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花外一声莺  

2014-12-18 02:25:42|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乡方言浓重,读“脖颈”为pozi,读“野”为ya,犹记幼时听人谓“yapozi如何如何”,很是懵懂,不得要领,心想不会是“鸭脖子”吧,可在当地养鸭子的极为稀罕。后来稍大,天性得以开发,终于弄懂“yapozi“原来是“野婆子”之意,指那种不守妇道,背着自家男人干些濮上桑间之事的女性。有“野婆子”,自然有“野汉子”前来钻隙逾墙,与之会合,来行苟且风流之事。而所谓“婆”,系指婚后女子,与年龄大小没有关系。
        此类男女勾当,大概自女娲造人,分开男女就开始有了吧。古已有之,今亦不乏;豪宅朱门难以禁绝,山乡僻壤亦时有发生;俚曲民谣里传唱不衰,而于文人之诗词歌赋更是挖掘不尽,源源不断的灵感之泉。
        以下此词,便是这样的一首词:
 
                                            乌夜啼    (南宋)   陆游
                金鸭余香尚暖,绿窗斜日偏明。兰膏香染云鬟腻,钗坠滑无声。
                冷落秋千伴侣,阑珊打马心情。绣屏惊断潇湘梦,花外一声莺。

        陆游在中年以后,风格大变,很是反对写艳词。其《跋〈花间集〉》说:“《花间集》皆唐末五代时人作。方斯时,天下岌岌,生民救死不暇,士大夫乃流宕如此,可叹也哉!”《长短句序》说:“风雅颂之后为骚,为赋,……千余年后,乃有倚声制辞起于唐之季世,则其变愈薄,可胜叹哉!予少时汩于世俗,颇有所为,晚而悔之。”这首词绮艳颇近《花间集》,当是少年时的作品,完全不同于陆游失意后的创作意境。
        词的大意为:早晨醒来,满屋子居然香气未散,令人格外平添一种慵懒的感觉,鸭形的铜质熏香炉里仍有残存的暖香丝丝逸出。瞅瞅窗外,已是红日斜照,屋里屋外都已经亮堂堂。比往常起床的时间显然晚了许多,但年轻的女主人仍没有起床的意思。是呀,这漫长的一天该如何打发呀,老天爷也真是,就不能安排白天迟点到来么,如若是夜里的话,至少还有一枕由一枕的梦来陪伴。起床当然还是要起的,之后照例是一番习惯的梳洗打扮,香喷喷的的发乳均匀地抹在头发里,直到满头的油亮乌黑。而欲将一对玉钗别进发髻之时,女主人幽幽的心底不觉泛起一丝涟漪:这对象征着名花有主的玉钗固然好看,可眼下又能给谁看呢?夫君千里经商,浮梁卖茶,一去数月,消息杳然。相好的情郎倒是有一个,可这挨千刀的欢喜冤家都老长时间没露面了,天知道是不是昧了良心踅到哪个风流去处了,抛下奴家好不孤凄。
        想到这里,便没了好兴致,闺蜜来叫去后花园里去打秋千也没心思,棋友来约玩双陆棋也觉了无意思。只好一个人呆在屏前绣花兀自舔伤。唉,重门沉沉,庭院深深,女人守空房真是个煎熬,虽是豪富人家,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吃喝不愁,穿着无忧,但究竟少了点意趣,愣不如嫁与个有情有义,知冷知热的卖油郎。想到这里,不由一阵心凉。正在这时,窗外却传来了一声熟悉的暗号。天,我的萧郎他可来了.......
        这“一声莺”,所来自非花底,非花间,非花丛,而是花外,花外即槛外,即园外,即墙外;闻声而不见其影,听音而芳心为振,这只“隔叶黄鹂”的来历不言自明。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