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送你一枝及第花  

2015-04-22 13:59:58|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状元及第花板一片ta="tradeimg2" >

 


清 状元及第花钱

                清 状元及第花钱

 


送你一枝及第花 - 上善若水 - 上善若水的博客

 

 

       钱钟书在其《谈艺录》里说:“唐诗多以丰神情韵擅长,宋诗多以筋骨思理见胜。”此言极是,如果借花卉来比喻的话,唐诗的让人注目,红硕纷繁好似水岸的千树桃花,而宋诗呢恰似僻野山坡上散落的杏花,以果树栽培学的专业术语来讲就是,杏(花)主产于秦岭淮河以北,以黄河流域为栽培中心。喜光,耐寒耐旱,可耐零下40C低温,也能耐高温;对土壤要求不严,只要非重度盐碱,杏(花)都可以驻足扎根,开花结果,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

       杜甫的一句“轻薄桃花逐水流”给桃花定了性,后世的“桃花运”,“桃花劫”,“桃花扇”,“桃花妆”,“桃花眼”,“桃花流水”,“桃花薄命”,“桃色新闻”大约都与之脱不开关系。而杏花呢则清净纯美得多,极少没有这些“灰色”评价。多年前,受人之托看过一部书稿,是一部农村题材的小说,作者设置两位主人公就分别叫桃花和杏花,姐妹俩,一看不禁会心一笑。单就这俩名字,人物结局便能猜出个大概,前者跌宕起伏,大起大落,是是非非,后者埋头忍耐,脚踏实地,最终修成正果。展读之后,果然大致就是这个轨迹:桃花花你就红来杏花花你就白。

      杏花的这种洁身自好与当初的那座“杏坛”有关,也就是山东省典阜孔庙大成殿前的孔子讲学之处。孔子后裔六十代衍圣公孔承庆《题杏坛》诗云:“鲁城遗迹已成空,点瑟回琴想象中。独有杏坛春意早,年年花发旧时红。”有了圣人的庇佑,杏花自然会摒弃桃花的轻狂而多了几分端庄,这不,连古代科举考试春闱的结果公布也叫“杏榜”。因为时节上也恰值杏花吐蕊之际,故而这“杏榜”还真名副其实。

       于是唐人郑谷笔下的这枝《曲江红杏》便应时而绽开于佳人眼前: 

           遮莫江头柳色遮,日浓莺睡一枝斜。女郎折得殷勤看,道是春风及第花。 

       花除了以颜色示人以外,还有一个能耐,那就是报信,是为“花信子”。好了,这就够了:一位书生进京参加科考——极似现在的公务员考试或硕考博考,除了过硬的案头功夫以外,还得打听相关的显规则和潜规则——这就是该书生早早从家乡来到京城,在当时长安的文化地标曲江池之畔租房居住的缘故。“业成早赴春闱约,要使嘉名海内闻”(唐李中《送相里秀才之匡山国子监》)。而一个而立之年尤其出身优越之家的壮小伙如果没有异性陪伴那闲余时间大约是极度寂寞的,于是就约会了附近青楼里的一个歌妓,也就是诗里的那只“莺”。时间一久,二人日渐生情,私定终身了没有很难说,但纠结在一起的前程,荣光和利益已经不可分开,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格局业已形成。于是女郎日日到江头翘首企盼那个熟悉的身影归来并带回好消息,这份心情是这么的殷勤甚至迫切,以至于随手折一枝杏花都要借此卜算一下,这也就是杏花别称“及第花”的来历。

       如果带回来的真是捷报呢?那就是唐人孟郊那首《登第后》的快然情形了:“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这是孟郊四十六岁那年春天的事情,也是这位诗人一生里最欣喜若狂的事情。“一日看尽”的“长安花”里,自然也包括杏花。只那枝被红颜知己殷勤看过的杏花极可能会被忘在脑后,毕竟那只是占卜时的小道具,诸如一枚铜钱或一片甲骨,而万紫千红才是真正的春天。

       还是孟郊,此前有《落第》和《再下第》两诗,其中后者为:“一夕九起嗟,梦短不到家。两度长安陌,空将泪见花。”“两度长安陌”是说加上这次,至少有两番名落孙山之事,连死的心都有了。而“空将泪见花”里的那枝杏花彼时还在为他坚定守候。《红楼梦》第一回:“且喜明岁正当大比,兄宜作速入都,春闱一捷,方不负兄之所学。”对了,两次落第后的失落之化解,其中大概也有着那枝杏花的一份功劳吧。

      唐人吴融有一首《途中见杏花》:“一枝红杏出墙头,墙外行人正独愁。长得看来犹有恨,可堪逢处更难留。
林空色暝莺先到,春浅香寒蝶未游。更忆帝乡千万树,澹烟笼日暗神州。”此杏花也可以当做落第诗来读:失意中的早春时节,作者信步闲踱,倏然间一枝俏丽鲜艳的伸出墙头,其昭示着春天的生气扑面而来,可诗人面对这美好的景象,感到的只是忧愁、苦涩。为什么?因为那是别人的及第花。

       一种物事,一件器什,如果染上功利的色相,其本质便被淡化,即便生性淡然的杏花也如此。从这层意义讲,王维(《春中田园作》: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持斧伐远扬,荷锄觇泉脉)和杜牧(《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笔下的欣慰和怆然才是真正自然的杏花。两诗里的杏花也都只是远焦镜头里的背景,但着一“村”字,那种成片成林的杏花争先开放,雪白一片,白中泛红,整个村子掩映在香气馥郁的杏花世界里情形,便勃然而出。

       但社会之所以为社会,就在于人们的为我所用。在地下的那叫煤层,如果开掘出来,才是燃料。从这个意义上讲,杏花带给这个世界的靓丽,比起及第花的欣喜若狂就逊色多了。清梁章钜《楹联三话·女校书朱玉联》:“赵瓯北先生,重赴鹿鸣宴,常主其家,朱玉乞先生赠楹联,时玉有徵兰之信,先生手挥一联应之云:‘怜卿新种宜男草,愧我重看及第花。’一时传为佳话。”

       既引用了,顺便将这件风流雅事交代一下:乾嘉时名士赵翼,在广州知府任上拒绝禁娼,嘉庆时应召重赴国家为科举考试举办的“鹿鸣宴”,途中留连于秦淮河上,致名妓朱玉敏怀孕。临去题了此幅对联,意在留赠。联语的意思是:你我相好一场,现在怀孕了,希望腹中的胎儿是你所希望的男孩,我有此后自然也高兴。可我现在不得不离开你了,尽管很惭愧,尽不到孩他爸的责任。期望咱俩今日的爱情果实将来大有出息,有一天也能攀折及第花,我好去出席他的鹿鸣宴。此故实里所谓的“女校书”是乐姬,歌妓的雅称,并非官职,实际就是青楼女子。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