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怕老婆也是一道别致绚丽的风景 (上)  

2014-09-26 00:54:28|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怕老婆这档子事儿古人雅称为“惧内”,此外的名头还有“河东狮吼”与“季常之癖”等。来由是,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被贬到黄州任团练副使时,认识了陈慥(字季常)并成为好友。陈在龙丘(陈自号龙丘居士)的房子叫濯锦池,宽敞华丽,家里养着一群歌妓,朋友也多,三天两头就来场歌舞宴客。而陈慥的妻子柳氏,偏是个烈火烹油般的女汉子,性情暴躁凶妒,每当有歌妓陪陈饮酒之时,便禁不住醋性大发,手持木杖大喊大叫,开骂不止,用力椎打墙壁。遇此情形,客人只好溜之乎也,陈慥的脸上自然也挂不住,但拿老婆没办法。平时陈慥很喜欢谈论佛事,苏轼便写了首诗送给陈季常:“东坡先生无一钱……只有双鬓无由玄。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地心茫然。”本意是开玩笑,调侃一下老友。却没想到“苏子文章天下闻”,陈季常从此名闻遐迩,成了怕老婆的典型。河东是柳氏的郡望,暗指柳氏。杜甫亦有“河东女儿身姓柳”的诗句。“狮子吼”一语本源于佛教,佛教经典称“狮子吼则百兽伏”,所以以“狮子吼”意指“如来正声”,比喻佛祖讲经声震寰宇的威严。后来此故实被宋代的洪迈写进《容斋三笔》中,广为流传;“河东狮吼”和“季常之癖”两个成语的来源也从此确立。

         清朝咸丰年间曾任山东巡抚的张曜战功赫赫,其妻是典型的美女加才女。张曜本来是个大老粗,娶妻以后就跟着媳妇学习,像学生对待老师那样对待妻子。其妻经常责骂他,他却能非常高兴地接受,后来竟然也粗通了文略,在担任山东巡抚时,张曜经常向属下夸赞其夫人的能力,还问手下的人:“你们怕老婆吗?”有些人笑着说“不怕”,这位巡抚大人立马大怒,说道:“你好胆大,老婆都敢不怕?”闻者无不忍俊不禁,都觉得巡抚大人太可爱了。

  史载有这样一则趣事,清朝年间,有一知府刚走马上任,就听说当地的官吏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惧内。于是他想验证一下。一天,官吏们都到齐了,知府大人说道:“听说此地有个风俗,就是男人都惧妻,不知道诸位如何?现在,我想怕老婆者站到左边来,不怕的站右边去。”听了知府的话,大小官吏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动。知府大人又说:“现在诸位的内人就在隔壁的房子里。”话音刚落,只见大小官吏纷纷站到了左边。最后只有一人慢慢站到右边。知府见了哈哈大笑:“谁说这里的男人个个怕老婆,还有一个不怕嘛!”他走到这个小官跟前说:“跟他们讲一讲,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位小官忙说:“早晨出门的时候,我老婆告诉我不要往人多的地方去!”

        天下事情皆有缘由,怕老婆自然也不会是无因之果。正如清朝小说笔练阁主人《八洞天》中所提到的三类惧内的原因:即 “势怕”、“理怕”和“情怕”。 “势怕”又有三:一是畏妻之贵,仰其伐阅;二是畏妻之富,资其财贿;三是畏妻之悍,避其打骂。 “理怕”亦有三:一是敬妻之贤,景其淑范;二是服妻之才,钦其文采;三是量妻之苦,念其食贫。 “情怕”亦有三:一是爱妻之美,情愿奉其色相;二是怜妻之少,自愧屈其青春;三是惜妻之娇,不忍见其颦蹙。东汉《越绝书》中记载:伍子胥看见专诸正要跟很多人打架,恰好专诸的妻子出来叫他,他马上就乖乖地跟她回家了。伍子胥很奇怪:一个万夫莫挡的大侠客,怎么会怕一个女人?于是前去询问原因,专诸告诉他:能屈服在一个女人手下的 人,必能伸展于万夫之上。后来专诸被伍子胥推荐给吴公子光(即阖闾),以鱼肠剑刺杀吴王僚,自己亦当场被杀。袁枚把这件事作为“怕老婆”的滥觞,他说:“专诸与人斗,有万夫莫当之气,闻妻一呼,即还,岂非惧内之滥觞乎?”。

         古代名人中惧内者很多,如唐代名臣房玄龄、任瑰等人都是如此。宋人罗烨《醉翁谈录》卷二记载说:“任瑰酷怕妻。(唐)太宗以瑰有功,赐二侍人,瑰拜谢,不敢以归。太宗召其妻赐酒,谓之曰:“妇人妒忌,合当叱出,若能改行无妒,则无饮此酒,不尔,可饮之。”曰:“妾不能改妒,请饮之。”比醉归,与其家死诀。其实非鸩。既不死,他日,杜正伦讥弄瑰:“妇当怕者有三:初娶之时,端严如菩萨,岂有人不怕菩萨耶?既长生男女,如养大虫,岂有人不怕大虫耶?年老,面皮皱如鸠盘荼鬼,岂有人不怕鬼耶?”闻者大笑。

        唐中宗时,御史大夫裴谈崇奉佛教。其妻悍妒,裴谈非常怕她,向别人解释说:“妻有可畏者三:少妙之时,视之如生菩萨。及男女满前,视之如九子魔母,安有人不畏九子母耶?及五十六十,薄施妆粉或黑,视之如鸠槃荼,安有人不畏鸠槃荼?”意思是,在三个时期内老婆令你不由不惧怕。刚结婚时,她年轻美丽优雅,端坐在洞房中像观世音菩萨,难道有人不怕菩萨吗?时间长了,生了子女,又像护犊的母老虎,难道有人不怕老虎吗?待到年老时,年老面皱,即便涂脂抹粉亦难掩狰狞本色,像佛经上所说的专吸人精气的鸠盘荼鬼。难道有人不怕厉鬼吗?因为这些惧怕老婆,又有什么奇怪的呢?鸠槃(盘)荼,又译作瓮形鬼、冬瓜鬼、厌眉鬼、究槃荼、恭畔荼等等,是佛教所说吃人精气的鬼,在唐代多用它来比喻妇女老丑。另外《本事诗》任瓌也说:“妇当怕者三:初娶之时,端居若菩萨,岂有人不怕菩萨耶?既长生儿女,如养儿大虫,岂有人不怕大虫耶?年老面皱,如鸠盘荼鬼,岂有人不怕鬼耶?”以上记述均见《太平广记》卷248《任瓌》条引《御史台记》。

        三则故事都差不多,后者显然有抄袭之嫌,基本还都属家事的范畴。而下面这则就严重了,远不是像前面的“抖包袱”了,明人谢肇淛《文海披沙摘录》中有一则“戮妒妇”的文字记载说:

 “房玄龄、任瑰妻俱妒,赐婢妾皆不得近。(唐)太宗闻之,赐以鸩酒,而皆不畏。竟敕侍女别居。是以天子之威,不能行一妒妇也。我太祖高皇时,开平王常遇春妻甚妒。(皇)上赐侍女,(开平)王悦其手,妻即断之。王愤且惧,入朝而色不恬。上诘再三,始具对。上大笑曰:“此小事耳,再赐何妨,且饮酒宽怀。”密令校尉数人,至王第,诛其妻支解之,各以一脔赐群臣,题曰“悍妇之肉”。肉至,王尚在座,即以赐之。王大惊,谢归,怖惋累日。此事千古共快,其过唐太宗万万矣。”

稍译一下: 房玄龄、任瑰两位大功臣都娶了悍妻,即便圣上赐予两位的婢妾也遭悍妻挟制,不能近前侍奉男主人。唐太宗听说后,招来房、任两位的妻子,赐以鸩酒,警告道:若答应改悍习,可不饮;否则饮之。任妻二话不说,端过一饮而尽。然而即便经过如此威吓,仍然不能使任妻稍加改变,看来妇之悍乃顽石之性也,连圣上都束手无策。相较之下,我朝太祖皇上之对付之法就凌厉多了,开平王常遇春也曾有悍妻非常妒狠,皇上赐侍女予常,常仅仅表示出对该侍女之手欣赏有加的样子,而常妻立刻爆发,下去后命人将侍女的手砍掉。面对如此的凶悍残忍,常遇春既愤且惧,而无可奈何。次日常上朝神情沉郁,圣上诘问再三,方实眼相告。圣上听罢,笑道:“此乃小事一桩,不必深虑,且饮就是。前所赐侍女已残,在为爱卿补一个不就结了嘛。”趁常不在家之际,圣上密令校尉数人,急至常家,杀死常妻并肢解,带回,烧熟,各以一脔赐群臣,题曰“悍妇之肉”。熟肉端上时,常遇春尚在座,即以赐之。既知其所来,常大惊失色。谢恩而归,怖惋累日,好多天都缓不过劲儿来。此事千古共快。这种对付悍妻的法子,不是远远胜过唐太宗吗。

此事有两个看点,一是既然系圣上赐来,不论美丑,不表示一下高兴之情显然是不行的,但同时悍妻在侧,又不能太兴奋了,故而只好以类似西方人的吻手礼敷衍一下,而常妻犹不可容忍,其横蛮无礼可见一斑。二是明太祖杀常妻,杀鸡焉用牛刀,意不在常妇之悍,而在其胆敢对抗圣命。端起肉予群臣,杀鸡给猴看之意愈加明显:尔等日后敢不从圣命,下场即依此例。

可怜常妻,因悍而死也就罢了,还给人上了一堂课,外加教具一脔——一堂在解剖实验室上的政治课。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