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蛾儿”非蛾,蝴蝶也  

2015-03-06 03:30:10|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老家晋南乡村,老辈人管夜晚扑灯的蛾子和花丛里飞舞的蝴蝶都叫蛾子或蛾儿。有趣的是,宋代人也这么叫,不是只乡野村妇,连大内后宫,文人墨客也这么称谓。谓予不信,有宋词为证。

       还记得辛弃疾那首著名的《青玉案· 元夕》吧,其中便有那只展翅欲飞的“蛾儿”: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最后几句是多少人耳熟能详的。那独自等待在灯火暗淡之处,让人“寻他千百度”的淡定女子,发髻上便有一只“蛾儿”。同样是元宵夜,在另一位词人的笔下,这只“蛾儿”有了一个特写镜头:

 

                                 粉蝶儿· 元宵      (南宋)   史浩
               一箭和风,秾熏许多春意。闹蛾儿、满城都是。向深闺,争翦碎、吴绫蜀绮。点妆成,分明是、粉须香翅。       玉容似花,全胜故园桃李。最相宜、鬓云秋水。怎教他,却去与、庄周同睡。愿年年,伴星球、烂游灯市。

       

       “粉蝶儿”三字系词牌名。词中的“闹”尤其出彩,在此有太多了,乱纷纷,热闹,无暇顾及等待的意思,但显然由此带来的快乐和陶醉显然更多,就像一位母亲在说起自己的一堆孩子一样。“向深闺,争翦碎、吴绫蜀绮”是说,“蛾子”的主人们一个个华服盛装,犹似如今的女明星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一般。这只“蛾儿”在这个盛大节日里也得出些彩头方可,咋办?好办,不惜花费就是了,用昂贵的绫罗绸缎剪出蛾的形状,然后画上蛾的须子和翅膀的纹路,使“蛾子”变得非常逼真。以至于连晓梦中的庄周都迷惑起来了:这缤纷的蝴蝶阵里,究竟哪只才是老夫梦中所迷?

        顺便说一句,可千万不要据此认为上述的史浩一定是位卧花眠柳的公子哥儿,错。这位词人不仅出身高贵,而且在宋孝宗是拜过宰相,其最了不起的功绩便是力排众议给岳飞平了反,建了岳庙。

        在另一位南宋词人康与之的《瑞鹤仙· 上元应制》里,这只“蛾子”依旧是那样博人眼目:

         

           堪羡。绮罗丛里,兰麝香中,正宜游玩。风柔夜暖。花影乱,笑声喧。

          闹蛾儿满路,成团打块,簇著冠儿斗转。喜皇都、旧日风光,太平再见。

        

        热闹喧哗的气氛里,“蛾子”团团堆簇,成团打块。不过,有点遗憾的是,这些“绮罗丛里,兰麝香中”的“蛾儿”们挤过来,拥过去,总是“簇著冠儿斗转”,而对裹着头巾的屌丝那是不屑一顾。在宋代,官人士子通常着冠,一般的平民百姓,白丁,只能裹一方廉价的头巾。哈,这那里还是元宵节,活脱脱就是个相亲会嘛。

      什么节且由它,本文絮絮叨叨半天,就说一个意思:现在的蝴蝶,在宋人那里,叫“蛾儿”。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