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世人但知悔昨日  

2014-08-31 00:59:04|  分类: 清风徐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人但知悔昨日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世人但知悔昨日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世人但知悔昨日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中国古代有一首《明日歌》,几乎无人不晓,老少皆知:“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世人若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的确是一首不错的诗,具有很强烈的警世意味。从诗句的通俗性上看,应该是作者有意赠留与子孙的重要叮嘱;当然,也可能是书成条幅,挂在床头墙壁上用来自我提醒的,就像童年鲁迅在课桌上刻下的那个“早”一样。
   据说此诗的原作者是明人文佳,经清人钱鹤滩修改后处理如今的模样;那么原作又是啥样子呢?似乎也没个着落。换句话说,兴许文佳原作就是这样,毕竟诗句浅显,用不着太多雕琢嘛;只钱鹤滩觉得不错,常常书写后赠给后生或朋友,于是就有人以为是钱鹤滩的东东了。
    钱鹤滩(1461—1504)是个十分了得的文人,单名福,曾经是明代状元,字与谦,因家住松江鹤滩附近,自号鹤滩。南直隶松江府华亭(今上海松江)人,吴越国太祖武肃王钱缪之后。弘治三年进士第一,官翰林修撰,三年告归。诗文以敏捷见长,有名一时,著有《鹤滩集》。
   钱少有文名,据说一次其从私塾读完书回家,路见一客人正在赏菊。二人见过礼后,客人出对曰:“赏菊客归,众手折残彭泽景。”钱福应声答道:“卖花人过,一肩挑尽洛阳春。”此事被记载在时人的笔记里。不过,依笔者看来,此联实际是有瑕疵的,若改为:“赏菊客去,众手折残彭泽景;卖花声过,一肩挑尽洛阳春”似乎更好。理由是:既然是“挑尽”,那就是已然不在;其次,“卖花声过”而不见其人,卖花人掩藏于花担之下,更具含蓄之美;再次,“卖花声”亦系元曲曲牌,为典故,恰好与陶渊明爱菊的故实相媲美;最后,既然是赏菊现场,那赏菊者陡然应该是“去”而非“归”,如果众人皆归去,那“众手折残”之象,又有谁看见呢?
   再回到文佳,此人来头更大,不仅是著名的书画家,诗文一出手不凡;其父乃名震天下的文徵明,其兄文彭,亦丹青圣手。前述笔者认为《明日歌》著作权应属文佳而非钱鹤滩,是因为前者还有与之并称的另外两首:
昨日歌:昨日兮昨日,昨日何其好!昨日过去了,今日徒烦恼。世人但知悔昨日,不觉今日又过了。水去汩汩流,花落日日少。万事立业在今日,莫待明朝悔今朝!
今日歌:今日复今日,今日何其少!今日又不为,此事何时了?人生百年几今日,今日不为真可惜!若言姑待明朝至,明朝又有明朝事。为君聊赋《今日诗》,努力请从今日始!
   三首歌风格一致,腔调相似,故而应属一母所生的同胞三姐妹吧。
   忽然又想起一首《偶然诗》,跟上述三首一样励志,一样催人警醒,充满正能量。说的是朱然是清代嘉兴城里一个青年学子,平时读书总是得过且过,所以几次考试都名落孙山。后来,他发愤努力,日夜苦读,不但在童试中考取了秀才,而且在乡试中考取了举人。那时当初同他一样调皮捣蛋不求上进的纨绔子弟不以为然,认为这是偶然的运气,便在朱然的大门上写了一句话来嘲讽他:“偶然中试是朱然。”第二年春天,朱然有满怀信心地参加了会试,并且再一次高中。这时候,“连中三元”的朱然,不但用行而且用诗句来回答那些怀疑派、“偶然派”,他把门上那句话续成:
  偶然中试是朱然,难道偶然又偶然?
世间多少偶然事,要道偶然不偶然。
呵呵,像是哲学课上偶然与必然的辩证关系讨论,又像是一则充满禅意的佛教偈子。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