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2015-10-04 16:58:50|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测字也称“相字”,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占卜法。

       世人皆知中国最早的文字叫叫甲骨文,即可在龟甲和兽骨上的文字。可是,当时穴居野处的先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纸张”呢?答曰:因为当时没有更好的书写材料了,同时,兽骨与龟甲那个保存更长的时间在古代。如果再问,在远古人看来,那些文字有必要保存很长很长的时间吗?用来传递信息的话,找些柔韧点大点的树叶子足可以了,为什么要选择这种很费力气的方式呢?莫非当时人已经具有了为后世留些上古文物的意识不成?

       这么说吧,中国最早的文字——严格说只是一堆象形符号——其最主要功能并不是记事,而是为了占卜,即领会揣摩上天的意志,因为那是神灵无处不在的时代。在古人那里,不少动物都有某种超自然超人力的神力,像有蹄类动物几乎都比人跑得快,慢吞吞的龟岁爬行很慢,但其寿命却比人要长得多,这就是兽骨与龟甲被选中的缘故,与结实坚硬无关,只为灵性。

       而文字本身的神秘性就更加令人生畏,因为绝大部分人并不认识。文字从创造到解释,都是极少部分人的事儿,这就是说,最早的测字者都是部落长,亦即占卜者,由其来传达上天的旨意并且督促部落全体遵守之。

       哈,当然,笔者也非专门学者,以上内容也只是瞎捉摸而已。

       再后来,拆字就成了一门职业。但笼罩在占卜者即拆字人头顶的那道光环仍旧没有完全消失,从需求者那种诚惶诚恐,奉若神明且急切渴望的眼神里,可以轻易读出。

       清代人周亮工曾著有一算命书《字触》,其中辑录历代文献中有关离合文字的记载,包括大量的测字实例以及他本人也具有丰富的测字实践。其记载道: 南宋时期,安徽新安人汪龙,双目失明,人称瞎龙。他善于遇物起数,多奇中,因而门庭若市。徽州太守怕他妖言惑众、聚众闹事,想刁难并法办他。有一天召汪龙到府衙,太守问他∶我手中何物,如果说对了就放了你;如果说错了,就用乱杖打死你。汪龙请求指一个东西提示提示,以便猜射。大堂之上刚好有一名少妇替亡夫诉冤,太守指了指少妇,汪龙立刻回答说∶是一只麻雀。太守吃惊地问∶是活的还是死的?汪龙机敏地答道∶生死在老爷手中掌握着。太守听罢,说∶可以与这个盲人谈术数。并问何以知之。汪龙回答说∶那个妇人是一个年少佳人,又穿孝服,以意解之,就知道是麻雀。

       如果说,双目失明的前提下,能想到太守手握活物而非死物,再由其大小猜定麻雀,继而再过渡到麻衣丧服还有些轨迹的话,那由“雀”分解而来的少年佳人简直就是神迹了。最大的可能是从声音判断而来,而绝非天机神算,术数命理之类的结果。

       传说军阀张宗昌也曾前往求人拆字,当时张宗昌时任山东督办,正是最春风得意之时。有一天,听说有一处拆字摊儿很是红火,便带着四个马弁,都别着盒子枪,背着大砍刀前往。拆字先生一看这阵势,知道不是善茬儿,心里不觉一激灵,不过神色依旧一副高深莫测:“那你就随便写个字儿吧。”张宗昌之上过几天私塾,斗大的字识不得半箩筐,不过,军务往来也多少跟汉字打些交道,也知些门道,便抬手在随从递过的一块木质白板上写了个大大的“人”,几乎占满了木板。写罢,掷笔,很是潇洒得意,很有些任你奸似鬼,喝了老娘的洗脚水的神气。须知拆字这一行,不怕字繁,就怕字简。拆字拆字,愈多愈好拆嘛。

       拆字先生略一沉吟,继而讶然:“原来是一位大人物呢,在下失敬,万勿见怪。”

       张宗昌大场面见多了,一两句奉承自然也不当回事,只问:“说说吧。”

       拆字先生道:“清白为人且顶天立地,只有大人物才做得到。”众人一听,哎,还真是,新新的一块白茬子木板,外加那个大如树杈子的“人”,还真有说头。

       张宗昌哈哈大笑,很是受用。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马弁说:“那也叫他拆拆。”后者一愣神,这时另一个马弁附耳道:“你也写个人”。遂上前,可他不敢在主子刚才用过的木板上写,只写在手心里展示。

       拆字先生微微一笑:“都是人,但比不得适才的客官,他的人大,你的人小。还有,你是个手下人。这些话你不爱听,可字里带着呢。”

       张宗昌问:“哪又怎么解呢?”

       拆字先生道:“人之立而双手垂,人在手下,岂不是手下人?”

       张宗昌一高兴,赏了拆字先生,一行人转身而去。

      后来,这位拆字先生被张宗昌招到了麾下,做了个随军参谋,他的名字叫李伯仁。

       哈,实际上,拆字的窍门就是看人下菜碟儿,即观颜察色外加点旁敲侧击,字写大了那就“顶天立地”,小了呢,那就“留白天地宽”;同样,手心里写人,解为“手下人”当然可,但假如求者是张宗昌的话,那解语十有八九就成了“天下英雄尽在掌握中”。

       看上去高深莫测,也不过应该把戏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