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六(lù)安”言顺,“六(liù)安”名正,谁都没错  

2016-04-30 00:05:28|  分类: 语文课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此,郭志坚4月28日12时55分发表微博回应称,“谢谢广大观众对‘六安’地名发音的关注。对于媒体工作者来说,发音书写的唯一依据是经过国家权威部门审定的字典,相信大家一看就明白了。”
                                                  网络截图

央视将安徽六安读作六(liù)安,主持人称系字典唯一读音
                                            网友留言

 

安徽省六安市究竟应该是读作“六(lù)安”还是“六(liù)安”?

近日,央视《新闻联播》的一则报道就再度因该地名读音而引发舆论热议。

4月27日晚,在央视《新闻联播》一则报道中,主持人郭志坚将“六安”读作“六(liù)安”。

随后,很快便有网友指出郭志坚的读法是错误的,“六安”应该读作“六(lù)安。

对此,郭志坚4月28日12时55分发表微博回应称,“谢谢广大观众对‘六安’地名发音的关注。对于媒体工作者来说,发音书写的唯一依据是经过国家权威部门审定的字典,相信大家一看就明白了。”

为了强调“六(liù)”读音的准确性,郭志坚在该微博后附上了4张第6版《现代汉语词典》的照片。词典内容显示,“六”只有“(liù)”这唯一的一个读音。

然而,仍有网友提出了不同观点。

譬如,网友@孙崇时 在留言中提到:“原来字典上确实有‘六(lù)’的读音!但是从第五版第六版出版以后,取消了‘六(lù)’的读音……但在地名录中,仍读‘六(lù)’。”

更多网友则举了贾平凹、陈寅恪等名人的名字表示,人名、地名读音可以和现行字典不同。

事实上,“六(lù)安”的读法虽然没有现行词典的支持,但在当地的历史渊源中,却能够找到依据。

今年3月,六安市长毕小彬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就曾介绍称,舜封皋陶于六(lù),当时六安就叫六地。六安地名来源于2100多年前,当时,汉武帝在平定纷争之后,取“六地平安、永不反叛”之意,置六安国,由此,六安地名延续至今。

此外,毕小彬还提到南京市六(lù)合区也常被人误读为六(liù)合的例子。

著名语言学家、词典学家王光汉教授也支持上述观点。他在接受《新安晚报》采访时表示,地名是为地方服务的,读音往往是约定俗成。地方名称要听从地方的读音,不能乱取消。

颇有意思的是,央视新闻官方微博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讨论,便在4月28日16时59分发了一条微博向网友们征询意见,到底应该是读“lù”还是“liù”。

@央视新闻 微博较为详细的给出了两个读音各自的论据:安徽六安市,当地百姓读六(lù)安,但现行《现代汉语词典》、《中国地名辞典》中,“六”均已无“lù”的标音。有网友称汉武帝取“六(lù)地平安,永不反叛”之意,赐名六安,“lù”的读音更可追溯到上古时期。你觉得到底该读六(lù)安还是六(lù)安?不同读法的地名,你还知道哪些?

并且,@央视新闻 微博还附上了多个六安路牌的照片,其中既有“lu an”,也有“liu an”。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这条@央视新闻 微博的留言中,支持“六(lù)安”的网友占据了绝对多数,大多提到了习惯、方言、文化等原因,只有极少数网友同意以《现代汉语词典》为准。

 

上午课间休息,有带其他课程的老师聊起了网上的这茬争论,于是问:你呢,咋个看?

笔者笑笑:爱读啥读啥,咋来咋对。

笔者并非开玩笑,也不是和稀泥,更不是在掩饰对此问题的无知,而是客观公道,实事求是的回答。

先说人家郭志坚,权威依据就在那放着,谁能说人家错了?

那么,纠错的网友错了吗?也没有。就像网友指出的那样——“六(lù)安地名来源于2100多年前”,不仅六安人祖祖辈辈就这么叫,安徽人这么叫,连地球人也一直都这么叫,约定俗成,莫非央视金口玉言来一下,我们也得跟上否定掉老祖宗不成?

何况,主张“六(lù)安”者还有一个法理上的支持,那就是国务院于1986年颁布的《地名管理条例》(依据政协议案,此法正在修改升格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名法》过程中):此法的一个主要原则就是:地名该叫什么,必须尊重当地群众的愿望。换句话说就是,当地人说叫什么就叫什么,没商量。

可是,郭志坚与词典这一厢也有话要说。

很明显,《现代汉语词典》和《中国地名辞典》绝对不是疏忽了,而是有意排除。众所周知,中国如此之大,各地的传统与习惯也千差万别,如果统统都给以尊重和保留,毫无疑问将会给国人间的文化交流和传播带来极大不便,故而必须有所取舍。就像普通话普及推广必须舍弃大部分方言土语一样,如果相反,那将会面对海量信息,人们单处理这些仅仅因名称不一而带来的混乱,就得累趴下不是?

何况,就算汉武帝“六(lù)地平安,永不反叛”的诏书丝毫不假,那还不是序数词或基数词六(liù)的意思嘛;“六(lù)安”也罢,“六(lù)合区”,那还是五加一嘛。既然不存在多义的问题,为啥不能统一为受众最方便接受的六(liù)呢?

其实,郭志强遇到的情形其前辈也曾遭遇过:许多年前,央视主持人读“繁峙”(县名,归属山西)便读“峙”为zhi,而当地人读为shi。翻开词典,同样没有zhi的读音。另外,山西还有两个重要地名也存在类似的“二皮”现象,一个是洪洞县,也就是与大槐树以及《苏三起解》相关的哪个县,当地人与戏曲里都读“洞”为tong(词典有收留);另一个是关老爷的家乡运城解(hai,词典无收留)州。其实说到底还是普通话与方言的区别。至今,别说外地人来到上述三地常弄笑话,就是山西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笔者上课时,一旦涉及,便向学生提问,大多数都茫然无知,尤其近些年更甚,这与网络的普及有关,网络毫无疑问加速了“地球村”的进程。既然“一个村”,那“村规民约”当然统一才好。

好了,现在总结一下,好比一个人,姓张,行三,大名某某,混得不错,很体面的个人物,人皆称张书记。其小名呢叫狗三,一回来,其母与其它长辈就这么叫,晚辈呢则叫三叔。你说上述这几个名哪个叫错了?“狗三”铁定与其身份证上的大名不一致,但谁敢说其母叫错了?

对了,地名也一样不是?

如果非要找个冤头的话,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九条的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与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相关规定的相互冲突。 

 

  评论这张
 
阅读(78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