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口皆樱桃,何必樊素  

2015-09-24 15:49:16|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悦容编》,又名《鸳鸯谱》,是由明末清初时期的文人卫泳所作的一篇论述有关女性美丽的文章,其分为十三部,分别为随缘、缘饰、雅供、寻真、晤对、借资、达观等,而在文前还有作者自序,文后还有后人作跋。在这篇文章中,作者通过对美女的选择、美女的居住环境、室内陈设、识字女子室内的书画、书籍,直到美女的修饰、化妆,特别是对美女的各种情态所进行的描绘和论述,阐述了他对女性美的理解和认识。出现这篇文章绝非偶然,在明末清初的历史时代,生产力已大有发展,封建的理学理念受到极大动摇,妇女解放运动渐趋萌芽。

       其中《随缘》部分,原文如下:

       天地清淑之气,金茎玉露,萃为闺房。遇之者若前世,若梦中。瑟鸣铁跃,剑合龙飞,一切关河岁月,都不能间隔。然非奇缘不遇,必欲得此丽容,而后加意,是犹谓秦汉以后无文,唐以外无诗也。要以随其所遇,近而取之,则有其乐而无其累。如面皆芙蓉,何必文君。眉皆远山,何必合德。口皆樱桃,何必樊素。腰皆杨柳,何必小蛮。足皆金莲,何必潘妃。歌即念奴,笑即褒姒,颦即西子,点额即寿阳。肥者不失其为阿环,瘦者不失为飞燕,奇丑不失为无盐。当其怨,出塞之明妃也。当其恨,长门之阿娇也。当其云雨,巫山之神女也。他如稍识数字,堪充柳絮高才,略减妒心,已有小星遗意。无才便为德,大贞出于淫。皆当弃短取长,安知不买骨致马,而天龙降于好画者哉?闺阁之事古来不废,则知婚姻非假。第缘自为之合,非可强为,则虽人而实天也。随之一字大有理解。

 

       大意为:天地间清净淑雅的禀赋,其来好似古人以金人承露盘聚集天地露泪一般,最后齐集于女子的闺房。与心仪的女子相遇,好像在前世、在梦中曾经遇到过一样,无论兵戈相阻、关山相隔还是岁月相离,都不能把这种缘分阻断。倘然以为没有遇到某种奇缘就不肯钟情于眼前女子,必定要得到美貌如仙才对其钟情,这种思维就像认为秦汉之后没有好文章、唐代以后没有好诗一样没有道理的。重要的在于随遇而安,取眼前人而钟情——俗话说,原来的和尚会念经,人多由此误局,在那女关系上也如此——就会只有乐趣而没有负累了。认识一旦纠正过来时,那你就看吧,所有女子的面容都像芙蓉一般娇艳,不必非要像卓文君那样的才算美;所有女子的眉毛都像远山一般飘渺苍翠,不必非要像赵合德那样的才算美;所有女子的嘴都像樱桃一般性感和娇艳,不必非要像樊素那样的才算美;所有女子的细腰都像杨柳一般纤柔可爱,不必非要像小蛮那样的才算美;所有女子的玉足都像金莲花瓣一般娇美,不必非要像潘妃那样的才算美。是呀,凡天女子,她们唱的歌都像念奴的歌一般动听,她们的笑容都像褒姒的笑一般动人,她们皱眉都像西施一般惹人怜爱,她们用胭脂妆点额头都像寿阳公主一般俊俏。其中丰满者不失为杨玉环,苗条者也不失为赵飞燕,即便是真是外貌丑陋,说不定会是善于辅佐君王的无盐女。当其含怨,都像出塞的王昭君;当其衔恨,都像被冷落在长门的阿娇。当与男子亲近缠绵时,相信眼前人一点不逊于巫山神女。如果稍微识得几个字——再加上其本身所具有的灵气,即足以称得上咏絮高才;如果能稍微减少一些嫉妒的心理,即足以称得上贤德。没有过高的才华就可以称为贤德,最崇高的贞洁往往出自于淫荡。如果在选择妻妾的时候都不能多看到女子的长处少看到女子的短处,就不会得到意外惊喜,老天爷在男女婚配上还是公平的。闺阁中的事自古至今一直是人生中的大事,实在非同儿戏。夫妻间的缘分是命中注定的,不是强求可以办到的。表面看是自主选择的结果,而其实是天命做主。“随缘”中的“随”字大有深意,不可忽略。

       原文里“小星”一词出自《诗·召南·小星序》:“小星,惠及下也。夫人无妬忌之行,惠及贱妾。”后因以“小星”为妾的代称。 明 吴炳 《疗妒羹·贤风》:“夫人时常宽慰,许备小星。” 清 钮琇 《觚賸·云娘》:“公子治吉席,将为小星催粧。 云 忽易戎服,掣所佩刀,出立堂上,责公子。” 老舍 《老张的哲学》第十:“真的八爷要纳小星?”

       作者与上述文中卫泳不厌其烦地列举历代诸多著名美女,目的是要告诉男人们,选择对象、寻觅女友,没有绝对、僵死的标准,更主要还是自己的一种主观感受,同时要能够发现女性的魅力所在——就像他在《悦容编》序言中所说:“大抵女子好丑无定容,唯人取悦,悦之至而容亦至,众人亦收国士之享。”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就是这个道理,搁男方一边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总归之一句话,那就是——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