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到底是谁错了 (纪实小小说)  

2016-03-12 02:36:01|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年刚刚过罢,喜旺家两口子发现十岁的女儿茵茵有些不对劲儿。

       孩子的情绪明显低落,眼神呆痴,哭丧着个脸儿,丢了魂儿一般,整天价就在屋里窝着,也不去跟小伙伴而去玩。桌子上摊着课本和寒假作业,可看得出她的心思全然不在这上面。孩子大了,有点小心思也正常嘛,问题是茵茵的眼角居然时有隐隐的泪痕。

       当妈的心疼,赶快与女儿沟通,又是哄又是安慰,但女儿死活就是不开口。当妈的急了,叹了口气:“你这不是要急死妈吗?眼看着妈跟你爸就又要走了,这一去,又不知多少时候咱一家人才能见面。你有什么憋在心里,爸妈在外面辛苦挣钱也安心不了呢。再说你到城里读书也不容易,爸妈为这事儿花了大价钱,你可不能有什么差错闪失是不?”

       妈这一说不打紧,闺女“哇”一声哭了,河道决堤一般。

       “妈,”茵茵哽咽着说:“我不该骗你,上一学期的期末考试并不是班里第十名,而是倒数第十。”

       当妈的心里一惊,只没敢表现出来:“好闺女唻,原来就是为了这个,妈不也没责备你嘛。”话虽这么说,但当妈的并不相信这就是全部的原因,自家的闺女自家了解。

       茵茵打小又乖又听话,笑起来就像夏天里一朵向日葵花,特别招人喜爱。这给了因家境困窘而受人歧视的夫妻俩以莫大的宽慰。可是,打茵茵三岁开始上村里的私人幼儿园开始,夫妻俩跟孩子聚少离多的日子就开始了。村里稍微年轻点的,不分男女,一窝蜂都外出打工了。而喜旺家拮据的经济状况更是不容许夫妻俩呆在家里。夫妻俩奔的是省城太原,干嘛呢?庄稼人嘛,有没有什么过人的技能,那就卖菜。活儿呢倒还可意,就是辛苦,天天凌晨四五点就得去接菜,之后马不停蹄分门别类,摆放码堆,迎接城里人早晨六七点后的一拨早市。忙碌一阵后,胡乱吃点早点。之后就是直到天黑的守摊时光。为了多赚点钱,夫妻俩租了邻近的两个摊位,彼此间也有个呼应。

       出来起得比鸡一样早以外,摆摊最大的辛苦就是守,每天十六七个小时。像公家人那样十分感冒了请个假休息几天,那是不敢想象的。别说几天,就是半天,那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犯罪”。你想不守摊除了没收入外,那摊位费人家也不会给你核减呀,一里一外,损失就大了。

       着实说,老天爷还是比较公平的,这些年,喜旺两口子也还赚了钱,这也就是一年多以前,两口子能够把女儿茵茵从生源越来越少的村小学转到县城去的原因。户口在哪就在哪上学,这是国家的基本规矩,而要越过此规矩,于草木百姓而言,唯一的办法就是花钱。

       女儿茵茵在村小学就是拔尖的学生了,故而班主任听说好学生要转走时,上门再三来做工作,意在留下茵茵。然而最终喜旺两口子不为所动,还是坚持转走了闺女。是呀,村小学里的老师连自己也才个高中学历,不知大学的门儿往哪开,要培养出将来决意要上个好大学的学生谈何容易?更别说有的老师心思根本不在课堂上。

       就这样,茵茵带着许多羡慕的目光转到了县城知名度最大的一所寄宿制小学里。毕竟还有不少的家庭境况还不及喜旺家呢。

       那之后的故事呢?就只能靠女儿来讲述了。

       从茵茵抽抽噎噎,断断续续的谈话里,两口子这才大略知道了女儿到县城后的屈辱遭遇。却原来,风光的背后,从来都不是惬意和随兴。

       女儿在村小学的班级只有二三十个学生,到茵茵走时,也就十多个吧。而到县城所谓的好学校后,一看,好家伙,一个班里居然有七十多个学生。奇葩的是,茵茵用的课桌还是自家花钱买的,这是学校的规定,凡后来转来的学生,都得自己买课桌。还不能自行挑选,只能买学校统一给的一种袖珍型课桌,因为教室空间有限。

       挤点就挤点吧,也不算啥。可是,即便是孩子,空间太狭窄了,也要出些事儿。很快,隐隐就发现,班里的女同学按宿舍分为三个帮。也就是说,不论你愿不愿,你都得进入其中一个,而与此同时,与其它两个帮,就形成了对立。

       除了对“敌对”的两个帮必须保持敌视外,后来者还必须服务于帮主,其中包括代替帮主值日,排队给帮主打饭,洗碗,晚上给帮主打洗脚水,叠被子,否则就拳打脚踢,脱衣服拍照。此外,就是天天打扫宿舍卫生。有一回,帮主嫌茵茵打来的洗脚水太凉了,居然一脚就踢在茵茵的脸上。

       茵茵受到欺负的主要原因是来自村里而非县城本地,父母与学校及班主任的联系几乎没有,开家长会要么干脆没人,要么就是将近七十岁的爷爷,毕竟往县城赶一趟并不容易。此外,茵茵家连一部智能手机也没有,许多来自学校的要求和通知也不知道。像放假后茵茵之所以谎称第十名的考试成绩,就是因为掐准了父母的不知情,这与其它同学敢放肆侮辱女儿的思路居然是那么一致:孩子如果遇到麻烦,人在县城的家长会拍马赶到,为孩子出气,而喜旺两口子呢,即便知道了,你又能咋样?

       大年过罢,这不又要上学了,茵茵的焦虑和不安,正在于此。

       当妈的听罢,忍不住抱着女儿哭了。是呀,学习成绩下降实在怨不住孩子不努力。欺生的现象也不是原先没想到,而是没想到会是这么恶。

       当爹的呢,自然也怒火中烧,恨得咬牙切齿。他想立刻找到校长,找到班主任,找到欺负女儿的那些同学的家长理论一番。可他们都在哪呢?再说啦你一个贩菜的农民能理论过人家吗?凭口才呢还是凭打架,凭那两嗓子吆喝功夫?

       也许,当初转学的主意还真是个打错?可人往高处走,让女儿到条件更好些的学校读书怎么就错了呢?

       那到底是谁错了?喜旺家两口子真犯了难,面对这纠结的局面,不知该从何破解,如何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