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枣花金钏约柔荑 (中)  

2015-06-01 01:53:51|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论时空怎样的变换,蛮荒部落时代也好, 簪缨世胄的时代也好,抑或现今的“互联网+”时代也罢,改变的只是人类心灵世界之外的物质世界,而属于人类本性的,精神层面的东西改变并不大,像“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之类。女性服饰装束的演变也是如此,变化了的只是风格和时尚元素,不变的是那颗羞怯而骚动不安的芳心。宋陈允平《塞垣春》:“临镜理残妆,依然是、京兆柔雅。落叶感秋声,啼螀叹凉夜。对黄花共说憔悴,相思梦,顿醒西窗下。两腕玉挑脱,素纤悭半把。”词中的女子大约是风月场上的过来者,如今虽徐娘半老,也淡出京师,但芳心未减,绮梦犹在,日日梳洗打扮还是坚持着“宫样”路线。然而那些“高髻”“广眉”“半额”“广袖”(《东观汉记·马廖传》:“夫改政移风,必有其本。长安语曰:‘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好广袖,四方用匹帛。’”) 要收拾起来恐怕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不过女主人公并不在意,只不能承受的是,当初那种香车过处,立刻招来满街满巷的羡慕者和追逐者的情形早已成了过去时,而如今呢是独对青灯,形影相吊,那寒秋长夜,螀啼风嘶,最是不堪,白天呢也不咋好过,黄花憔悴,落叶飘零。满目萧索。此时此景,西窗下夕阳里的女主人终于有所醒悟,不得不承认时光的残酷。两手一摊,臂腕上的玉钏几乎滑脱:玉钏的温润芳华依旧,雪白的臂腕却瘦削了不少。更值得注意的是,女主人临镜理妆,除了“两腕玉挑脱”外,其他饰物概未提及,从这个不经意的细节里,隐隐可见当时时髦女子的装束习惯,彼时的钏,大约相当于眼下女性的包包,倘若没有的话,两手空落落简直不知所措。

手镯是戴在手腕上的,当部位由手腕上移到胳膊,就便成了臂镯。臂镯的兴起似乎是响应短袖衫甚至无袖衫的盛行,裸露的手臂和华丽尊贵的金钏或玉钏是无法成为一个美丽经典的,试想倘然还是寂寞嫦娥的招风广袖的话,那钏岂不“藏在深闺人不识”?周邦彦“金环皓腕,雪藉清泉莹”(《侧犯· 大石》)的意思是说,金钏与佳人的雪腕配合起来显得清爽醒目,很是吸引眼球,似乎说明了上述的推测。不过,肯定也有稍长一些的,就像女性的裙装,长可曳地,短则齐胯。欧阳修“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蝶恋花》),其中的衣袖不长不短,隐隐约约,金钏微露。而到了周邦彦“夜渐寒深酒渐消,袖里时闻玉钏敲”,那只舞袖似乎又长了很多,钏则含蓄其中,只闻其声,不见其影,让人平添几分遐思。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