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罂粟,一朵妖艳的虞美人花 (上)  

2014-02-06 03:15:43|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罂粟,一朵妖艳的虞美人花     (上)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罂粟,一朵妖艳的虞美人花     (上)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苏轼有一首《归宜兴留题竹西寺》:
                            十年归梦寄西风,此去真为田舍翁。
                            剩觅蜀冈新井水,要携乡味过江东。
                            道人劝饮鸡苏水,童子能煎罂粟汤。
                            暂借藤床与瓦枕,莫教辜负竹风凉。
                            此生已觉都无事,今岁仍逢大有年。
                            山寺归来闻好语,野花啼鸟亦欣然。

 

         全诗的大意为,前往扬州竹西寺一带并逗留了一些时日,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日子里,让我心情非常愉悦。所谓“山寺归来闻好语”,据苏辙作子瞻墓志:“公至扬州,常州人为公买田,书至,公喜,作诗有闻好语之句。”

         让人感兴趣的是其中两句:“道人劝饮鸡苏水,童子能煎罂粟汤”。鸡苏者,亦名香苏、龙脑薄荷,野紫苏等,水煎服用,能理风益气,驱逐邪热,对头风目眩,头痛眩闷颇有效,实际就是大家都喝过的薄荷水。而“罂粟汤”居然比鸡苏水的饮用更加稀松平常,连小孩子都很习惯烧水或煲汤时随意在里面加上一把。

        而现在商家的火锅底料里若发现有罂粟壳(只是壳),嘿嘿,那就不仅是受罚了事,怕是得拘留所里呆上一段时间了。

        可古人偏偏赐予了“罂粟”的名字,也就是说,罂粟也是粟。而粟者,粮食也,民之所种,地之所归,“王者之大用,政之本务”(汉晁错《论贵粟疏》)。在另一个文明古国埃及,罂粟被人称之为“神花”。古希腊的司谷女神手里拿着的就是一枝罂粟花,也把罂粟归到谷物的类别里,甚至作为主项。

        有个现象很奇怪,宋代以前的人们似乎对罂粟不咋感兴趣,相关的记载极为鲜见。一首唐诗 (郭震《米囊花》)这样写道:“开花空道胜于草,结实何曾济得民。却笑野田禾与黍,不闻弦管过青春。”晚唐诗人雍陶也有一首《西归出斜谷》写到罂粟:“行过险栈出褒斜,出尽平川似到家。万里客愁今日散,马前初见米囊花。”

        在浩如烟海的典籍里,搜罗到此二诗颇不易。通过前一首可知,都是百姓也有种植,但不普及,远不能与五谷相提并论,“不闻弦管过青春”意思是说达官贵人对这种“粟”尚无兴趣(青春的本意是春野一派青翠)。而到晚唐,罂粟已经人见人爱,像多年的游子又见了老妈一样。

         米囊是罂粟的众多别名里较受青睐的名字,此外,还有御米、象谷、米囊、囊子,莺粟,鸦片花、丽春花,舞草、百般娇、赛牡丹,虞美人,英雄花等等。单从名字上,都可以看出人们对此物的钟爱。

        中唐到晚唐,也不过一二百年,罂粟怎么就从一个柴火妞一下子蹿升一个美妇人了呢?跟其成瘾性十有八九有关。就像一个监牢里除了一个神智正常者以外全都是疯子,这时候,疯癫就成了正常状态,而原本的正常思维逻辑,疯子们会觉得很奇怪。大家都有了瘾,就不觉其瘾了,集体无意识嘛。

         打宋开始,关于罂粟的记述,包括从医药角度的,诗文创作里以及园林栽培等等,忽然就多了起来。宋朝诗人李复在《种罂粟》中写道:“饱闻食罂粟,能涤胃中热”,意为能助消化,能败胃火。苏轼之弟苏辙闲居颍川,留下《种药苗二首》,其中一首为《种罂粟》:“筑室城西,中有图书。窗户之余,松竹扶疏。拔棘开畦,以毓嘉蔬。畦夫告予,罂粟可储。罂小如罂,粟细如粟。与麦皆种,与穄皆熟。苗堪春菜,实比秋谷。研作牛乳,烹为佛粥。老人气衰,饮食无几。食肉不消,食菜寡味。柳槌石钵,煎以蜜水。便口利喉,调养肺胃。三年杜门,莫适往还。幽人衲僧,相对忘言。饮之一杯,失笑欣然。我来颍川,如游庐山。”从这一首诗可以看出,在北宋时期罂粟的功能还很有限,苗可以当成蔬菜食用,籽可以充饥,熬成“佛粥”,可以治病,调肺养胃而已。在该诗小序中苏辙还写道:“予闲居颍川,家贫不能办肉。每夏秋之交,菘芥未成,则盘中索然,或教予种罂粟、决明,以补其匮。寓颍川诸家,多未知此,故作种药苗二诗以告之。” 

       知道了当时人食用罂粟的习俗,下面这首《罂粟花》(宋  董嗣杲)就好解释了,否则,按眼下多数人对罂粟的认识,怕是体悟不到其题旨:

                           红白花开委暮尘,野粮能疗野居贫。
                                  长腰可抵丰年米,苍玉难资食肉人。
                                  石钵柳槌研乳细,春苗秋实荐香新。
                                  马前见此羁怀恶,强饭应钟万里身。

        大意为:路过一片罂粟地(也许是套种在其他高杆作物里,忌暴晒,更适宜罂粟的生长),有点感慨:这东西对百姓实在好处多多,能够代替粮食度过荒年,很是耐饥。长到齐腰高就开始结米粒状的罂粟籽了,罂粟的枝干亭亭玉立,顶端的花托也青翠可人。公子王孙对它们是不屑一顾的,朱门从来不缺酒肉,自然不稀罕这个。罂粟籽收获后在石钵里捣碎细研,开水冲入后便如牛奶般洁白鲜香。春天时可采青苗直接做菜,籽粒成熟后可像新麦一样尝新。骑马途经,见此立生思乡愁绪。一身在外,最重要的就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努力加餐,包括食用罂粟这种穷人的野粮。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