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错过  

2014-05-29 00:15:06|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单位处在一个不算繁华热闹,但也绝然不算偏僻的地界,出行最常遇到的情形是:当需要打的时,你肩背手拉,步行老远也遇不上一辆空车虚位以待,让你平添一种被这个世界遗忘掉的感觉;而当你不需要代步工具,闲闲散步时,却奇了怪了,一辆辆空荡荡的出租车却不时从你身边经过,有点出租车司机还有意放慢速度,意在招徕,当觉出你并没有打车的意思时,之后加速离开,那一刻,你甚至会有一丝丝歉意:老兄的殷勤之意心领了,可我不需要打车。

         生活就是这样的阴差阳错,鬼使神差,“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便是一句最好的诠释:当你望眼欲穿,意乱情迷。千百度追寻那个美丽的身影时,对方留给你却是一个渐行渐远的模糊背影;而当最初令你怦然心动的那道倩影回光返照似地又降临到你身边的时候,这边厢却已处“弥留之际”,生死尚且置之度外了,哪里还有什么衣香鬓影的甜美回忆呢,一切的一切早成镂尘吹影了。连官场也是如此,年富力强时,上司不欣赏;等到欣赏你人来了,你却已经不在能够提拔的年龄了。

       从概率的角度讲,巧遇的可能性是很低的,即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心情下遇见合适的人。如此说来,说生活得本质就是就是错过,就是擦肩而过,甚至一错(过)再错(过),恐怕一点也不为过。如果将所有跟婚姻结合相关的因素都化为数据,然后输入进一台大型智能化计算机,那给出的结果与现实的存在加以对比的话,想想,那该是多悬殊,多令人惊骇的差异呀,“狗腿安在羊胯上”,很是滑稽,然而遗憾的是,现实却正是这样一个促狭鬼,一个专门制造恶作剧的小孩。

         这种专程前往,却遭不遇的事情,在古人那里也经常发生。而当一般人因为错过倍感失意甚至沮丧万分时,在诗人们的笔下,却诗意十足,意象迭出,构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有人干脆把此类题材的诗称之为“不遇诗”。

        最妇孺皆知的一首“不遇诗”该属贾岛的《寻隐者不遇》: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当读者在“云深不知”的幻想里徜徉不已,想象主人公云游四方,快乐无边时,“隐者”说不定正在悬崖边上冒死采药呢,其实这才是生活的真实和残酷。“采药”既是一种遁世,怕也是师徒赖以生活下去的唯一生计来源吧。

        李白的《访戴天山道士不遇》描绘了一幅色彩鲜明的访道不遇图:

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山泉淙淙,犬吠声声,桃花带露,流水环绕。围着流水盛开。幽深的树丛里时而有野鹿跑过,静静的溪边午间没有钟声传来。哈,此地甭说远离红尘,连距寺庙道观都很遥远。瀑布挂在远处的碧绿山峰上,野竹浮现于山间的青霭里。没有人知道戴天山道士的去向。唉,那就权且斜倚身旁的老松歇息片刻吧。

人是没找到,但也不虚此行,或者说,已经找到神往已久的那份精神渴求。难怪清初王夫之评此诗道:“全不添入情事,只拈死‘不遇’二字作,愈死愈活。”(《唐诗评选》)

孟浩然的《洛中访袁拾遗不遇》也别有意趣:

                     洛阳访才子,江岭作流人。闻说梅花早,何如北地春。

        专程到洛阳是为了和才子袁拾遗相聚,没想到他已成为江岭的流放者。哎呀真为朋友的前程感到些担忧,但那是官场之事,又有什么办法呢。听说那里的梅花开得早,可是怎么能比得上洛阳的春天更美好呢?

        做官这行当,从京官被贬到地方官,再要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那时也没有“裸官”,在哪做官,家眷就带到哪。“闻说梅花早,何如北地春”两句最真切的含义就是,弄不好,你我这辈子就再也不能谋面了。一中原,一岭南,在舟车交通的唐代,那几乎是生死界限了。

        相比较而言,在众多的不遇诗里,最具禅意的恐怕要数皎然的《寻陆鸿渐不遇》了:

                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
                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报道山中去,归时每日斜。
       陆鸿渐即茶圣陆羽。全诗的意思是:为了满足饮茶研究茶这一嗜好,这家伙把家迁徙到了城郭一带,一个乡间小路通向桑麻的地方。近处篱笆边都种上了菊花,秋天到了却尚未见它开放。山区嘛,节令通常比平川要延后一些。敲门竟连一声犬吠都没有,要去向邻居打听情况,而此邻居也不知,要我到另一个邻居处打听。最后的确切信息是,他是到山里去了,回来时差不多天就要黑了。
        哎,看来是等不到了,那就回吧。虽然没找到人,但我已经努力过了,至于见着见不着,那是天意,我乘兴而来,乘兴而去就是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1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