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黑夜里的眼  

2014-12-03 10:57:40|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夜是一双温柔的眼神,在她的触摸下,那些白日里的冷峻,刚硬,防范,敌视以及精心算计,统统都化为脉脉柔情,丝丝爱意,令人轻松惬意。

         可是,如果战争年月的话,那就另一回事了,那黑夜的黑,黑夜的漫长,黑夜的孤寂苦愁,那就是一种精神煎熬了。

        就像冷兵器时代的甲胄,不论是早期的动物皮革质地还是后来以铜片为主的构造——即所谓的“黄金甲”——都重达几十斤,而只有当军情稍懈,敌人远离的夜晚,才可以马卸征鞍,人卸盔甲,稍稍舒展一下僵硬的肢体,入梦前念叨一声千万里之外的父母妻儿,于是,“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黪淡万里凝”的边塞冬夜里也就增添了一抹“浊酒一杯家万里”的温馨与暖意,紧绷的神经也借以略略舒缓。

        俗话说:“外有征夫,内有怨妇。”那边厢出生入死,这边厢也不好受,尤其是形单影只,孤枕寒衾的夜晚,“绿窗寂寞背灯时,暗夜数更不成寐”,“一更独坐泪成河,半夜相思愁转多”。唐代诗人崔珪有一首《孤寝怨》:

 

                           征戍动经年,含情拂玳筵。花飞织锦处,月落捣衣边。
                           灯暗愁孤坐,床空怨独眠。自君辽海去,玉匣闭春弦。

 

         意思是:战争已持续了多年,困守空房的闺妇都快神经了,即使奢华的玳瑁筵也被拒绝了,因为没有心思。而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织锦以打发恹恹时光,同时将一腔思念仿佛回文诗一样织进丝丝缕缕,纵横交错的锦匹里;寒秋到来之时,也是官府统一收取转运寒衣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忙着缝制自家亲人过冬的衣裳,于是月辉之下,满村落都回荡着此起彼伏的捣衣声。到了夜晚,人是闲下来了,但心思的闸门却打开了,辗转反侧,更深难眠。自打夫君被征前往辽海,玉匣里的琴便再也没有拿出过:琴声悠悠,可给谁听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