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玩火的学生和受惊吓的校长  

2016-11-20 15:42:13|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通州区大稿新村小学六年级11岁男童郭大可在通州京洲南大街走失,至今未归,已超过48小时。 据了解,孩子走失时,身穿深蓝色宽松运动裤,浅咖啡色中长外套(戴帽子),背着一个挂有玩偶的书包。警方接报警后正协助调查,截至目前,暂时没有发现新的线索。校方则汇总了孩子自失踪后在学校附近商店、网吧出现的信息,发动了近400名教师、学生家长重点寻找这几个地方,也有教师开车在离学校稍远的地方寻找。
       但至目前为止,尚没有孩子的消息。
       郭妈妈说,孩子读五年级以来,因为一些出格的行为被学校断断续续劝退过三四次,最近一次劝退是在9月底,在家里待了近2个月。“16日晚上,有同学到家把孩子在学校的东西给他,第二天早上7点,孩子突然跟爸爸说,他想去学校求校长让他上学,校长说什么他都会听,不会顶嘴,爸爸就让他去了。”回想细节,郭妈妈懊悔地说:“孩子平时都是自己去上学,但他主动提出去学校,爸爸应该带他去的,这确实是我们的过失。”“校长在电话里说孩子到学校和他沟通发生争执,校长要给父母打电话,但孩子说妈妈身体不好,故意给了错误的电话号码。”

当时的情形是,校长和一位男老师送孩子回家,可孩子出了学校所在小区门之后,趁校长打电话联系家长的功夫,跑了。
      “这件事中,我们会找自己的责任,但孩子情绪已经失控,校长怎能带他出校门呢?”郭妈妈对校长的行为表示不解。
       “孩子出生后就被送回石家庄老家,由老人照顾,直到8岁才到北京上学,来北京后他觉得有很多约束,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很紧张,他也开始叛逆了。”郭妈妈说,孩子在石家庄就读的班级有60人,成绩中上,老师不可能管到每个学生。但来到北京后,新班级不到30人,班主任看管比较严厉,孩子经常犯错,“学校觉得孩子不正常,经常找家长”。郭妈妈说,学校9月劝退孩子是因为孩子用打火机点了一个纸团扔到了学校盆栽里,校长知道后很惊吓,便劝他回家接受教育。在此之前学校劝退过郭大可两三次,多是因为孩子一些不正常的举动。为解决孩子问题,郭妈妈带孩子参加了几个月的沙滩心理疏导活动。“孩子的表现非常健康活泼,心理老师建议孩子回到正常学习生活中。”之后家长多次到学校与校长和班主任沟通。“校长比较有耐心,但班主任当着我的面对校长说,郭大可在这个班我无法教,要么他转学,要么我不教。”
       据了解,大稿新村小学位于梨园镇大稿新村小区内,是梨园镇中心小学下属的一所完小。跟北京的诸多城乡结合部的村小类似,这所学校的户籍学生来自大小稿两个自然村,借读生约占全校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多数来自周边的农民工家庭。

——还真是个令人挠头且焦虑的事情,俗话说,怕啥来啥,这不,让人揪心的局面还是出现了。尽管一般说来,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子出走两三天,出意外的可能肯不大,但万一呢?

一定程度上讲,此时的校长可能比家长还要着急,因为万一最不好的结果真出现了,学校开办不下去的可能,校长也可能受此牵连受到法律追究,赔偿呢那就更不用说了,还要受舆论谴责,比赔了夫人又折兵还窝囊。当然,眼下的情况已经够糟糕的了。

而一切,皆缘于这个总断不了惹点事的11岁男童郭大可。

试想,这孩子倘然是从家出走,最终出事(此话不好听,不过现在不是讨论嘛),家长方面会担负法律责任吗?一般说不会。那为什么一跟学校牵连,学校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呢?何况从给出的情形看,学校也只是与出走者“沟通发生争执”,并没有任何的处置不当。莫不成学校连批评指责学生的纠偏行为都成了受诟病甚至追究刑法责任的理由?

更可悲的,这种孩子在学校出事,学校天然就得负责到底的认知几乎成了天下“共识”,前不久有一个类似的案子,出事者的家属方面的一句话至今犹言在耳:“我们花钱送孩子到学校是为了什么呀?”意思很明确,送孩子到学校一是我们没时间照顾,二呢是让孩子学好。此认识当然没什么问题,可不等于由此推导出的下一个认知也没问题:如今孩子出事了,当然一切的过错就在学校这头了。

此说道之谬,当然不值一驳,孩子是个人,而不是个东西,不是个物件,他有主观能动性,他有自身权利。前两天央视报道某快递野蛮分拣,随手抛扔包裹,即便易碎品也一扔了之。但如果是个娃娃,你敢扔么?

因为能动能跑,还有相应权利,更有得空便“恶作剧”一下的天然本性,于是孩子便“经常犯错”(孩子母亲之语),于是“用打火机点了一个纸团扔到了学校盆栽里”,接下来的细节更有意思,校长知道后第一个反应不是生气,更不是光火,而是“惊吓”。说明嘛呀?简单,万一真出事,那罪过全得学校方面兜揽(看样子这是一所民工子弟学校,这样的话,那校舍十有八九是租来的,如果真发生火灾,但财产损失校长怕是八辈子也赔不起);孩子呢几乎是没有任何责任的,距十四岁(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还差三年呐。再有就是按既往“共识”,孩子从进入校门开始,监护职责就从父母那里转移到了学校。哈,学校这个受气包跟旧时候大户人家的丫鬟差不多了。

校长面对学生的玩火行为连嗔怒都不敢的细节还显示了眼下的一个怪相,那就是学生比老师,甚至比校长脾气还大(还好并不是所有的学校)。在传统意识里,如果有了纠纷,学校属强势一方(这也是学校在相关法律里左右担责的原因),岂不知“师道尊严”时代早已成了故纸堆,成了过去的风景。那位班主任说,郭大可在这个班我无法教,要么他转学,要么我不教。冒着丢工作的危险而拒绝一个学生在自己的班级,这不是个大傻子么?然而经验教训告诉这个班主任:要教“好”一个筛子底儿(满是窟窿)的学生不仅几乎不可能,甚至还要冒某种重大危险。这不,班主任的胆小和担心最终还真应验了不是?

长期以来,全社会的思维都被一个谬论裹挟着:每一个孩子都是可以被教育好的,如果没教好,那就一定是学校没尽到责任,所谓“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嘛。得承认,此话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但仅限于孩子的知识层面,倘然也推及至道德品质,人格修为层面,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些“基因”在父母那里已经铸就,所谓“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是也。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