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叫添苏的风月女子和一群文人的故事  

2016-11-30 13:50:43|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代文莹撰《湘山续录》:

 

       处士魏野,貌寝性敏,老节高尚。凤阁舍人孙仅与野敦缟素之旧,尹京兆日,寄野诗说府内之事,野和之,其末云:“见说添苏亚苏小,随轩应是佩珊珊。”添苏长安名妓也,孙颇爱之。一日孙召添苏谓曰:“魏处士以尔方苏小如何?”添苏曰:“处士诗名蔼天下,著鄙薄其间,是苏小不如矣。”孙大喜,以诗赠之,添苏喜如获宝,一夕之内,长安传诵。添苏以未见野,深怀企慕,乃求善笔札者,大书其诗于堂壁,炫鬻于人。未几野以事抵长安,孙忻闻其来,邀置府宅,他人未知也。有好事者密召过添苏家,不言姓氏,添苏见野风貌鲁质,因不前席。野忽举头见壁所题,添苏曰:“魏处士见誉之作。”野殊不答。乃索笔于侧别纪一诗曰:“谁人把我狂诗句,写向添苏绣阁中,闲暇若将红袖拂,还应胜似碧纱笼。”添苏始知是野,大加礼遇。

 

       这段话的意思是:北宋平民诗人魏野,诗才了得而相貌丑陋,一生坚持不做官得到了时人的称道。此人有个布衣之交,名叫孙仅,号凤阁舍人。孙仅做了尹京兆时还与魏野保持之此前友好关系,彼此唱和不断。孙仅寄给魏野的诗里偶尔也涉及到府内之事,有一次,魏野回寄诗给孙仅,诗末两句为“见说添苏亚苏小,随轩应是佩珊珊”(你诗里提及的那个叫添苏的红粉佳人一定蛮出色,如果说南齐时钱塘第一名伎苏小小举世为最,那这位添苏大概就紧随其后了。我甚至可以想见其回云流霞,玉佩姗姗的样子。“佩姗姗”一词来自于白居易《霓裳羽衣舞歌》:‘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姗姗’)。而添苏者,长安名妓也,孙非常宠爱。一天,孙仅与添苏在一起的时候就说:“我的朋友魏野,在他给我的诗中将你比做苏小小,感觉如何呢?”添苏回答:“是那个诗名扬满天下的魏野吗?他把我写在诗中,还把我与苏小小媲美,我真是太荣幸了。”孙仅听了,也觉得是件快事,就将魏野的诗给他诗转赠给了这位佳人,添苏如获至宝。而几乎与此同时,京城内几乎是人人皆在传诵这件风雅之事,大家争相传述此诗,从此添苏对魏野由此也就更加深怀仰慕敬佩之情。很快,添苏委托当时有名的书法家,将此诗书写在客厅中堂,以此炫耀于人,广邀名声。

       不久之后魏野也到了长安,老朋友来了,孙仅非常高兴,就让其在自家府上暂且住下,此事外人多所不知也。另外一个朋友好事,便想开个玩笑,遂密约魏野一起来到添苏那里,而未预先报魏野之名于女主人。果不其然,很风趣的一幕出现了,添苏一看来者外形难看,丑如钟馗,便很不愿作陪。场面冷冷,魏野自然也很难堪,恰此时一抬头看见中堂上的题诗,添苏说:“这是著名诗人魏野对本人的抬誉。”魏野一听,也不吱声,拿过笔来就在那幅中堂的边侧写了一首诗:“谁人把我狂诗句,写向添苏绣阁中,闲暇若将红袖拂,还应胜似碧纱笼。”添苏一看,原来是自家心目中的男神大驾光临哪,态度立刻殷勤起来。

       诗中的“碧纱笼”显然应该有特殊来历,否则此诗便失于苛求对仗精巧而生搬硬套了。查了一番,果然是有底细。宋吴处厚撰《青箱杂记》:“世传魏野尝从莱公(寇准)游陕府僧舍,各有留题。后复同游,见莱公之诗已用碧纱笼护,而野诗独否,尘昏满壁。时有从行官妓颇慧黠,即以袂就拂之。野徐曰:‘若得常将红袖拂,也应胜似碧纱笼。’莱公大笑。”意思是:平民魏野曾与做过宰相的寇准一起游历之一处寺庙,二人各有题留。后来两人又一次结伴来该寺,来到前次题诗的墙壁,一看傻眼了。原来,寇准的诗被寺里以碧纱笼罩了起来,意在保护,当然也有炫耀。而魏野的诗呢则任凭风吹雨打,尘蒙日晒——谁让你是个草民还丑八怪呢。

      这样一来,诗的味道就出来了:是谁将敝人的诗挂到了如此精致美好的闺阁里了呢,哎呀真是惭愧,配不上哪。当然,已经很知足了,拙诗若能日日得到红袖拂拭,青眼以对,岂不是比罩在绿纱笼里强多了。

       顺便解释一下,这个名叫添苏的风月女子可能在当时的确有点名声,据宋阮阅编撰《诗话总龟》:“刘贡父(刘攽)知长安,妓有茶娇者——侯鲭录云:所谓添苏者也——以色慧称,贡父惑之,事传一时。贡父被召还朝,茶娇远送之,为夜宴痛饮,有别诗曰:“画堂银烛彻宵明,白玉佳人唱渭城。唱尽一杯须起舞,关河风月不胜情。”至阙,欧阳永叔(欧阳修)出城迓贡父,贡父病酒未起。永叔问故,贡父曰:“自长安路中亲识留饮,颇为酒病。”永叔戏之曰:“贡父,非独酒能病人,茶亦能病人矣。”

       欧阳修的的话很含蓄,或者说,记载时以书面语,以口语说出呢就是——老刘呀,酒喝多了伤身,床帏里的事儿太多了更甚,即便是铁打的一尊汉子也扛不住呀。而这位让大文人刘攽不能自持的女子便是添苏,当然也可能叫茶娇。或许本就一人,小名叫茶娇,艺名添苏也说不一定。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