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其来也夥,其去也遽  

2014-09-23 03:10:08|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来也夥,其去也遽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雨点轻沤风复惊,偶来何事去何情。
                                       浮生未到无生地,暂到人间又一生。

 

          此诗也,倘若不看题目,读之定然不知所云。

          诗体为《哭小女降真》,作者元稹。“哭”在古代诗歌里一出现,十有八九没什么好事,本诗之哭也不例外。元和十三年(819)的冬天,元稹任虢州长史(今河南灵宝县北)。次年春,爱妾安氏刚产下的小女儿“降真”就夭折了。元稹非常沮丧,写了此首诗作以发泄郁闷。大意为:就像雨点落在已有积水的院落里,自天上坠落而下,每一丝雨都带着梦幻而来,溅起的那一串气泡就是梦的载体。然而,尘世的风只轻轻触过,气泡便告破裂。这就是小女降真一生的写照,甫一出世,便挥手揖别。这可真是让老夫伤感不已的事情:既然这么匆匆即去,那你又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呢,莫非就是为了在为父为母者心中徒添一道伤口不成?唉,也许就是天意吧,一定是老天爷那里弄错了,乃致此女生身为人的时辰应该还未到,要不然怎么连落生的地方都没有呢。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算生了一回,尽管于她来讲这世界只是瞬间即灭,但好歹也是一生不是吗?

         细琢磨“浮生未到无生地”一句,似乎在暗示此女的诞生属于早产,“浮生未到”嘛;其次弄不好落地时已是死胎,“无生地”呀。当然只是笔者的望文生义,至于到底是足月还是早产,胎死腹中还是见光死,怕只有接产婆知道了,古代妇人生产,丈夫只在室外打杂。至于到元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时在旁边的可能就更小了,“风复惊”三字也可以解释为——听到什么什么的消息时颇感意外。

        元稹的元和十四(年),真是够倒霉的了,更要命的是,老天爷的玩笑才开了个头。这一年秋天,他七岁的小女儿元樊也因病夭折,痛不欲生之下,再度再度写下《哭女樊》曰:

 

                                             秋天净绿月分明,何事巴猿不賸鸣?

                                             应是一声长断去,不容啼到第三声。

        这难道不是一个美好明媚的秋天吗?为什么巴山猿声,一鸣再鸣?警告这种不祥的声音,业已给老夫带来两番伤心已经足够,无论如何,不能有第三声啼叫了。

        在前一首里,作者还“惊”于意外,还有些许抗争的意味,而到此诗,精神已经被彻底击垮。

        古语道:一语成谶,不久之后,也就在这一年,巴猿的第三声悲啼又来了——十岁的儿子元荆因病而亡。几乎气绝的元稹在《哭子十首》之第九首中写道:

                            

                                  乌生八子今七无,猿叫三声月正孤。

                                  寂寞空堂天欲曙,拂帘双燕引新雏。

 

        荆者,荆州也,即江陵。此子生时元稹恰被贬江陵为官。南北朝刘孝标有诗《乌生八九子》。全诗为:老夫就像那对倒霉透顶的乌鹊,凡生八子却七去,前首诗里咒逐过的第三声猿啼至于还是来了,弄得老夫就像今夜无限孤独的秋月一样。现在的我,就常常这样孤守这无尽夜色和空空荡荡的屋子,直到天微微亮才稍稍合一眼。更受不了的是,眼下看什么都伤心,比如揭开帘子,看见两只燕子带引着雏燕试飞,心中便宛似刀割一般。

        至此,元稹的悲剧人生算是暂时画上句号。其八个子女,名字依年龄排序应为:保子,荆,樊,降真,小迎,道卫,道扶,道护(此排列可能有些问题);而唯有保子(女孩)成人,後嫁於韦绚为妻,其馀七子女均未能成人。

       在另一首《哭女樊四十韵》里,有以下诗句:

 

                           月影半床黑,虫声幽草移。心魂生次第,觉梦久自疑。
                     寂默深想像,泪下如流澌。百年永已诀,一梦何太悲。

       

       可怜的元稹,被折磨得快要神经了。

       诗人阳寿,五十有二(779~831),其早逝与“无后”及七子女的先后夭亡显然有莫大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