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的那点能耐  

2016-12-06 00:29:51|  分类: 家乡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学校为执行省里的相关文件,开展了以《工匠精神》为主题的征文和演讲等一系列活动,而学生对此方面的感觉陌生,盖以往了解和关注甚少,不禁头大,连网上查找相关资料都不知如何下手。于是拿来稿子请求修改,走了一拨又来一拨。后来不得不告饶,咱也被掏空了呀。

       忽然就想起了过世将近六年的父亲。

       如今业已化作一堆枯骨的父亲壮年时曾经是一个手艺蛮不错的泥水匠。在老家一带,提起木匠这一行的话,通常是包括泥瓦匠在内的,或者说,木匠大多兼泥瓦匠,其中的缘故是,祖祖辈辈的农村人最大的事情就是盖房子,而起屋垒厦一般的程序是,主人委托一个有经验的木匠为领作,也就是总设计师和建造师。问题是,世世代代的翻盖旧屋和兴建新房统统都没有设计图纸,那一纸雄伟蓝图就在领作的心里。如此一来,从前期的梁柱檩椽的准备和门窗的制作到后期的砌墙落脊皆须领作亲力亲为。在繁杂的建造过程中,与其把内心所想很费劲地传达给其他匠作像泥瓦匠,还不如自家亲自上阵呢。

       而如果细分一点,泥瓦匠又分为瓦匠和泥(水)匠,前者的技术主要体现在砌砖墙以及盖房的最后一道工序即铺瓦上,或称砖瓦活;后者的长项则是筑土墙和用泥抹光墙面,不涉及砖瓦。但不包括灰墙,那是粉刷匠的事儿。

       父亲属于农民中较有文化的那种,可能先前有点看不起上述的五行八作,这也是大多数国人的一个传统毛病。然而日子却越过越紧,你比别人多的那点文化也换不来人家的尊敬,慢慢就有些改变了,穷则思变嘛。

      父亲学木匠是已经二十多岁,当时因了一个机缘:一个来自山东的杜姓光棍儿木匠暂时落脚到我家所在的生产队,年龄跟父亲差不多,于是就彼此间就很快熟稔起来了。当时生产队决定由杜姓木匠为领作修建一座入深极大,能够庇荫生产队全部牲口的硕大棚屋,杜姓木匠提出需要父亲这个助手,于是就开始两人之间的合作。

       既然有此现成条件,那就学点技术吧。不幸的是,合作没多长时间,父亲就被自家高高抡起的锛子给锛在脚踝处,此后就一连数月躺在炕上动不了了,赶到伤口痊愈,棚屋已经建好,于是就成了个半拉子木匠。笔者小时候淘气,家里那些刚刚置办来的木匠家具就成了玩具,家里几乎所有的板凳和杌子都被锯木头手枪时给“捎带”得豁豁牙牙,为此挨了不少揍。

       那位杜姓师傅后来被父亲做媒介绍给本村的一位寡妇,彻底落脚,日子呢还不错,一直到老。

       父亲的木匠手艺半途而废,不过也学了点皮毛。一片陈年木板甚至是一爿劈柴,只要掠过眼目,父亲就能准确辨识出系何种木材,盖纹路不同焉,就像人的DNA遗传信息各不相同。这一点火眼金睛不完全是师傅教的,还因了父亲比一般人多的那点文化底子。

       此外父亲还有一手绝活儿,那就是盘炕。这是个颇些技术含量的活计,估计也不是向杜姓师傅学的,更多是父亲的“瞎捉摸”。先前北方的土坑都连着锅灶,烟道里还夹裹着大量余热,如果直接排走,未免可惜,那就在炕洞里绕弯子吧。大致说来,烟气在炕皮底下那方看不见的空间里——简直宛似迷宫——呈“弓”字走向,迂回缭绕,曲曲折折,又似拳家练武时的梅花桩和诸葛亮的八卦阵,目的是使整个炕面受热均匀。难处在于,弯弯绕也不能太过,否则,就要影响排烟,甚至形成倒烟。有的人家炕上的苇席甚至毡子,过个冬天就被炕焦了,而与此同时,某个角落总是冷冰冰,甭问,这都是那种二把刀的“杰作”。

       其实说来也没有什么密不外传的机密,那就是首先选择那种棱角分明且瓷实的土坯,那砖岂不更好?错,一是砖块体积太小,二是砖块受热散热都太过迅捷。一般人打的土坯,边角捣杵不实,豆腐渣似的,一当大任,便易塌陷,其次是平铺的土坯完成后,上面的泥层必须厚实,但又不能一次抹就,因为湿漉漉的泥巴很容易注湿土坯,从而导致炕还没睡人便有塌落的现象。

       炕使用久了,尤其是家中有小孩子的人家,在炕上蹦蹦跳跳,那炕就得塌陷。那就得修补了,自然还得泥水匠来侍弄。炕洞到处黑黝黝,沉积下来的黑灰足有半尺厚,捎带也得清理一下,活计干下来,干活的人就不是人了,而成了一截黑木炭,除了牙齿和眼白外,整个一个黑不溜秋,仿佛刚刚从早先那种简陋的煤窑钻出来似的。记得有一次,一位平素惯熟者曾与黑乎乎的父亲开玩笑:还以为是黑无常来了呢。父亲咧嘴一笑,并不在乎。

       此类活计在早先都属于邻里之间的相互帮衬,并无工钱一说,主人方面也只是管一顿丰盛点的饭食而已。而回家后那身衣服要洗干净了可不容易,母亲免不了埋怨,父亲说:这不是咱就这点本事能帮得到人嘛。

       农村有句俗话叫,人多盖塌房,有一回我去帮别人家盖房,还真应了这句俗语。当时砖包的外墙已经砌好,里裹一层土坯,人多效率高,土坯很快就垒到最高处,然而就一刹那,高高的土坯墙便离开了对砖墙的依附,轰然而下。幸运的是,事故并未造成人员伤亡。我回了家向父亲说起此事,父亲一语切中肯綮:都是二把刀惹的祸。父亲说,土坯为墙体,一不能太快,二不能使泥巴太多,土坯属土,遇水即化。而那些愣头青哪解这个,只管闷头干活,不知物性,只有蛮力,出事自然难免。看上去挺卖力,实际是给主家招祸。

       父亲生前的那点能耐,距离传统的“匠人”还差老远,“工匠精神”自然更谈不上,不过,隐隐约约有那么点影子。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