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襟袖上、空惹啼痕  

2014-12-25 00:55:35|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很少有人不知道宋代词人秦观的这首《满庭芳》: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大意为:会稽山上,云朵淡淡的像是水墨画中轻抹上去一般;越州城外,衰草连天,无穷无际。城门楼上的号角声,时断时续。回想在北归的客船上,与心爱的人举杯共饮,依依话别。回首多少男女间情事,此刻已化作缕缕烟云散失而去。而眼前,夕阳西下,天光向晚,万点寒鸦点缀着暮色里的天空,一弯流水围绕着孤村。
  悲伤之际又有些柔情蜜意,心神恍惚下,解开腰间的系带,取下香囊,依稀弥漫佳人气息。唉,想想也是,徒然赢得青楼中薄情的名声罢了。此一去,不知何时重逢?离别时心爱之人的泪水沾湿了我的衣襟与袖口,痕迹犹在。正是伤心悲情的时候,回头城郭已然不见,唯有万家灯火,明明灭灭, 闪闪烁烁,天色已入黄昏。

        关于此词,对待学者周汝昌认为,起拍开端“山抹微云,天连衰草”,雅俗共赏,只此一个对句,便足以流芳词史了。一个“抹”字出语新奇,别有意趣。“抹”字本意,就是用别一个颜色,掩去了原来的底色之谓。

        周汝昌此见,其实并不新鲜,秦少游也的确因此词获得当时“山抹微云秦学士,露花倒影柳屯田”的称誉。北宋胡仔:其词为东坡所称道,取其首句,呼为“山抹微云君”(《苕溪渔隐丛话》)。南宋吴曾:近世以来作者,皆不及秦少游,如“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也(《能改斋漫录》)。

        这些枝梢末节固然无可挑剔,文字功底炉火纯青,细节呈现也极富动感与画面性,如“襟袖上、空惹啼痕”,端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若是在法庭上举证,只消衣袖一挥:瞧,这就是当时对方当事人拉住在下胳膊哭诉留下的泪痕,虽干而洇迹尚在——哈,证明力自不可小觑。其他如“流水绕孤村”,“香囊暗解,罗带轻分”等等,亦皆呼之欲出,历历在目,恰似一个好的电影剧本,导演拿在手里,便可以直接开拍。

        不过笔者隐隐觉得,此词的脍炙人口,一致叫好,并不主要在此,而在作者通过一个看似爱情的主题却发散出了一道关于人生的永恒命题:爱情也好,事业也好;钱财也罢,名声也罢,不过都是一个幻灭过程罢了,就像生命自打诞生,便注定了死亡收场一样,只不过早晚快慢不同而已。其它也一样,爱情易老,钱财会失,名声和事业会消泯于漫漫红尘。如果将关汉卿的《闲适》稍改一下,那就是: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功名利禄皆缰锁。迟去是他,早去是我,不行么!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