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电信诈骗何以屡屡得逞?  

2015-08-07 02:01:00|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笔者动手涂抹这篇小文前,家里的固定电话冷不丁响了起来,忙不迭接上,却是那种带有某种职业特点,带点普通话的女声:“我是顺丰快递,你有一封快递,投递了三次都被退回,务请于今日x时前......”,一听就知道是诈骗者的老套把戏,没等对方说完,便挂断了事。一查来电,号码怪怪,为002157546002。之所以要复查这个来电号码,是想“百度”一下,以给即将开始的文章增添点佐料。因为在此之前的数年间,笔者也多次接到诈骗电话,查过几次,要么来自某个极遥远地界,铁定跟你八竿子打不着,要么该号码已经遭到很多人的揭发。不过,这次似乎又有些新花头,查询的结果是:“很抱歉,没有找到与‘0021575460002’相关的网页”。尽管换了一套伪装,但其诈骗的性质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上文里“冷不丁”,“忙不迭”的意思是,家中这个七位数的固定电话除了极个别亲友以外,很少有人知道,故而使用率不高,也就是说,一旦有电话来,那当然就是那些“极个别亲友”了,所以不敢怠慢,没想到此番却是个狼外婆。

       其实诈骗者选择这个号码和这个时间还是有其险恶用心的,就眼下看,年轻人组成的家庭以及单身者早都不装固定电话了,而习惯了固定电话那种大号键的都是老人,而下午上班时间在家的也同样十有八九为老者。那为啥要对准此类特殊人群下手呢?简单,老糊涂呗,所掌握的新鲜社会信息也极有限,相对容易上钩。

       到了晚上,电视《法治中国六十分》里,也播出了一个以改签机票为名头的诈骗案件。如果说“快递诈骗”的主要对象是年老者的话,那这类“机票改签诈骗”的目标则算是“高端客户”,你想隔三差五就坐飞机的主儿大小也是个老板吧。此番诈骗的被及时终止缘于银行大厅里大堂经理的机敏与经验,当时发现被害者对外转账的同时,电话一直不离耳,便很是生疑,及时上前制止并报警后,最终为受害者避免了更大损失的发生。

       眼下的几乎所有的诈骗案件皆经由电信的渠道而来,被诈骗者之所以屡屡上当,是因为诈骗者通过一些非法手段使得来电显示为看上去很确凿的号码,如机场,邮政,公安,检察,税务等等,被诈骗者一查114,没错,原本的警惕性一下子荡然无存。继而被人牵上了牛鼻子,乖乖地配合对方完成诈骗,整个过程简直就是一场鬼打墙。

       轻信的善良者难道就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吃这个哑巴亏吗?

       2013年10月20日,广州73岁老人杨先生家中的固定电话响了起来。对方自称是天河区邮政局工作人员:“您有一封挂号信,您的车辆在上海违章了,需要缴纳罚款。”

  老杨一下懵了:“我没有车辆在上海啊。”对方表示,这件事情可能涉及犯罪,建议老杨报案,并将电话转接到了“上海市公安局”。

  接过去后电话那头自称是“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民警刘进成”的人说:“你已涉及一宗贩毒案件,需要将账户资金提交到检察院进行清查。”并告知老杨拨打“021114”可核实电话号码真实性。

  随后,“刘进成”又将电话转接至“黄浦区检察院”,接电话的“检察官”表示如果账户资金不进行清查,老杨名下的所有银行账户将被冻结,退休金也不能领取。

  杨先生说:“我拨打了114查询座机上显示的号码,确是黄浦公安分局和区检察院的电话,就相信了,按照他们要求,先后把48万元账户资金转到了指定账户。”

  后经公安机关调查发现,诈骗分子使用网络“改号电话”,模拟黄浦区公安和检察机关电话号码给老杨打的电话。

  去年4月,杨先生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广州电信公司来电显示服务存在巨大的安全漏洞。近日,天河区法院一审认为:杨先生与广州电信公司签订了电信服务合同,电信公司采取有效措施、保障准确显示来电号码是应尽的义务。广州电信公司的违约行为,是造成杨先生财产损失结果的次要原因,应承担相应责任,判决广州电信公司赔偿杨先生损失1万元。

       笔者对相关的法律问题也不是很了解,但凭直觉,老杨在没有任何过错的前提下共损失了48万元,而有明显瑕疵的通讯线路提供者广州电信公司却赔偿杨先生损失1万元,凭什么呀?也太敷衍弱势者了吧?从法理上讲,线路有缺陷与诈骗得逞那可是有明显因果关系的呀。

       从技术角度讲,犯罪者既然能鼓捣出一套改号系统,那电信运营者为什么在长达数年的时间居然开发不出一套反改号的针对性改进措施呢?迟迟听之任之说得过去吗?

       不过,此案的一点点进步是,电信运营者终于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了,终归是个好兆头,终于看到看了一丝曙光。

       有道是,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嗯,那就盼着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