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老习惯与新家什  

2015-01-13 19:00:14|  分类: 清风徐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从美国带回一个刮须刀给老爸。

      “爸你试试,”儿子说,“看好用不。”不能拂了儿子的一片孝心呐,我随便一试:“嗯,好用。”

       过来几天,儿子发现老爸还在使用旧刮须刀:“爸你咋不用新的呢,旧的扔掉。”

       整儿八经一使,天,美国佬的东东还真不一般,刀头不论是接触到下巴,嘴角,还是鼻头之下的坑洼地带,皆非常熨帖黏滑,以鲁迅的习惯表述就是好似“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的小手抚摸过来一样。不仅贴面,刀片运转起来后声音也极细微,只隐约有“沙沙”声而已。仿佛春夜里的雨声,倘然不是侧耳倾听,你不会知道羞怯而多情的小雨点与干坼了一冬天的土地正在偷偷约会,悄悄湿吻。

       不过也有一点点遗憾。

       说来好笑,此前使用的是一款简易型的单刀头国产刮须刀,商标似乎叫“小龙人”,倒挺皮实耐用,至今也没坏过,算来为正在写本篇小文的这厮服务了至少十多年罢。当然缺点也很明显,首先是噪声大,运转起来刺刺啦啦浑似一架工作状态中的除草机。或曰那是你胡頾发达,络腮胡吧?非也,不过寻常型号而已;人普通,身体的每一个部件也普通。大凡胡頾茁壮茂密且分布广泛者,非大凶大恶者即仙风道骨之人,咱一介草木,凡夫俗子,哪里有那异相?

       而习惯的可怕在于,明明知道某种行为举止不好或使用已久的器具有缺陷存在,但却一直坚持着,不肯改变,笔者自然也不能免俗。“小龙人”简陋粗糙,缺陷明显,但也有其个性鲜明的一面,那就是特效音响效果,笔者通常是一面刮须,一面在听觉上享受一种刈除芜秽,铲绝蓬蒿,摧枯拉朽的快感。古人有以须代首,视发如命的说道,此这层意义上讲,每一次刮须,不啻为一场自我革命。

       而这个新家什则乏味多了,鬼子进村,静悄悄就摸进来了,少了一种舞刀弄棒,砍削刮铲的的想象体验。普天之下的男人大概没有不喜刀的,而刮须刀也勉强算个刀具吧,至少在字面上如此。

        “旧相好”还有个特点,那就是使用时必须紧摁刀头往面颊上死贴,否则“革命”效果不佳,恍似狗啃猫舔。而“新宠”则无需这般“殊死搏斗”,只消轻掠而过即可,就像一只水鸟,翅膀挨着水面的一刹那,一条小鱼已牢牢叼在喙间矣。

       乡间的老农普遍有个特点,那就是“闲不住”。现在农村的机械化水平也相当高了,按说是好事吧,可老农们却不咋适应,浑身闲得难受,吃嘛嘛不香,坐卧皆不是。甭问,笔者的影子也在其中。

       其实是一种被弃之后的失落与沮丧在作怪,就像那个从此置身冷宫的“小龙人”。

       多年以前也曾经买回过一个蛮不错的刮须刀,同样是因为习惯,迟迟闲置没有启用,心想“小龙人”坏了再用那个吧。后来就不知弄哪个角落了,即便现在再找见,十有八九早已武功尽废,成垃圾了。

      本是奔着物尽其用的优秀传统而去,而收获的却是个暴殄天物的结果,习惯的顽固与执着于此可见一斑。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