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2014-05-10 01:54:07|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欢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欢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欢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欢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现实生活里,热恋中的女子对对方是怎么称谓的呢?稍稍察辨一下的话,大概无非以下数种:最常见的是直接称名字不带姓,调皮可爱型的则称呼小名,乳名或外号,浪漫亲昵型的则是“亲爱的”,“亲亲”,“亲”,含蓄害羞型的长长短短都归“他”了,而刁蛮女王型的则“笨猪”,“死冤家”,“棒槌”,”死翘翘”不离口,甚至还带有情节:“也真是的,同样怀胎十月,人家都顺顺溜溜,偏有人横着来,结果就出来你这个脑瘫”等等。

        在民歌里,则以“郎”,“情郎”,“情哥哥”为主;而在元曲里,有个娇滴滴痒酥酥尾音袅袅声气颤颤,入耳不由你不神魂颠倒的称谓——“俏冤家”。

        再往上追溯,在南北朝是的乐府民歌里,还有一个更加活泼,更富情趣,含义也更加丰富多彩的称谓,那就是------“欢”:

        “侬作北辰星,千年无?移。欢行白日心,朝东暮还西。”(《子夜歌》)

        ——妾似北斗星,千年不挪窝。而亲亲的俏冤家对头你呢,却是个拴不住的日头,朝东暮西,晓行不知去处,夜宿何家屋檐更不得知。

  “人传欢负情,我自未尝见。三更开门去,始知子夜变。”(《子夜变歌》)

         ——人皆言他在外偷情,起先呢妾一点不信:怎么会呢,他对奴家是如此之好呀。直到有天晚上,他半夜起来悄悄出门不知去,这妾才信传言并非空穴来风。男人呢,怎么说变就变,一夜之间,就不是昨天的那个人儿了呢。

         “我与欢相邻,约誓底言者。常欢负情人,郎今果成诈。”(《懊侬歌》)

        ——妾与他自小隔壁居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再后来就成了指天应地,海枯石烂的情侣。世言男人负情多变,哎呀,不想这谶言今日果然应在了冤家他身上。

         “闻欢下扬州,相送江津弯。愿得篙橹折,交郎到头还。”(《那呵滩》)

        ——他告诉妾:此番出船要到遥远而繁华的扬州呢,为此妾送他直到离村老远的江津湾。多么希望有一场小事故,比如篙折了,橹断了什么的,这样一来,妾的情郎哥哥就远行不成,得返回来。

        “送欢板桥弯,相待三山头。遥见千幅帆,知是逐风流。”(《三洲歌》)

        ——送别冤家到板桥湾这个南来北往的大码头,但见江面千幅帆张,百舸争流,但愿郎此行,一路顺风顺水。可与此同时,妾也隐隐担心:外面的花花世界可千万别把他的魂儿给摄走了。

  “风流不暂停,三山隐行舟。愿作比目鱼,随欢千里游。”(《三洲歌》)

         ——果然顺风顺水,载郎的船儿很快就消逝在江面上。我和他如果是比目鱼的两只眼睛就好了,这样,他到哪,妾就到哪,千万里,随它去,浑不怕。

        “合冥过藩来,向晓开门去。欢取身上好,不为侬作虑。”(《读曲歌》)

         ——天擦黑时你来了,天刚亮时你走了。整个夜晚,你只顾自己快活,哪问过我的一点感受。

        有时候,“欢”被巧妙地嵌进了动作细节里或心理活动中:

        “今夕已欢别,欢会在何时?明灯照空局,悠然未有期。”(《子夜歌》)

        “布帆百馀幅,环环在江津。执手双泪落,何时铜陵还。”(《石城乐》)

         其中的的“欢别”,“欢会”,一语而双关;后一处里的“环环”则取谐音巧射。

         当时民歌里的“欢”声笑语是不少,但并没有形成一统之势,毕竟,域中之大,南北不一,言语各异,表述有别:

         “另后涕流连,相思情悲满。忆子复糜烂,肝肠尺寸断。”(《子夜歌》)

   “气清明月朗,夜与君共嬉。郎歌妙意曲,侬亦吐芳词。”(《子夜歌》)

   “光月流月初,新林锦花舒。情人戏春月,窈窕曳罗裾。”(《子夜四时歌·春歌》)

          “未敢便相许,夜闻侬家论,不持侬与汝。”(《华山畿》)

          “鸡亭故侬去,九里新侬还。送一却迎两,无有暂时闲。”(《浔阳乐》)

          “君行负怜事,那得厚相于。麻纸语三葛:“我薄汝相疏。” (《读曲歌》)

          上述举例里的“郎”,“朗”(谐音),“情人”,“汝”,“侬”,“君”等等,均为热恋里的女子对男子的称谓,只是任一个拿来,与“欢”一比,都要黯然失色得多;即便“俏冤家”出阵,怕也只是娇嗔娇媚有余而大胆率真不足,与“欢”至多也就是打个平手。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