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那顶扎眼的绿帽子  

2015-08-08 00:02:20|  分类: 不辨不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8月深圳交警祭重招整治违法通行以来,冲红灯的行人被要求戴绿帽子、穿绿马甲在路口劝导其他路人。此举引发热议汹汹,或认为此规定本身违法,或以打蛇打在七寸上,一招见效;还有人认为,该项举措即便有效果也不宜推出,因为这一惩罚措施严重违背公序良俗和社会道德。换句话说,那帽子与马甲,你设置为其他色不行吗,干嘛非来这个绿生生的色调,那不是涉嫌侮辱吗?

此问题绝非多余,据相关网络“你若闯红灯愿意被罚款还是被戴绿帽”的调查,回答“愿被罚款”的占比80%,回答“愿戴绿帽(不被罚款)”的仅占20%。

不过,关于该如何治理行人违(交通)法,并不关本文题旨,这篇小文所涉及的只是那顶帽子,即传统民间文化里的绿帽子。

在汉语文化语境里,沿及今日,绿帽子所隐含的意思非常明确,那就是一个女人在已婚(或有归属)的情形下和其他男人偷情、相好,那么这个女人的丈夫(或男朋友)就被称做是被戴了绿帽子。戴绿帽子者无论是蒙在鼓里还是虽知情但无从改变现状,都是件很不光彩、很丢人、丢脸面的事情。
      绿帽子的由来大约是从元朝开始,当时的蒙古是没有娼妓的,化外之人嘛,再加之地广人稀,遇个人影儿极不易,故而大草原上的男女只要愿意,马上就会天当被子地当床,更没有什么婚姻制度来约束。等到挥军南下进了中原,就很是看不惯号称礼仪之邦的中原人开设的妓院了。于是元朝统治者规定妓女着紫衫,在妓院里做工的男人戴绿头巾,以示与正常人的区别。《元典章·礼部二》规定:“娼妓之家家长,并亲属男子裹青巾。”延续至今,就诞生了中国男人最怕的一顶帽子:绿帽子。中国男人怕这顶帽子怕到了发疯的地步,所谓中国男人最不可忍的两件大事就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由此也可以想象出汉语语境下的男人对绿帽子的忌讳有多深。

那么,当时的统治者为什么就选择了绿色(头巾)作为红灯区男性工作者的身份象征而不是其他颜色呢?红色金色是绝不可能(原因就不在此赘述了),黑色主丧也不可能,那剩下就是绿、青、紫一类的颜色了。而事实上绿、青、紫在上古时代就一直被视为贱色。《诗经·邶风》中有一首被视为丈夫悼念亡妻的诗《绿衣》,诗里有“绿兮衣兮,绿衣黄里”的描述,此处的绿色当然没有被贬的意思,但似乎表明了在当时女子着绿衣很普遍。那么,由众多而普遍而滑行土气,俗气甚而低俗就是很可能的事情了。到了汉代,“厨人为绿,官奴、农人为青”,头上“戴绿帽子”也很平常。《汉书·东方朔传》中记载,当时汉武帝刘彻见到馆陶公主刘嫖的情夫董偃,便是“头戴绿帻”。帻即头巾,唐人颜师古注称:“绿帻,贱人之服也。”再到唐代,绿色之贱又加深了一层,唐代封演《封氏闻见记》“奇政 ”条称:“李封为延陵令。吏人有罪,不加杖罚,但令裹碧头巾以辱之。”低级别公务员犯罪时,李封不予以体罚,让其裹绿头巾,羞辱他,故封演认为这是一种“奇政”。换句话说,在唐代,一般人已经很少戴绿头巾了,否则的话,上述的所谓惩罚就没有意义了。

       这样一来,元代统治者规定妓院里做工的男人戴绿头巾就被注定了。明代朱元璋继承了元朝的规定,据明余继登《典故纪闻》记载:“洪武十二年,始令伶人常服绿色巾,以别士庶之服。”你瞧,绿色的贱居然如此不易改变。

       还有一则故事是这样说的:古时候,有一对夫妻。妻子是一位主妇,生得娇艳可人、风韵犹存,平时在家里做点针线活,因生得貌美,早就已招徕一些狂蜂浪蝶追求;丈夫是一个生意人,要经常到外地去做生意。两口子的日子过得也富裕,在丈夫外出的日子里,妻子就不免枕冷襟寒、寂寞难耐。终于有一天,妻子忍不住跟街市一个卖布的好上了,在丈夫外出做生意的时候,他们就巫山云雨地在一起厮混。有一次,丈夫回家后三个月都没有外出,直急得那个卖布的天天在他们家附近打转。一天,丈夫骑着马到城外打猎去了,经过街市,那卖布的见了非常高兴,以为他又要外出做生意,当晚就迫不及待地窜进了妻子的卧室,准备和相好幽会。当晚丈夫回来了,几乎将他逮了个正着,妻子也吓了个半死,那卖布的只好哆嗦在人家的床底一整晚。这件事后,妻子就向那卖布的要了一块绿色的布料,做了一顶帽子给丈夫,还和那卖布的约定,当你看见我丈夫戴上绿帽子外出的时候,你就可以来了。过了几天,丈夫又要外出做生意了,妻子赶紧拿出那顶绿帽子对丈夫说:“外面的风沙大,戴上就不会弄脏头发。而且这颜色让你看起来很俊,以后你每次外出我都为你做一顶,就像我跟在你身边一样,你就不用牵挂我了。”丈夫听了很开心,以为自己真的很俊,于是高高兴兴戴上那顶绿帽子,骑着马得意洋洋穿过街市,到外地做生意去了。当晚,他妻子就和那卖布的睡在他的床上。以后,那个卖布的凡见了那丈夫戴着绿帽子外出时,心里都不禁心花怒放:“哈!你的绿帽子真是很俊,不过今晚该到我俊了。”于是,绿帽子的说法就这样传下来了。
       故事是好笑,但编造的痕迹也很明显,不足为据,但多少也可读出人们对绿色的定位。

唠叨得太多了,打住。再回到深圳交警的治乱思路上来,戴绿帽子、穿绿马甲的规定其初衷大越是出于“红灯停,绿灯行”的规则解读,趁机再普及一遍交法,想法情有可原,只那一抹绿莹莹,一眼的翠生生,实在不合国人的胃口。说白了,制订规则的人据庙堂之深,养尊处优,不顾国情,不解传统,不顺民意,终致受挫也就不奇怪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