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杂忆与闲识 (1)  

2014-07-09 23:43:20|  分类: 长歌当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年前,有一回与朋友在一片人工林林地野餐,其中一位是个性情中人,也不顾在场女性的颦眉与否,四仰八叉躺在草地上兀自出神。等到大家伙儿把瓶瓶罐罐打开准备开吃,那厮忽然大叫一声,“他妈的,”众人一愣,也不知这家伙一下子中了哪门子邪,乃至于仿佛发了睡癫似地,“这树可真高!”众人哈哈大笑:拜托老兄,你发神经也就罢了,能不能发得高雅一点,智慧一点?

       众人不由也仰脖举头,抬眼一望,树也的确腰杆直溜,高耸挺直,茂密的树冠密密匝匝,连成一片,蔚蓝的天空也只在枝叶的罅隙里露出星星点点。这是一片栽种时间不过二十年左右的红松林,株距间过密,以至于树们不得不争先恐后,追逐阳光,继而便形成了棵棵身材高挑,身姿颀长,身段苗条的模样。

       其中一位边嚼鸡腿,边作思想家的高深样子而道:“觉得它高,是因为你躺下的缘故。如果站起来,它当然还是很高,但肯定远不是那种高耸入云,高不可攀的高度了。你看大雄宝殿里佛像,等你站立在它旁边时,它也就那么大,连上莲花底座也不过比我们的头顶高出多少;可是,等你匍匐在它脚底时,等你五体投地跪倒在它前面时,你怯怯扭头再看,天哪,那释迦牟尼佛就是眼中的一切,它无比高大,乃至占据了你视域里的所有空间,如绵绵群山,如滔滔江河;而与此同时,你也分明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小得如同一粒米一粒尘,如一羽毛一残叶,不被它吸附,就会没有着落,无法存在。到了这时,你不信它也由不了你了。”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那一棵棵笔直如剑的红松树依然耸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父亲生前是个半拉子木匠,尤擅长识别各种木材。父亲说:买木头最好直接到地里买树,树这东西,站着时不觉甚,一旦伐倒,长短粗细,立刻长一圈儿。

       家有半大孩子的感觉尤其明显,在院子里疯玩打闹的孩子并不觉得个体有多高,看到了睡觉时躺在炕上,居然占了很大地界儿,让做父母的欣然又感慨。

        记得八九岁时,父亲从地里拉回不少粗细足可以作檩条的柏树,枝梢削去做了柴火,剩下的躯干被刮皮后,拣了根最粗的作了老宅厦屋的下梁,其他则担在下梁上,以充作房屋原本的顶棚,以便将暂且不用的杂物放置其上。那原本的顶棚哪去了呢?说来有意思,上世纪的五八年大跃进,所有的东西都要充公,农民们大慌,于是把纷纷做点手脚,一座房屋,如果去掉下梁托举的顶棚,从外表看还是一座完整的房屋。于是大家伙儿不约而同就将自家房屋里“多余”的构建拆掉变卖,先弄几个现钱攥在自己手里。大家都那么做,父亲也就那么来了一下子。后来呢家产房屋充公的事儿半途而废,导致许多百姓的房屋平白无故受损。

        那那些柏树是哪来的呢?幼小的我当时很是惊诧,虽然很小,但也确切知道,家里是没钱买这些没有急用的东西的。原来出自是自家祖坟里。挖掉祖坟茔盘里的柏树倒不是因为担心要充公,而是缘于当时“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政策强制要挖掉的。柏树都是祖父年轻时栽种的,到了文革开始时,还不是很大;柏树长得又慢,年年上祖坟,感觉总也不见长。岂知一挖掉,拖到自家院子里,其粗壮居然可以作檩条了,真是不敢想象。

        那些柏树檩条如今还在已经无人居住的老宅厦屋里充当临时顶棚,文革的荒唐已是上一世纪之事,似乎很遥远了;而一辈子从田里刨食的父亲过世已经三年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