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古来桃花诗最多  

2015-04-21 01:42:12|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来桃花诗最多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古来桃花诗最多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红楼梦》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说起诗社,大家议定:明日是三月初二日,就起社,便改海棠社为桃花社,黛玉为社主。明日饭后,齐集潇湘馆。因又大家拟题。黛玉便说:“大家就要桃花诗一百韵。”宝钗道:“使不得。古来桃花诗最多,纵作了,必落套,比不得你这一首古风。须得再拟。”

哈,“金陵十二衩”还真不是浪得浮名,开口就是一百韵。“一百韵”是指一百个韵脚,也就是二百句。

没有真正统计过,但“古来桃花诗最多”应该是不错的,因为桃花太惹眼了,又占先于他花,不争这个第一没有道理。或许感觉没有写梅花的诗多,这正是关键所在:桃花虽美艳无比,但先天带着几分俗世之气,甚至有时还以贬义的形象出现,于是有些名家便有些不屑,而那些二把手,三把手们自然不肯放过的。而梅花,就像其从来没有过负面评价的冰清高洁一样,举凡出手者皆高古耿直之士,每一韵都是呕心沥血所作。此现象有点类似普天之下的文庙和武庙,如果只算数量,关庙铁定要多于孔庙的,只可惜前者里以民间自发修建为主,而后者多系官家出银子,一座是一座,其规模气派也要壮势得多。

桃花诗里佳作固不少,但最具影响力的还要数《诗经·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 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 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 宜其家人。

稍加意译:枝叶繁茂的桃树啊,桃花正在绽开。到了如花的年龄,这个美丽的姑娘出嫁了。新人的到来,当然能使夫家兴旺发达。枝叶繁茂的桃树啊,指头果实累累。到了如花的年龄,这个美丽的姑娘出嫁了。新人的到来,预示着夫家进口添丁。枝叶繁茂的桃树啊,绿叶那么繁密。到了如花的年龄,这个美丽的姑娘出嫁了。新人的到来,令夫家的上上下下充满欢乐,一对新人看上去是那么和谐甜蜜。

欲知此诗的影响力,只一个细节即可看出:敝乡凡姑娘嫁人,其家门对联的横批十有八九就“之子于归”这四个字。顺便说一下,有书写者自作主张,写成“之子於归”,错。按,“于”不是“於”的简体字,在上述句中作虚词,无实意。

而最脍炙人口的大概要算唐人崔护的那首《题都城南庄》了: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只今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典型的“有牙时没锅盔,有锅盔了却没牙了”套路,据说此诗描写的情景还真有那么一个真实故事坐底呢,背后的生活真实与否其实无所谓,衍生出一个成语典故即“人面桃花”才是根本,后世文人也常常引用。比如晏几道《御街行》:“落花犹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处?”再如袁去华《瑞鹤仙》:“纵收香藏镜,他年重到,人面桃花在否?”戏剧家欧阳予倩曾以这个典故为基础创作了一出京剧《人面桃花》,后来还被改编为评剧、越剧及影视剧等。

细忖这枝“人面桃花”,明显还有“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意思在其中。既如此,那就赶快下手吧,于眼下的剩男剩女尤应如此。

唐人周朴的《桃花》简直是一篇关于桃花的判词,仿佛《红楼梦》十二钗的判词:
              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可惜狂风吹落后,殷红片片点莓苔。

 桃花的美艳征服了世人,人人盼望有桃花运到来。然而,桃花的芬芳容颜只是刹那间的事儿,突如而来的风吹雨打之后,陡然发现,桃花运之后紧接着却是桃花劫。繁华落尽,香消玉殒,这就是结局;红楼也罢,佳人也罢,谁也逃不脱。
       宋人谢枋得的《庆全庵桃花》则切入角度奇特,令人遐想不已:

       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见一年春。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

极似今下挎一架单反相机的旅游者,在“初极狭,才通人”的河口拍了一帧图片:静静的水面上,花瓣片片,落红点点。噢,这不就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么。
       清人袁枚的《题桃树》,风流里夹杂着丝丝暧昧:

        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
  欲彻底读懂袁氏的这树碧桃花,须得对老袁的风流史有点了解。 袁枚(1716-1797),汉族,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此人情欲超于常人,观念也极为开放,认为 “情所最先,莫如男女”,“男女相悦,大欲所存,天地之心本来如此。”袁枚总共娶了多少妾,外人不知,连其本人恐怕也点不清楚,实在是太多了:“美人下陈,殆不止十二金钗”(《随园轶事》)什么叫“殆”?大概嘛。袁枚六十二岁那年,钟姬才为他生下一个儿子,取名阿迟。六十七岁那年,娶了年方十六,姿色殊丽的吴七姑。八十岁之后,又娶了苏州人周姬。快要死了时,仍给歌妓的扇子题诗道:“衰翁无计与温存,只可摩挲一断魂”,可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有了这些背景,始知那残红三千树和初开一朵鲜,并非夸张。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