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流年光影里的祖父 (十四)  

2016-04-21 00:07:51|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父是个读书人,大约也没有收藏赏玩瓷器古董的爱好,但也有一些宝贝。记忆中祖父有四五方印证——全是名章,没有闲章——什么人刻的那就不知道了,皆石质,但亦不知何种石头,当然也就无从知晓价值几何,不过均精致好看,古色古香。为了保存和使用这些石印,还专门配备了一个青花瓷的盒子,盒子里除了一格红印泥外,其余正好放进印证。也就是说,这方青花瓷盒是专门定制的。此外还有一只同样是青花瓷材质的笔洗和两对铜镇尺,上面錾有花草图案和文字。砚台应该也有,尽管印象很模糊了,否则怎么研墨。古墨也有几锭,名贵与否只有天知道,笔者幼时写仿底,就磨那些墨——当然,那个年月里是没有收藏这一说的

       彼时孩子们写毛笔字用的纸张比现在的粗糙多了,也廉价,俗称麻纸。然而家里连这样的麻纸也买不起。而祖父的书堆里,偶尔有只写了半页或空白较多的书页,便撕下来当麻纸用。开始时笔者内心惶恐不安,因为尺幅过小核桃大的字明显写不了几个,还好老师并没有苛求非用麻纸不可。老师法外开恩的原因是:这孩子字儿写得比其他同学好多了。

      上述提及的东东后来就全然不知下落了,像铜镇尺,估计大哥二哥偷偷拿去当废铜卖给供销社的可能性较大,当时没有私人收破烂这个行当。

       祖父晚年也似乎早已不在意这些东西了,一则是被洗脑的结果,二则是迫于眼前的穷困,三则大约是有点对子孙的愧疚,因为目下的捉襟见肘自己还是要负很大责任的。所谓的志向和“节操”当然也很重要,但做为曾经的一家之主,首当其冲的缘故义务就是至少要为一家老小的温饱提供保障,如再能体面一点,自然最好。如果说还有一点的话,那就是这些与吃喝穿戴无关的东西的确无价值可言,只愉悦耳目而已,这是当时人们的普遍认知。

       祖父盛年时也大致与一些名流有过交集吧,可惜详细情况就不知道了。笔者幼时,每到过年,父亲就拿出没有装裱的四条屏文人画挂出来,但后来就不知所踪了,据母亲说,也是卖给收古董的了。画儿大约是画家们常取的春夏秋冬题材,因为其中一幅的题诗是“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纷纷鳞甲飞,倾刻遍宇宙。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诸葛亮《梁甫吟》)。严格说,是只记住了前两句,要知道,笔者当时还与父母睡一盘炕,众多也不过六七岁吧。至今,那题款字迹的样子和画的大致模样还记着,应该是出自很有书画水平的人氏之手。此外肯定还有些书画,可惜却已然被冲入到了记忆的下水道了——曾经有过,但什么也说不清了。

       笔者略微大点时候,就有人对着本人或在本人在场的情况下说,祖父以前教书时很严厉,操手板子处罚学生时如何如何,总之属于严师一类,好在说者口气里不仅没有怨毒,反倒透着对为师者的敬畏。猜想祖父当初大概的确是这种风格,尽管笔者零距离接触时祖父已经晚年,总是一脸的慈祥,连大声说话也很少,与严师形象丝毫瓜葛不上,但笔者仍坚信祖父的执拗与严苛。下面一件小事,差不多可以证明这一结论。

       笔者大约五六岁时,“学会”了下中国象棋,同龄孩子大多还不会,大点孩子呢人家不屑于你。那该找谁下呢?对了,就找祖父。往常也没见过祖父下,大概属于那种会但不精的水平,毕竟属于个嬉戏玩乐的游戏嘛,不符合“业精于勤而荒于嬉”的古训,与祖父往常的行为习惯不吻合的。于是祖孙俩开练,不料下了没几步,对弈者两方却因一步棋吵了起来,祖父坚持说,炮吃子前面有炮架子,炮打隔山呢。而当时一不点儿的笔者坚持车炮一路,相走日马走田,车炮走的一根椽嘛,因此炮也可像车一样走或吃子。祖犟孙更犟,谁也不让谁,祖父当时气得大声嚷嚷,像齐白石一样的胡须上都溅上了亮晶晶的唾沫星子。这一情景直到现在笔者都记得很清楚,历历如昨。

       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何况还是亲亲的孙子,犯得着那么较劲儿吗?可祖父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因为事关规则。而规则,既然制定了下来,那就是让人遵守而不是供破坏的。而解放后祖父的不仕二主也同样源于规则,当然了,这个规则全然由他一个人臆想出来而已。

       而当时的笔者也不算全错,为啥?你看满盘所有的棋子,走法与吃法都一样,唯独炮是个例外不是?而规则的制定就很容易使人发生误会,你说这错还全部能怨到犯错者头上吗?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