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伯娘  

2016-06-17 02:28:59|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至暑假,我都要回到老家的古宅子里住一段时间,因为母亲。自打五年前父亲过世,母亲便独自坚守于此,一座房屋陈旧,空空荡荡的院落,她不愿意住到我的两个兄弟那里去。至于我在省城的住处,母亲则更不习惯。

       说来也怪,年轻时看上去结实健壮的男人,到老时却不敌柔弱娇小的女人。看看左邻右舍,数数大街小巷的人家,不,甚至整个村子,几乎都如此:男人总是抢先死在女人前头,似乎是在为女人先探探路,等到哪天方便了,便又回到女人的梦里,汇报那厢的路况事宜:黄泉路靠近奈何桥路段塌方,尚在抢修。亲爱的,你权且等待三五载再说吧。届时路途顺畅,咱再团聚吧,不急。老也老了,早点晚点的事儿还用得着在乎吗?

       我家门外,出门,踅不了几步,是个丁字口,对过有处塔院,犹似赵树理小说里的旗杆院。我小时那塔还在,也登上去过,尽管当时已经拆去了好几层。严格说,那是介于塔与楼之间的建筑,至于当初塔院里的先人为什么要建这么个不伦不类的东西,连现在的主人恐怕都解释不清,极有可能是风水迷信导致的一个结果。你说它是塔吧,它高度不够,何况塔并没有实际的使用功能;可为楼吧,每一级里的空间又那么狭窄,住人储物显然都太不方便了。但做为标志物,塔院那是名声在外,周边十多个村落,一旦有人说到那个什么村的塔院,那听者立刻明白:噢,是那家呀,知道知道。

       如今塔早已片瓦不留,了无痕迹,但塔院的名称,却一直叫了下来。

       塔院里有个老太太,九十多岁了,健康状况看上去还不错,除了要背佝偻,听力下降外,其他部件概没有什么大问题。

       很多到时候,老太太柱根拐杖,慢吞吞来到我家,跟我母亲拉呱早年的闲话。

       我的父亲撒手业已五年,母亲也八十多岁了。老太太的老伴过世更早,老两口阴阳相隔差不多三十年了。两家人离得也不远,人民公社时也在同一个生产队,故而彼此比较惯熟,共同的东西一多,聊起来当然也就有滋味了。我称老太太为“伯娘”,也就是“大娘”。

       我没事时,也参与到母亲与老太太的聊天里。我问:“伯娘,你现在大概是咱村里子女最多并且健在的当妈的人了吧?”

       “当妈的人”是老家一带的习惯称谓。

       于是母亲就与伯娘一起清点,数来数去,还真是,两三千人的村子里,老太太还真是头一份:子女共有九人。老太太呵呵一笑:“多不算个啥,得有出息。人家的一个顶几个,咱的是几个顶不了一个。”

       我说:“瞧伯娘你说的,你自个儿谦虚就得了嘛,连儿女都给谦虚了。”实际呢,老太太的儿女们都还比较出息,个个混得还真不错。其中两个跟我年龄相仿,彼此处得也挺熟络。

       我又问:“伯娘呀,这么多子女了,他们谁对你最好?”

       老太太咧嘴大笑:“谁都对我好,就是死不了。”

       我本来的意思是打开老太太的话匣子,谁知人老不糊涂,不上当。

       九个子女里,除了最小的一个女儿很早就送了人,次小的儿子招赘出去外,其他该娶的早就娶了,该嫁的早就嫁了,如今都各自组成了一大家子。委实说,老太太属于那种虽有人照料,但不怎么尽心的那种,老太太心里自然也高兴不起来。不过,这类事,老人只要还有足够的理智,一般是不咋向外人说道的。在农村,这种子女多的的老人,其所得到的赡养孝敬反倒不及少子女家庭。

       “哎,”我说,“伯娘呀,问你个事。”

       老太太顿时来了情绪,你问我,表明我还没老到没用的程度嘛:“问吧,啥事?”

       “当初哪,是谁把你介绍到咱村与我伯伯结婚的?”

       “啊呀你还问这个呀。”老太太立刻爆发出一阵略带点羞涩和意外但明显非常开心的笑声。

       我说:“伯娘呀你看,如果你不说,再过几年,蹬腿儿了,哪谁还知道?”

       这一下,话匣子彻底打开了,老太太显然也喜欢谈此话题,告诉我和母亲,当初的介绍人是谁谁谁,就是现在某某的爷爷。当初她多大,八字如何,相面的怎么给相的,庙里求到的签里又是怎么说的,等等等等。说到兴处,甚至附带送我一个隐秘信息:实际她并不是生了九个子女,如果算上那两个刚生下就死了的讨债鬼的话,一共十一个。不过,话说回来,就像算命先生常说的那句话一样:老夫只算命里,不算眼前,命里没有不强求......

       老太太说,未提及婚事之前,她也知道邻村的这座塔院:“那时一听介绍人说就是塔院里这户人家,心里想,一定是个大财主家儿吧,没想到来了一看,除了那座塔,家里穷得啥啥都没有,连个吃饭的桌桌都没有。”

       老太太说着又笑了起来,我和母亲也笑。

       老太太接着说:“后来才知道,人家原本也是个大户呢,原来我那个死鬼公公抽大烟,硬硬把万贯家产都给抽没了。”

       我告诉老太太:“多亏给抽没了,否则的话,土改时你家还不得定成地主成分,最起码也是个富农。真那样的话,文革时你少不了被批斗的。”

       “啊呀呀,还真是。”老太太大概也说累了,“唉,这世道,人这一辈子,谁能说得个准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