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曾经的那些“窃喜”  

2015-10-26 13:30:47|  分类: 不吐不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真是有点老了,每有静闲,大脑显示屏里总会浮现起年少时的一些荒唐事。如今再反刍咀嚼,滋味怪怪,仿佛是一颗颗扔进嘴里的怪味胡豆,有点苦笑,有点愧疚,有点不安。

       而在当时,只有得手后的窃喜。

       先前的农村,不大点孩子们偷瓜果几乎是令大人们最无奈的事情了。在孩子堆里,自己算是比较老实和胆怯的那一个了,但也有过几次此类“祸害”行为。于孩子们来说,偷盗过程如果顺顺利利就像当时许多人家那碗玉米面糊的早饭,没盐没醋实在是寡淡,没味道,而最刺激的反倒是几乎失手差点被逮住的惊险片。看果园和瓜田的大多是上了点年纪的老头,发现“敌情”后当然不会坐视不管,而孩子们这厢呢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通常会撒开脚丫子四散而逃,立马消失在茂密的玉米地里,瞬间就像人间蒸发掉一般。别说追不动,即便想,老头不知该往哪方向,而只有发愣的份儿。当然偶尔也有被追上的,那谁被逮住就算谁倒霉吧。一般说来,老头只能站在地头破口大骂,那些兔崽子们跑得实在太快了,即便抱两颗大西瓜也依然要比老胳膊腿儿利索得多。

       万一被抓住,孩子们也早有经验,对方气势汹汹问你爹是谁时,当然不能照实回答,千万镇定,打死也不能和盘托出。那怎么回复呢?跟谁有过节就把谁爹的名字说出来呗。

       记得有一回,得手了不少桃子,战利品丰厚,一下子吃不了,于是带回藏了起来,每天趁家人不注意时偷吃几个,心中万般窃喜,仿佛古代富翁拥有一座只有独自个儿知道的大窖藏似的。倒不是舍不得给家人吃,而是父母倘然知道了,一顿狠揍是少不了的,故而只能私下里享用,当时家里是绝然没有闲钱买这些“奢侈品”的。当时的孩子命也真苦,偷时被逮要挨揍,回来父母知道了还得挨揍,弄不好比前一顿揍还狠呢。

       十七岁时高中毕业——说来也郁闷,文革十年,而自己从小学到高中拢共九年恰在其中——如果在城里的话叫“插队”知青,农村生源则叫“返乡”知青,而实际真正的名字都叫农民。

       有一回夜晚加班浇地——整晚分为两组,每组两人,分别负责前半夜和后半夜——那晚自己和同伴负责的是后半夜。浇水的玉米地紧挨着另一生产队的菜园,园里的大葱即将起获,于是与同伴各偷了一捆大葱回去。到了天明,专门负责种菜的跛子来了,看见长长一垄葱不见了,于是大骂负责上半夜浇地的其中一个家伙,盖此人一贯刁蛮强势,手脚也不干净,于是断定跛子偷葱者必此人无疑,可又不敢找人家,于是大骂一阵一泄胸中怨气。我俩听得心里直发笑:那家伙的黑锅算是背定了。

       一捆葱当然也不值钱,但那时是生产队时代,嘛都缺,一般人家能吃到的蔬菜那就更少了,一捆葱足可以让一家人吃上好多天没问题。葱是赃物当然也不能向父母交底,便撒谎道:天蒙蒙亮时看见一个人偷葱,我俩便追赶,那人撂下葱撒腿便跑,没追上,葱呢已经从地里拔了出来,倘然把赃物交到大队而贼没逮住又恐怕说不清,故而俩人各一半趁着四下无人背回自家了事。估计父母早晨醒来看到厨房里凭空多了一捆新鲜大葱还是能猜出个一二的,只事已至此只好装傻,总不能亲手把自己儿子扭送到大队部吧。

       村里劳动三年后逢高考恢复,侥幸考上了大学。打此后就算是与侯马至太原的这段铁路摽上了,来来去去不知多少趟,坐也是它,站也是它,大约有一半的时候是逃票的,托老天爷的恩宠,居然没查票的查出来过。其中有一次非常惊险,当时车上旅客不太多,也没广播,一个乘警忽然来查票,我心想这下完了,准得露馅,那就乖乖认罚吧。岂知那位乘警查着查着,到我身边的空座位时,突然一屁股坐下了。心便“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不仅坏了,而且大大的坏,人家不知要怎么开涮眼前这个倒霉蛋呢。然而接下来却剧情大变,乘警跟我了好半天嗑儿,老朋友似地很是默契,左右就是没提车票的事儿,直到拍屁股走人,危险终告解除。到校后对着镜子端详了好半天,得出的结论是:嗯,这张脸嘛看上去还是蛮实诚的,不像违法乱纪者的贼眉鼠眼。

       电车上逃票被查出过一回:双倍罚款。哈,众目睽睽之下,人丢大了,至今还记得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耻辱感觉。

       当然,毕业工作后再也没用过那类事。唉,当时的确也太穷了。

       这么看来写这篇博文的这厮还蛮有运气,实际当然不是。古人道:“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止二三”,那些更丑陋的事情只是不好意思写出来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