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犬吠亦诗意  

2016-07-02 13:13:26|  分类: 语文课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语里有一类字特别有意思,比如说,牛的叫声就是“哞”,猫声为“喵”,羊声为“咩”,鸟声为“鸣”,犬声为“吠”,“唬”虽不是虎啸,但也够吓人的了。

“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的确,古往今来狗大概要算与人们生活最亲近的家畜或宠物了,而狗们又天生犬齿锋利,即便不下口狂吠也挺厉害,从古到今被狗咬伤甚至夺命的倒霉蛋呢不计其数。不过,大度的人类始终对其有一种“写祭文”态度,只记其好,不记无赖甚至凶残的一面。不信?看看下面的诗句就知道了。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饮酒》)”差不多是陶渊明理想的田园生活的最形象描述了,如果另换两句的话应该是“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归田园居》)。哈,有狗有鸡,外加几丛野菊花足够,便是“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并怡然自乐”的桃花源。

此处以后,文人雅士们从陶渊明这里仿佛找到一条通往理想国的捷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陆游《幽居》:“喔喔鸡鸣树,狺狺犬吠篱。谋生已过足,富贵亦何为?”宋末元初有位诗人方回有点像唐人宋之问,节操受人诟病,不过诗写得还不错。其《虽然吟》:“林下机声和碓声,时时犬吠又鸡鸣。虽然此是寻常物,村落闻之即太平。”村庄树木环绕,不时传来“扎扎”的机杼和石碓舂米的声音,还有呢就是鸡鸣狗吠。这些响声在耳畔最是寻常不过,但也最放心和欣慰。须知方回所处乃宋元交战的混乱年月,经历过战乱的流离失所,方能体会太平日子的可贵。

与犬吠相关的诗词里知名度最高的大概要算唐人刘长卿那首《逢雪宿芙蓉山主人》了:“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眼下“暖男”一词走后网络,而这首可谓“暖诗”:芙蓉山主人家明显非常穷困,但这不妨碍对陌生客人的热情,于是毫不犹豫在大雪纷飞的夜晚收留了借宿的诗人。同时这也是个很和睦温馨的家庭,时至深夜,看门狗忽然叫了起来,主人听了,知道是自家人回来了。狗这东西,虽不会说人话,但吠声与吠声是不一样的。自家主人回来跟小偷潜入,狗的叫声肯定有所区别。 

狗的学名为犬,俗名为狗,还有个昵称叫“猧”或“猧儿”,严格来讲,猧只是叭儿狗之类小型且品质高贵的狗的专用名,“晚归薄醉帽颜欹,错认猧儿唤玉狸(红楼梦》),将狗错认为猫,说明二者个头大小差不多。元稹《相慕》诗里有句:“逡巡日渐高,影响人将寤。鹦鹉饥乱鸣,娇猧睡犹怒。帘开侍儿起,见我遥相谕。”意思是,男主人欲私会女主人,恐人发现,很害怕,那只鹦鹉别因饥饿乱叫,那只叭儿狗看上去在打瞌睡,可鬼知道你要一经过,它们会不会忽然叫一声而坏了好事。好在这时女主人的贴身丫鬟出现,她向我使暗号:放心,尽管前来。清代诗人黄景仁《绮怀之八》“偷移鹦母情先觉,稳睡猧儿事未知”显然化自元稹,意思也就不用啰嗦了。

唐人成彦雄有宫怨诗《寒夜吟》:“洞房脉脉寒宵永,烛影香消金凤冷。猧儿睡魇唤不醒,满窗扑落银蟾影。”此“洞房”乃后宫深闺,猧儿睡了一整夜未被打搅,女主人显然被冷落甚至被完全忘掉了。王涯《宫词三十首》之十三:“白雪猧儿拂地行,惯眠红毯不曾惊。深宫更有何人到,只晓金阶吠晚萤。”诗意与前述差不多,不一样之处仅仅是,这只猧儿没睡,而是迈着短腿,像扫帚拂地,仿佛在逗主人开心。

唐无名氏《乐府诗话·门外猧儿》:“门外猧儿吠,知是萧郎至。刬袜下香阶,冤家今夜醉。扶得入罗帏,不肯脱罗衣。醉则从他醉,犹胜独睡时。”深更半夜,听得一阵狗叫,女人知道是相好的来了。一高兴,连袜子也没穿好就出来迎接。一看,对方醉醺醺,心里不由一些恼。不过还是搀扶他到了床上。这挨千刀的,醉成这样,咋脱衣服呀,最终也好事难成。失落之下,只好自我安慰:醉也罢,他至少在奴家的床上而不是他人绣榻,虽然没能云雨一场,但好歹不是独守空房了嘛。

范成大的《四时田园杂兴》之三:“蝴蝶双双入菜花,日长无客到田家。鸡飞过篱犬吠窦,知有行商来买茶。”窦者,狗窝。卖茶人家的狗自是与众不同,来的都是买茶客嘛,你要狂吠一气,将客人吓走,主人就得收拾了。时间久了,狗也被训练了出来,呆在狗窝干脆也不出来了,只“汪汪”两声,通知主人客到就算完成任务了。元人元徽之《咏犬》:“风恬月朗眠花影,吏不叩门门户静。何事晓来吠一声?有人来汲门前井。”与上诗异曲同工,邻居嘛,见多了,故而“吠一声”足够。

乾隆的《眠犬》诗:“一团乌玉卧婆娑,似解黑恬乐趣多。如此宴眠不吠盗,主人畜尔意如何?”显然在指狗骂臣下,属于指桑骂槐的把戏:尔等受朝廷俸禄却敷衍了事,该当何罪?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