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惧怕过年  

2016-01-08 22:15:47|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这档子事儿,除了孩子外,其实并不是件多快乐惬意的事情。尽管拜年时都是一脸的幸福,而实际各人的心酸各人清楚。

       年届不惑的李先生是梅城一间民企的职员,最近因心烦、睡眠差到频频前往就诊。他承认,近一年来因升职无望、岗位调动,心理压力一直比较大。临近过年回家,却发现囊中羞涩,担心因工作经济问题受家人及亲戚朋友另眼相看,心烦不适又无处发泄。“每年回家发红包都不是小数目,父母的,亲戚的,同学孩子的,我的工资不高,每到过年都捉襟见肘,而且看到同龄人很多都混得不错,有房有车,心中越发心烦、入睡困难。”李先生面对笔者坦言道。

       来自银行系统的吕小姐恐惧过年则是因为她进入了俗称的“剩女”阶段。三十二岁的她看上去也蛮具风韵,但阴差阳错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男士,每年过年回家都要接受父母的催婚。“看着同学纷纷进入婚礼殿堂,我还是孤零零一人,也感到难受,但每年回家被人像看怪物一样看待,要么说你没人要,要么说挑来挑去不怕挑个‘烂灯盏’,心里就觉得难受。现在离过年没几天了,心理疲惫,身体也觉得疲惫,什么也不想干。”

       一些众人眼里的成功者于过年也有难言之隐。两年前,老张东挪西借再加上积蓄在村里起了第一座别墅,落成那天,还请了市剧团唱戏助兴。然而说来也怪,自打别墅矗立,生意就不行了。而那些债务每到过年是必须有个交代的,可手里又没那么多趁手银子,你说咋对付?

       穷人那就更不用说了,“贫贱夫妻百事哀”,像今年的种粮大户,家家赔得肉疼,而过罢年就得打点下年的生计了,开支也就来了,过年的心情自然也就好不到哪去。《白毛女》里杨白劳,在年前的大雪天里买豆腐不着家,实际也有躲债的意思,患的也是同一个毛病,即过年惧怕症。

       穷人怕过年,这没什么奇怪,而皇帝老儿也怕过年,就有点让人意想不到了。隋朝的开国者隋文帝杨坚在位十年时,也就是开皇十年(590年)巡视并州(今山西太原),宴请秦孝王杨俊(杨坚第三子),时近大年,席间的隋文帝很有感慨,写了一首《宴秦孝王于并州作》:
  
  红颜讵几,玉貌须臾。一朝花落,白发难除。明年后岁,谁有谁无?

 

       噢,原来是惧老怕死。这“明年后岁,谁有谁无”,如果用敝乡村语来表述的话就是:今晚脱在炕下的鞋子明天能不能再穿上,是件说不一定的事儿。用骆宾王《讨武曌檄》里的话是——“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用《诸葛亮诫子书》里的话说就是——“年与时驰,意与岁去”。

       终究与百姓的惧怕不是一回事。

       有点意思的是,隋文帝写过此诗十年,秦孝王便因病身亡,还真应着“明年后岁,谁有谁无”的话。

       问题是,如果没有隋文帝这首带着谶语的诗作的话,其所喜欢的三儿子秦孝王杨俊也许就不会死,而次子杨广也恰恰就是在杨俊死后的当年被立为太子的(开皇二十年十一月,公元600年)。换句话说,如果杨俊不死,那第二代隋帝就不是杨广了。强大的隋朝也就不大可能仅两代而亡,那历史就彻底改变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