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归未?归未?好个瘦人天气  

2014-03-15 00:36:22|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归未?归未?好个瘦人天气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归未?归未?好个瘦人天气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归未?归未?好个瘦人天气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王安石的儿子王雱是个神童,很年轻时名气已经很大,有一次,有一位擅长写词的朋友开玩笑:“阁下诗文俱佳,可惜不能为词。”王雱一听,即兴挥笔,填了一首《倦寻芳慢》,其词笔调细腻,语辞婉媚,意境曼妙,一点儿也不亚于大牌词家。于此可见,在文化繁荣的宋代,填词大概就像现代人在手机里发段子,没有会不会一说,只有优劣之别。如果一个名人,填词的水平不佳,很是件拿不出手的事情。
        妙词佳句既然拈手即来,那兴致一来,家书情书就干脆写成了词。就像赵树理《李有才板话》里的主人公,如果让他不用顺口溜(即板话)说话,他反倒不会说了。

词人赵汝茪有一首《如梦令》:

           小砑红绫笺纸,一字一行春泪。封了更亲题,题了又还坼起。归未?归未?好个瘦人天气。

        把红绫以细石精细打磨,使之光洁滑爽,然后给你写信,行行心血,字字热泪。写罢将信封亲笔题姓名,封过又不放心,因为还有心里话没写上。其实,千言万语就一句话:开始回家的行程了否?抑或又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下来?按说是个好天气,春光明媚,和风习习,只奴家孤单,揽镜自顾,形容如此憔悴,连大好的春色也觉得无趣。

此词显然借鉴了唐人张籍《秋思》诗:“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归书意万重。忽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不过是写信人由男而女,家书一缠绵就成了情书。所谓“小砑红绫”,系以细石打磨专门用来做“纸”的红绫,使之焕发光泽且书写流畅,大概类似现在的高级书画纸。宋人吕渭老《醉桃源》词:“棂香新染砑红绫,腰肢瘦不胜”,似乎“砑”这活计须女人来做,就像夜深前来“添香”者,须是“红袖”,别说来个络腮胡子,即便来个丑女子也会大煞风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山西平遥推光漆器传统制作技艺里有一道最重要的工序,即推光。通常由艺人指派家中的未婚的漂亮姑娘用手掌精心推磨,如此才可以使漆器表面细腻滑润,映影如镜,熠熠生辉,光洁照人。别说大老爷们使不得,就连婚后女性都会失去资格,据说婚育后的女性平日劳作,手掌已不细润,故而影响工艺。

南宋词人姜夔生平有一段情事,铭心而刻骨。他早年曾客居合肥,与一对善弹琵琶的柳氏青楼姊妹相遇,结下了很深的情缘,后来生计不能自足而不得不游食四方,遂无法厮守终老。姜词中,与此情有关的有二十二首之多,占其全部词作的四分之一,足见其萦心不忘。这些情词柳氏姐妹是否都收到,现在已不可考,知道的是,但有顺路之人,姜白石必委托捎信。下面这首《解连环》便是其中之一:


                 玉鞍重倚,却沉吟未上,又萦离思。为大乔能拨春风,小乔妙移筝,雁啼秋水。柳怯云松,更何必、十分梳洗。道郎携羽扇,那日隔帘,半面曾记。
                 西窗夜凉雨霁,叹幽欢未足,何事轻弃。问后约、空指蔷薇,算如此溪山,甚时重至。水驿灯昏,又见在、曲屏近底。念唯有夜来皓月,照伊自睡。


         《解连环》者,不惟词牌之名,乃暗喻心中连环相绕,难解难分也。

词的大意为:想当初,离开的时候:鞍马已备,上(马背)来又下去;明明是要告别了,但有犹豫不决,究竟是什么牵扯着令我恋恋不舍呢?乃此地此人,此情此景也。柳氏姐妹简直就是三国时期佳人大乔小乔的再生版,“大乔”琵琶,令人如坐春风,曲调欢快;而小乔弹筝,尤善感伤曲子,听来如秋水长天里鸿雁啼鸣。除了演技高超,柳氏姐妹更是姿色出众,行似摆柳,云髻如松,不必着意梳洗打扮,亦天姿国色,清新自然。你说道: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第一次相见吗?你携扇子的样子就像当初羽扇纶巾的周郎。隔着珠帘,只匆匆看了你一眼,那么,连你的面容也没咋看清楚罢,不过,已经够了,你英俊的面庞英俊烙在你心里。       叹眼下,我们相隔迢迢。昨晚的一场雨使得气温骤降,当然,更凉的是独身孤衾。想想当时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美好缠绵,也真是的,怎么就那么匆匆分离开了呢。合肥好山好水,当然更有我钟情的一对好姐妹。你问你我何时能再相聚,我指着身旁的蔷薇花答:那就约好此花开时为期吧。可是,一次次相约,又一次次成空。此刻我在寓所,残灯如豆,耳畔隐约潺湲之声,恍惚之间,你由屏风后姗姗而出,还是那样的美丽,似乎可亲可触。忽一激灵,方知乃幻觉。那我的抚慰就化作一缕月光吧,这样,你枕中的孤凄之感兴许会少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