了一点肆横和胆大,其子女在读书上没啥心思。当然了,靠着这个手艺,日子过得还是比一般人家松快点。

       笔者的童年少年也在农村度过,杀猪的情形自然也见过不少。民谚里有句很可笑的歇后语:杀猪捅屁眼,各有各的路数,那是说笑。杀猪从捅脖子开始,这没什么稀奇;奇怪的是,所有的杀猪匠捅猪脖之前都有一个共同的细节:一手摸猪的颈下,而刀是衔在嘴中的,呲牙咬住刀背,而不是拿在另一只空着的手里;等到摸准了部位,再去执刀在握,一刀下去,刀柄几户都陷进了肥嘟嘟的猪脖子里,继而再拧一下,那血便喷涌而出。而刀拧的同时,杀猪匠的嘴角也伴随一个斜拧的动作,看上去极是发狠。

        数十年没看到过杀猪了,但杀猪匠呲牙衔刀的样子在脑海里还是那么清晰,每想起都有一种置身寒霜里的感觉。如果要为屠夫立一座雕像的话,我觉得那是最传神的一刹那。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