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每一株崖柏都是一部苦难史  

2015-11-16 02:56:05|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株崖柏都是一部苦难史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每一株崖柏都是一部苦难史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每一株崖柏都是一部苦难史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每一株崖柏都是一部苦难史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从同事那里看到一盘据说是崖柏材质的佛珠手串。

       原以为崖柏就是就是生长于山石罅隙间的柏树,是一粒柏树籽儿选错了落脚位置的结果。却不是,权威解释说,崖柏为柏科崖柏属的植物。生长于海拔1500米以上的地区,目前尚未由人工引种栽培。上世纪90年代曾因数量稀少未被发现宣布为灭绝物种,21世纪初在重庆大巴山地区发现少量存活状态的植株,属于濒危物种,禁止采伐。

       换句话说,即便在名称归属上略有差别,尽管属于同一个物种,但在种属性质上还是有点差别的。

       但笔者还是更愿意认定崖柏就是柏树。区别只在于,如果老天爷选择了平川或不太陡峭的山坡,那它发育的结果就是一棵笔直的柏树,播种或移栽进某个大户人家的坟茔也不错,虽然长年与死亡为伴。而如果一只山雀吃进了带有油性和芳香气息的树子,然后像人类登山一样,立足于某个高海拔地带,之后拉屎。而这一粒浪漫的,裹挟着经过鸟类消化道的销蚀和滋润的携带柏树基因的鸟粪在风中舞蹈了一阵后,没有瞄向庄严的佛头,而是阴差阳错落到尚有点水分存留的某道隐秘缝隙里,之后在寂寞而严酷的漫漫时光里扎根,发育,成长,最后宣告一棵树是诞生,它就是崖柏。

       有点像作家张贤亮小说《黑炮事件》里那枚任性的黑炮,小小一颗棋子不经意间的没有归队,遂引发了一场大大的虚惊,多人为此被猜忌怀疑遭遇厄运而不知就里,国家也为此损失惨重。后来案情水落石出,“黑炮”跟敌对国没关系,与“黑手”“黑枪”“黑幕”等等也没有丝毫瓜葛,到它处“旅游”了一趟的那枚棋子也重新回到了它的团队里,然而误会以及由此而来的大错和创痛业已铸就。

       由崖柏制作而成的那种佛珠手串,在笔者看来一点也不打眼,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疤疖分布于珠子的表面,暗淡的纹路几乎没有任何规则,走向紊乱而纠结,蛮像一个老年中风者的扭曲的脸,让人看着极别扭,感觉难以舒展。比起前些年被热捧的,以海黄、小叶紫檀等名贵树种旋成的珠子难看多了。不由人不想起法国作家杜拉斯的《情人》里有句名言:“比起你年轻时的美丽,我更爱你现在饱受摧残之后的容颜。”莫非,它还真不仅仅只是小说家在展开情节时的一句应景语,而是一直普世的审美观念?

       崖柏的虬屈之态与苦大仇深的外貌显然是受生长环境的掣肘和压迫之后的结果。在高耸的崖壁,在石头的夹缝里,融入了一些世间红尘,继而飘洒进一点雨水,之后便是一场漫长的等待。终于,一粒经过鸟类嗉囊软化和润泽的柏树籽带着腾身青云的幻梦却不幸落入,从此,一部苦难史便开始了。“挺然屹立傲苍穹,八千里风暴吹不倒,九千个雷霆也难轰。烈日喷炎晒不死,严寒冰雪郁郁葱葱。那青松逢灾受难,经磨历劫,伤痕累累,瘢迹重重,更显得枝如铁,干如铜,蓬勃旺盛,倔强峥嵘。”苏辙亦道:“寒暑不能移,岁月不能败者,惟松柏为然。”如果借用一下南北朝诗人庾信《枯树赋》里文句的话,那就是“根抵盘魄,山崖表里......乃有拳曲拥肿,盘坳反覆;熊彪顾盼,鱼龙起伏;节竖山连,文横水蹙。”

       柏树以生命力顽强,寿命漫长而著称,但终究难免一死。其尸身再经历成百上千年的风霜雨雪的浸润和锤炼之后,它的名字叫——崖柏舍利料。而去据说,生长环境越是恶劣,岩石缝隙越是窄小逼仄,往往其料质越好越致密,其香味也愈加悠远醇厚淡香,红褐色泽也越深洇其中。无它,融汇积累进的岁月元素越丰富嘛。

       而柏树本身质地非常紧致坚硬,又因为油性浸润其中,增强了其拒腐蚀和抗风化的兴致。如果是帝王级汉代陵墓的话,通常用一种级别很高的规格或葬式,那就是考古界赫赫有名的“黄肠题凑”。所谓“黄肠”即黄心的柏木,就是柏木芯,木色淡黄。很明显,那是硬中之硬,坚而又坚。

       这么说的话,那一颗颗佛珠,便是一轮轮的岁月磨难;那一缕缕的纹饰,便是一道道的沧桑变迁。这不是佛珠,而是崖柏涅槃之后的舍利子,是大山的灵魂所在。

       命名为佛珠也实在是件很荒谬的事情,因为既没有得到佛的授权,更没有经过大山的允诺。

       既然是崖柏,那么,人类对其最尊称的方式就是让它在当初选择的道场里修行和羽化,直到永远。而不是任由好奇和任性的驱使,攫取来做出各式各样的玩意儿用来开心和娱乐。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