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怕老婆也是一道别致绚丽的风景 (中)  

2014-09-27 00:06:29|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待妒妇悍妻,硬碰硬,以暴制暴当然然不是办法,格杀肢解当然更不足取,那事儿也只有杀伐成性的明太祖做得出来。但天天生活在一起,年长月久,欲罢不能,其身心苦楚不是过来人难以深刻体会得到,但日子想必也难熬。一场夫妻,俗称因缘聚会,绸缪缠绵,房室之情,鱼水之欢,本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但如有妒忌渗入其中,幸事也就变成了一件苦事。这好比在吃一个刚出笼的香喷喷、甜蜜蜜的糖包子,谁知包子的糖汁烫伤了手、烫痛了胃,两者相抵,还是得不偿失。前人认为家有妒妇,是前世的冤孽。谢肇淛在《文海披沙摘录》“妒妇”条中说:

    人有妒妇,直是前世宿冤,卒难解脱。非比顽嚚父母,犹可逃避;不肖兄弟,仅止分析;暴君虐政,可以远遁;狂友恶宾,可以绝交也。朝夕与处,跬步受制。子女童仆,威福之柄,悉为所持;田舍产业,衣食之需,悉皆仰给。衔恨忍耻,没世吞声,人生不幸,莫此为大!蜀有功臣,家富声妓,其妻悍妒,未敢属目。妻死之日,方欲招幸,大声霹雳,起于床箦,遂惊悸得病而卒。秦石某为骑将,苦妻之妒,募刺客杀之,十指俱伤,卒不能害,如此数四,竟与偕老。沈存中晚娶张氏,常被棰楚,拔其须发,血肉狼籍。及张氏死,人皆为之庆,而存中神气索寞,月余亦卒。国朝杨大司农俊民,老而无子,妻悍尤甚,侍婢有孕者,皆手击杀之,杨竟愤郁暴卒。布衣黄白仲亦遭此困,无食无儿,岂非宿冤哉!

大意是说:人有妒妇悍妻,那是前世宿冤的结果,一辈子都甭想解脱。不比不好相处的父母,做子女的可以漂在外面不回家不就结了;也不像兄弟,凑合一下,迟早要分家另过嘛;也不比暴君虐政下的庶民,远走天涯找个闭塞旮旯可以避世;更不比处了个恶友,绝交从此彼此再无瓜葛就是了。而夫妻是棒打不散的冤家成双对,朝夕相处,一个房檐下避风雨,一口锅里捞稠稀,一言一行都在对方的眼皮子之下。一家人是否美满幸福,快乐开心,决定权都在女主人那里,全家的生计产业,吃喝拉撒,离开了女主人的仰给亦无法持续。正因为如此,故而大部分的倒霉蛋男人只好忍气吞声,人命到死;人生不幸,唯此为大。早先蜀地有个朝廷功臣,家中养了许多能歌善舞的婢妾,怎奈妻悍妒似虎,故而男主人与那些漂亮的舞姬歌女从未敢正眼以观,肌肤之亲那就更是妄想;好不容易熬到妻快不行了,男主人以为受欺压的日子终于到头了,妻将咽气,男主人急不可耐,招来家姬欲行快乐之事,正云雨酝酿之际,弥留中的妻子突然大吼一首,声如霹雳,病恹恹的身体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男主人心猿意马之中,猝不及防,一惊吓竟然顿时没了声息,一命呜呼。你看这悍妇之淫威多怕人,临死也得掳上夫君,否则死不心安。秦地有个石某,身为骑将,武功很是了得,然而却苦于妒妻,迄无办法,后来不得已,便密招刺客去行刺发妻,你说那刺客是何等身手呀,可结果却是,刺客的十指都受伤了,而发妻却毫发无损,如此者数番,竟无一次得手,苦主石将军至此终于低头认输,再也不敢打坏主意,开始死心塌地,一心一意过夫妻生活——你看这悍妒的“硬度”多大?连“石将军”(帝王陵前的武士石俑)犹不及呐——还有,大名鼎鼎的翰林学士沈存中,就是号梦溪丈人的那位,晚年时娶了年轻的妻子张氏,老夫少妻,更容易养悍纵骄,而张氏尤甚;沈存中经常被少妻抡起棍棒殴打,头皮颌下常常鲜血淋漓,何者?硬生生揪头发拽胡须给弄的;后来少妻赵氏死了,大家伙儿都有觉得存中老先这下可是苦尽甜来,至于有了出头之日,然而其实正相反,被“解放”后的老学士倒满脸落寞神色,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只月余,便也跟上少妻“赶趟”去了。哎呀,这夫妻之事,真是扯不清,你说究竟是少妻心狠呢还是老先生业已习惯了“受虐狂”的角色,抑或是看着霸道实则体贴入微的“俏冤家”一类?那只有天知道了。当朝担任大司农之职的杨军民,老而无子,其妻凶悍,名声在外,一旦发现侍婢有孕者,皆手击杀之,杨大司农一看这阵势,注定要绝后了,忧愤久之而死。有头有脸者如此,布衣白丁也一样,有个叫黄白仲的(实际也是个名人)其遭遇也差不多与杨司农一样,到老无食无儿,你说男人娶悍妇不是宿冤还能是什么!

“宿冤”之说,当然是迷信,属无稽之谈。文中提及的沈存中,即宋代著名学者沈括,《梦溪笔谈》的作者。沈括后妻张氏的父亲张刍,曾经对沈括有知遇提携之恩,又官居显位。沈括的前妻去世后,张刍便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沈括。这位张氏与沈括一道生活了二十多年。张氏素来骄蛮凶悍,每逢发怒,总是打骂沈括,狠揪他的胡须,时常将胡须连皮带肉扯将下来,即使儿女们在旁边看得抱头痛哭,她也从不宽恕。沈括在秀州时,张氏经常跑到衙门去控告自己的丈夫。由于她长期的虐待,沈括的身心健康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到晚年时,他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张氏去世时,沈括的神志已经恍惚不清,船过扬子江时,他竟欲投水自尽,幸亏被人拦住,方才无事。但不久后,沈括就病卒了。这种因长期惧内和遭受“性虐待”而形成习惯,以致不可须臾或离,妻死以后自己也如同失了魂一样,随之“月余亦卒”。

哎,看来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名言的名言还是有道理:“假如你的妻子是善良的,祝贺你,你是一个幸运儿;假如你的妻子是邪恶的,也不必沮丧,你就会成为哲学家。”苏格拉底的生命的最后,他的悍妻珊蒂对着临刑的夫君高喊:“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找你的。”而苏格拉底则缓缓对儿子说:“对妈妈要和气……”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