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派饭  

2015-05-20 00:31:36|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眼下中年以下人士来讲,“派饭”大概是一个很陌生的词语。的确,举箸朵颐本系最具个性化选择的一桩事体嘛,怎么能派或被派呢?犹记小时“说唱”过一首不知从哪流出的儿歌:“老子抗战八年多,为啥不给说老婆?等到抗战胜利了,给你每人派一个。”哈,看来时代不同,能“派”的对象也是有所不同。

       但世间纷扰,万事不由人。上世纪的文革期间,晋南各村庄都有一所小学,村子大点的则设“完小”(七年制学校),笔者所在的村子几近三千人,设的自然是“完小”。老师来自本村或周边村落,本村的老师到饭时回家吃饭自是天经地义,但家在外村的老师就没那么方便了,有的甚至在几十里开外呢。咋办?派饭,就是老师逐一到有学生的人家去吃饭,一天一户,周转轮流。

       管老师来家里吃饭显然带有些义务性质,虽说吃罢饭老师按规定也留下点饭费,但也就是意思一下而已。好在当时的人都厚道淳朴,不仅不计较,反倒以管老师饭为荣,“天地君亲师”么,还是有一种精神魅力的。外面闹腾归闹腾,但不管草民百姓事。

       其中有一个老师的毛笔字写得非常漂亮,便由该老师写了个“饭牌子”,长五尺,宽三四寸,两面都密密写满了学生的名字,之后过漆。至今我对这面“饭牌子”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上面的字迹写得太好了。小学时因作业整齐,笔迹清秀,笔者的作业本曾经在县里展览过,其中便有那面“饭牌子”的功劳。

        有了“饭牌子”就方便多了,一天三顿,晚饭后就由孩子按照牌子上的顺序送往下一家。老师呢也舍事,到饭点自有学生在办公室门外等着呢,与学生一起走就是了。

        具体别人家是怎么个管法也不太清楚,笔者家里每次管饭的情形是,早饭是里面打了鸡蛋的白面拌汤,中午是俗称“炒饭”的汤面,再加一个凉拌,晚饭米汤馒头加豆腐粉条青菜。今天看来似乎太过简单,但老天作证,这已经是当时农村人家最好的饭了,于一个家庭主妇来讲,即便是娘家妈来了,也不过如此。别说大家都没钱,即便有钱,也没地买肉,粉条还好办一些,自家没存便借,豆腐呢得到公社所在的大镇子上去割。

       笔者的祖父也是老师出身,教了一辈子学,至解放方归自家篱下。父亲呢是那种粗通点文墨的农民,对子女上学之事很是在意,对老师自然也更多一分尊重。从一些间接信息看,我家管老师的饭食比一般更好一点,也是我父母的一点心意所在。

       来吃饭的老师都是男性,不管是一位还是两三位,都只由父亲独自作陪。彼此交流的也不是孩子在学校的表现如何如何,而只是一些客气而闲散的拉呱。吃罢,老师走了,除了父亲外的一家人才又上桌吃饭。菜肴是适才剩下的,香喷喷令人馋涎欲滴——哈,炒菜时放的油多嘛。

       老师到某某人家吃饭如何如何也是村民口中经常涉及到的话题,比如有的人家尤其是主妇特别邋遢腌臜,但老师也只好硬着头皮前往,像应付差事一般,去了动动筷子就算是吃了一餐饭,至于这一整天老师是怎么应付辘辘饥肠的,那就不知道了。记得数年前看过一篇文字,也是关于吃派饭的,不过吃者是下乡干部而不是老师。说一进门时,看见主妇拉扯个娃娃正和面,在炕上的娃娃“呼哧”一下拉了一泡屎,炕下的主妇手疾眼快,腾出面盔迅速扣住巴巴,但还是晚了,被吃饭人一眼瞥见,主妇这厢呢手忙脚乱之中还努力装得若无其事,继续和面擀面,客人这边呢王顾左右而言他,也故作没看见。

       哈,这饭吃得。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