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罂粟,一朵妖艳的虞美人花 (中)  

2014-02-07 00:50:10|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罂粟,一朵妖艳的虞美人花     (中)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罂粟,一朵妖艳的虞美人花     (中)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以下是时代诗人李复的《种罂粟》全诗:
前年阳亢骄,旱日赤如血。
万里随羽书,挥鞭无留辙。
炎毒乘我虚,两岁苦病蝎。
遇夏火气高,烦蒸不可活。
饱闻食罂粟,能涤胃中热。
问邻乞嘉种,欲往愧屑屑。
适蒙故人惠,筠箧裹山叶。
堂下开新畦,布艺自区别。
经春甲未坼,边冷伤晚雪。
清和气忽动,地面龟兆裂。
含滋竞出土,新绿如短发。
常虑蒿莠生,锄剃不敢阙。
时雨近沾足,乘凌争秀发。
开花如芙蕖,红白两妍洁。
纷纷金蕊落,稍稍青莲结。
玉粒渐满房,露下期采折。
攻疾虽未知,适愿已自悦。
呼童问山鼎,芳乳将可设。 

                 羽书即羽檄,古代插有鸟羽的紧急军事文书。作者为官恰遇紧急且长距离调动,连续舟车劳顿,两地的气候,环境和饮食等等都大不一样,加之又值盛夏酷暑,故而到任后身子骨有些吃不消了。当地人告诉他,罂粟可调理身体,作者便向农人讨来种子种植。期间周到而辛苦,但也很开心。后来花朵开了,籽粒熟了。服用过之后,精力果然大为旺盛。至于能不能疗疾治病,不好说,但病痛带来的折磨减轻多了。于是也就有了这首字里行间溢满喜悦的诗作。

        那罂粟有没有疗效呢?当然有,不过得对症, 如果你将来罂粟的乳汁涂抹在外伤的伤口,它也的确有止血止痛的功效,不过你别指望这样做会促进伤口的愈合,严重时,它还会导致伤口加速恶化。

        但罂粟在传统医药学里确是一味神奇的药品。宋徽宗时,中医寇宗奭在《本草衍义》中指出:“罂粟米性寒,多食利二便, 动膀胱气,服食人研此水煮,加蜜作汤饮,甚宜。”王磟在《百一选方》中记录罂粟(籽)治痢疾的处方。宋代中医们还发现罂粟(籽)可治呕逆、腹痛、咳嗽等疾病,并有养胃、调肺、便口利喉等功效。罂粟的籽和壳正是制取鸦片的主要原料,但同时其提取物也是多种镇静剂的来源,如吗啡、蒂巴因、可待因、罂粟碱、那可丁。学名“somniferum”的意思是“催眠”,反映出其具有麻醉性。罂粟的种子罂粟籽是重要的食物产品,其中含有对健康有益的油脂,广泛应用于世界各地的沙拉中。

        宋陈元靓在《岁时广记》中如此写道:“重九日,宜种罂粟,早午晚三时种,开花三品。按本草名罂粟子,味甘平,无毒,主丹石发动,不下食者,和竹沥煮作粥,食之,极美。一名象谷,一名米囊,一名御米花。《图经》云:种之甚难,圃人隔年粪地,九月布子,涉冬至春始生苗,极繁茂矣。不尔,种之多不出,亦不茂,俟其瓶焦黄,则采之。衍义曰:研末以水煎,仍加蜜,为罂粟汤。”清代《得配本草》:“多食利二便,动膀胱气。”附方   治反胃不下饮食:白罂粟米二合,人参末三大钱,生山芋五寸长(细切,研)。三物以水一升二合,煮取六合,入生姜汁及盐花少许,搅匀,分二服,不计早晚食之,亦不妨别服汤丸。传统中医以罂粟壳入药时,处方又名“御米壳”或“罂壳”。用于男子肾虚引起的遗精、滑精等症效果甚佳。

       罂粟尽管有其药用价值,但大部分人的与其亲密接触,并不是为了药用,而是本着那种飘飘欲仙 ,提神醒脑的作用。下面是时代诗人李弥逊   的一首《和少章罂粟汤》:
                                        旋烹雪粒胜琼浆,扑鼻香浮绕夜窗。
                                        甘比玉莲开太液,色分秋练净澄红。
                                        魔军战睡犹坚壁,笔阵催诗欲坚降。
                                        已听铿锵惊俚耳,强颜犹把寸莛撞。

       大意是,书生苦读太需要这个东西了,打点怀抱,振奋精神的效果比添香的红袖还好,还拒瞌睡,来灵感(本诗五六句有两个“坚”,笔者很怀疑引用有误,可惜找不到订正的根据)。唐代时,罂粟虽然很少食用与药用,但其似乎天然与书生有缘分。唐张钴《江南杂题三十首之四》有句:“碧抽书带(草书带草者,草属,其貌如薤,叶长尺余许,坚韧异常,叶子割下来晒干后,可用作书带捆扎书籍。书带草之名便由之而来,以寓读书),红节米囊花。” 陆游的《冬夜》更是对其推崇有加:“一杯罂粟蛮奴供,庄周蝴蝶两俱空”。意思是:喝过罂粟汤后,一枕好眠,整晚无梦,醒来神清气爽,感觉超爽。

       罂粟这种“快乐植物”在明朝的社会生活中作用越来越大,不仅在日常生活中以罂粟为原料,可以制成各种美味佳肴(诸如:烹调蔬菜,熬制佛粥,烙成面饼,制成馄饨和豆腐,等等),而且在治病救人方面也得到了充分利用。李时珍全面总结了前人的经验,对于罂粟的生长情况和医疗功效作了更精细的记载,指出:“罂粟秋种冬生,嫩苗作蔬食甚佳。叶如白苣,三四月抽薹结青苞,花开则苞脱。花凡四瓣,大如仰盏,罂在花中,须蕊裹之。花开三日即谢,而罂在茎头,长一二寸,大如马兜铃,上有盖,下有蒂,宛然如酒罂。中有白米极细,可煮粥和饭食。水研滤浆,同绿豆粉作腐,食,尤佳。亦可取油。其壳入药甚多,而本草不载,乃知古人不用之也。”

呵呵,文字之精致简直就是一篇短幅散文,宛如老天爷赐来的一杯佳酿,可见李时珍着笔时心情之愉悦畅快。但提到感兴趣的物事,兴致即来,人皆如此,李时珍自然也不例外。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