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芹意 (12 完)  

2014-07-24 02:49:50|  分类: 世事纷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将摊上的人们依旧沉浸在“自摸”和“点炮”所带来的快乐或懊恼之中,一墙之隔的老叉妈愈加看不惯媳妇的装病和无所事事;谁也没有注意到,聚拢于老叉眉端的一股杀气就像暴风雨前的乌云越积越多,距一场倾盆大雨的到来也就只剩遇到闪电了,又仿佛被持续炙烤的汽油桶,时刻都有自燃的可能。

        数天后,“小生”被人杀害于村外的一个废弃的机井房里,此地距“小生”的家直线距离不过二百米。

        村子周边同样的机井房有七八个,当初水位浅,打一口水井深到七八十米就足够了,打好,囤罢,拉来三根电线,架上水泵就可以日以继夜,肆无忌惮地抽水了。但好景不长,也就几年工夫,这些不足百米的水井便告灯油耗尽。这样一来,只能在他地选址重新打更深的井,在原来的水井纵深向下的话,成本很高。于是这些很“年轻”但已完成使命的水井连同作为配套设施的机井房就完全被废弃了。路过之人,如遇急雨,也可进去躲避一下,权当亭子。行男女野合之事的话,也是个蛮不错的场所,因为其既具“在野”的实际性质,可以此为据来对抗宗族礼法和众人的眼目口舌;同时,数椽滴檐,四围壁立,也稍稍兼具些家的温馨与感觉,当事者心里便觉得是一对长久夫妻了。

        “小生”的殒命显然是被突然袭击的结果,死者头朝下耷拉着,往前仆倒。尸体倒下的位置是,头冲门里,脚向门外,看上去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杀害的具体情形是,锐器从首先触及后脖颈部位,力气很大,以至于一刀便几乎将死者头颅砍下,维系者仅少许皮肉组织而已。

        警察根据现场勘验结果分析,凶手应为一青壮年男性,经常从事体力劳动,与死者相识。凶器为当地砍柴用的砍刀,杀猪用的砍骨刀,或割芦苇用的大号镰刀。具体发案过程模拟为:死者甫一探头进入机房的小门,即被躲藏于暗处的凶手挥刀砍翻。案件性质为仇杀或情杀,因为死者的口袋并没有被翻动的痕迹,裤兜里以零钞为主的一百多元也未被掠走。

         凶案像一块巨石投进原本平静的水塘,整个村庄陷入到巨大的恐慌之中。案发地被围上了警绳,村民只能在稍远处围观。

         案发次日,老叉即向公安自首,承认是自己杀害了死者。杀机的萌生就是因为死者与媳妇的偷情,自己受辱不过。具体作案过程是:当日附近的大镇逢集,腿脚不便的芹儿恰巧看见邻居开三轮车前往,便搭便车赶集去。老叉中午回来,看见了媳妇落下的手机。翻看一阵后,看见了“小生”的号码,倏忽间灵机一动,恶生胆边,便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晚九点,机房见。”之后,草草吃了饭,一个人呆在大棚里等待天黑;晚八时半左右,老叉顺手提了把柴刀,预先埋伏在机井房里等候。九点左右,死者如约而来。

         接下来的情节,与警察的推测如出一辙。杀人后,老叉顺手把凶器扔到了废弃的井里。

         老叉带上“铁镯子”被逮走的那天,老叉的娘坐在自家门口哭诉了一天:“我早就看出娶回这个扫把星要出事的,这两天树上的黑老鸹叫得凄惨,叫得人心烦意乱,谁知道竟然是这么大的事儿。我可怜的儿呀,你还不如杀了娘呐。”

        芹儿躺在自家炕上,婆婆的哭声和指责听得清清楚楚。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