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枣花金钏约柔荑 (下)  

2015-06-03 03:08:07|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钏”这个字从造字角度来看。从“金”从“川”,“川”象形而来,所以钏最初是很多手镯组合成的。后来为了佩戴方便,通常将金银条锤扁后盘绕成螺旋圈状,如弹簧状,少则两三圈,多则十几圈,两端用金银丝编成环套,用于调节松紧。乍看上去好像多个手镯串在一起。可是宋词里没有手镯这一说,女性臂腕上的装饰品只有两个称谓,一个是古老的“跳脱”,一个是“钏”。总合判断,“跳脱”或“钏”,有单个的即镯,也有组合的。还有就是,当弹簧状的钏戴在胳膊时,难免有些弹力作用,这大概也是“跳脱的来历之一吧。

如果是象犀珠玉之类的材质呢,当然是弯不成弹簧状的,那也好办,以金丝或其他线索联缀之也足可显示奢华气派。但问题也随着而来,即那些贵重而时髦的东东戴在臂腕,分量未免有些重,抬手挥臂也不尽方便。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儿,竹木之类大约也可做成钏,材料易得,分量也轻,但亮相出去显示不出富贵气象呀。所以,即便累赘,也万万少不得。就像眼下繁华都市里某些拥有豪车的主儿,饭局在三五里外的酒店,路上车流拥堵,骑个公共自行车也开车快得多,但这主儿能弃豪车而骑自行车吗?绝然不会,要的就是那种到包间后将豪车钥匙往酒桌上一扔,嘴里发些牢骚,让所有人都看见车钥匙的豪富范儿。
       秦观《促拍满路花》:“轻红腻白。步步熏兰泽。约腕金环重,宜装饰。未知安否,一向无消息。不似寻常忆。忆后教人,片时存济不得。”大意为:我心中的女神呀,你是那样的美丽,兰花一般的芬芳气息叫我沉醉。你我未能走到一起当然怨不得你,毕竟富家公子的觊觎并不那么好拒绝。也好,你看一重重金钏,戴在你雪白的臂腕里,显得是那么妩媚而华贵,这的确不是我能给予你的。一晃多少年过去了,一直没有你的消息,还好吗?时光如水,悠悠而去,但每当想起你,想起你我在一起的美好日子,依然心潮涌动,不能自已。

词中的“重”极具意味,可理解为“多重”,“一重重”,也有身份贵重之意,此外物件分量重也是应有之意。
       周邦彦也有一首意趣类似的《浣沙溪· 黄钟》:“争挽桐花两鬓垂。小妆弄影照清池。出帘踏袜趁蜂儿。 跳脱添金双腕重,琵琶拨尽四弦悲。夜寒谁肯剪春衣。”是说旧日相恋的女子是那么可爱,美貌出众。桐花髻很是流行,但惟独她挽起来最是好看。阳春三月,蜂飞蝶舞,每一个韶华青春的女子都希望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季节里遇到可意的白马王子,我们就是在那时相遇的。可惜后来阴差阳错,她嫁入了豪门,过上了一种奢靡浮华的日子,但从琵琶声里,我感觉出了她由于手腕上重重的金钏的限制,原本轻盈灵动的弹奏变得沉重而凝涩,曲子里的悲切也是丝丝不尽,叫人不胜痛惜和悲怜。陪伴她的自然是无尽的哀愁,而我这厢却依然形单影只。夜寒之际,有谁肯为我裁剪春衣呢?我的春天又在哪里呢?
        “桐花”,指桐花髻,不一定系当时的流行发式,而是借用。清人王士祯《蝶恋花·闺怨》词有“郎似桐花,妾似桐花凤”之句。忽然想起当下的“凤凰男”来,该词显然衍化自“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来”,而“桐花髻”之名说不定亦与此有关。词中的另外一个词“添”也似乎有讲究:“添”者,原本无,后来方有,暗示女子的身份变化。

所举两首词都有点伤感,下面蔡伸的这一首《愁倚阑》更绝:“天如水,月如钩。正新秋。月影参差人窈窕,小红楼。如今往事悠悠。楼前水、肠断东流。旧物忍看金约腕,玉搔头。”其上阕回忆俩人在一起的幸福,下阕忽然一拐:那人已死,不过她生前的那些物件还在。嘛东西呢?金约腕,玉搔头。物是人非,好不心酸。

金约腕与玉搔头并列,出现在宋词里的频率极高,比如:“春寒懒下碧云楼。花事等闲休,红线湿透秋千索,记伴仙、曾倚娇柔。重叠黄金约臂,玲珑翠玉搔头”(张枢《风入松》)。“紫陌朱轮去似流。丁香初结小银钩。凭阑试问秦楼路,瞥见纤纤十指柔。金约腕,玉搔头、尽教人看却佯羞。欲题红叶无流水,别是桃源一段愁”(无名氏《车中》)。“玉搔头,金约臂。娇重不胜残醉。留粉黛,晕胭脂。浅寒生玉肌。待归来,浑未准。疑杀那回书信。春又好,思无穷。卷帘花露浓”(赵崇嶓《更漏子》)。“自别萧郎锦帐寒。凤楼日日望平安。杏花枝上露才干。眉皱但嫌钿翠堕,臂销惟觉钏金宽。薄情杨柳殢征鞍”(陈允平《浣溪沙》)等等。说明在当时,钏系最流行的女子饰物之一。

钏这东西虽贵重但毕竟是个闲适物件,可留可弃,可送可赠,更兼有女性气息(近世以“裙钗”一词指女性,更早时则为“钗钏”),故而书香人家为女儿取名时并不怎么待见,戏剧人物里的“王宝钏”之名字明显暗示其悲剧色彩。《红楼梦》里一对丫鬟姐妹金钏玉钏也不过是金玉饰物而已,一旦到了关键时刻,也只是被抛弃的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